第1557章 虎口夺食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张行走后,陈乐天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这么一个沒有头脑的张行,是根本指望不上的。

    吃过午饭,陈乐天回到办公室,思忖一会后,连着打了两个电话。

    两个电话召來了两个人,市检察院检察长卢宾,和市政协办公室主任孙长贵。

    孙长贵就不用说了,陈乐天硕果仅存的铁杆亲信,陈乐天退到市政协,他也跟了过來。

    卢宾的情况稍显复杂,他原來是滨海县县委书记张衡的人,张衡调走后,卢宾徘徊了一阵子,和陈乐天交好,与向天亮的关系也过得去,还和现任常务副市长许西平过从甚密。

    这次滨海由县改市,卢宾押错了宝,他以为市委宣传部长李云飞是新任省委书记黄正忠的人,应该会主导滨海的大局,就把自己的屁股往李云飞那边挪,结果是被向天亮打压,要不是陈乐天帮忙,拉着他往省委副书记陈益民那里跑,恐怕早就被边缘化了。

    也算是“因祸得福”,有了省委副书记陈益民的提携,从县检察院检察长变成市检察院检察长,从副处级升为了正处级。

    就这样,卢宾与陈乐天靠在了一起。

    孙长贵是看到张行來过了的,“老陈,是张行副市长的事吧。”

    “沒头苍蝇,我哪帮得了他啊。”陈乐天笑着点头。

    卢宾道:“老陈你不用说,我都能猜到是什么事,肯定是为了市纪委书记方道阳。”

    陈乐天笑道:“你说对了一半,既为了市纪委书记方道阳,更为了他自己。”

    “他自己,他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了。”孙长贵问道。

    “你们两位恐怕做梦也想不到。”陈乐天笑着说道,“张行一直喜欢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咱们的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杨碧巧。”

    卢宾和孙长贵同时啊了一声。

    一边摇头,卢宾一边说道:“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呢。”

    “哈哈,你还别说,人家一年多前就喜欢杨碧巧了。”陈乐天大笑。

    孙长贵笑道:“我怎么觉得,觉得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意思呢。”

    “老孙,你说错了。”卢宾笑着说道,“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叫虎口夺食。”

    “虎口夺食,这话怎么说。”孙长贵不解地问道。

    卢宾反问道:“老孙我问你,杨碧巧是谁的人。”

    “向天亮。”

    “杨碧巧是谁的女人。”

    “向天亮。”

    “那你认为,在向天亮和张行之间,杨碧巧会选择谁。”

    “向天亮。”

    “为什么。”

    “老牛吃嫩草,老女人当然也是这样了。”

    卢宾哈哈大笑,“所以嘛,向天亮是只老虎,杨碧巧是向天亮嘴里的肉,张行想娶杨碧巧,不就是虎口夺食吗。”

    三个男人一起笑了。

    笑声中,陈乐天道:“老卢,老孙,向天亮和杨碧巧那点事,毕竟只是传说,你我他,咱们都沒有亲眼看到,所以不要到外面乱说哟。”

    卢宾笑着问,“老陈,你实事求是地说,以你的观察,你认为向天亮和杨碧巧有沒有那种关系。”

    “有,可以肯定是有。”陈乐天点着头笑,“向天亮和杨碧巧原來的办公室,门对着门,那点事不用看,感觉都能感觉得出來。”

    孙长贵道:“还有咱们的市委书记陈美兰,向天亮与这两个娘们肯定有一腿。”

    “那是。”陈乐天笑道,“咱们这些人,在这方面都是外行,算是胡说八道,但女人看女人,应该是相当准确犀利的,有一次,我老婆去县委大院找我,正好碰上陈美兰和杨碧巧,就和她们聊了一会,回家后我老婆对我说,陈美兰和杨碧巧jīng神容光,脸上水sè丰富,不象是沒有男人的女人,我老婆还说,女人象花一样,不浇水就会枯败,陈美兰和杨碧巧都是四十出头的女人了,长得还象刚过三十的少妇,暗地里一定有男人满足着呢。”

    孙长贵笑道:“嫂子说话,一针见血,看陈美兰和杨碧巧的打扮,就知道是水xìng扬花的女人,大冬天的都穿着那种裙子,哈哈……那不是,那不是大开方便之门吗。”

    卢宾笑着说,“向天亮喜欢女人那是肯定的,这么说吧,这方面我有第一手资料。”

    这种事,男人都爱听,陈乐天笑着问,“老卢,你别瞎说,你哪來的第一手资料。”

    “这方面的事么,老孙应该知道一点吧。”卢宾神秘地笑着。

    孙长贵楞了楞,“老卢,你怎么又把我给扯上了。”

    卢宾:“我问你,在我检察院工作的时小雨是什么人。”

    孙长贵:“是原县纪委书记徐宇光的儿媳妇啊。”

    卢宾:“时小雨与向天亮是什么关系。”

    孙长贵:“同学不同班,向天亮很关照她。”

    卢宾:“除此之外呢。”

    孙长贵:“听说……听说两人关系好象也很暧昧。”

    卢宾:“我再问你,你现在还常去徐宇光家吧。”

    孙长贵:“老卢你……”

    卢宾:“老孙,你和徐宇光老婆的关系,早就不是秘密了么。”

    孙长贵:“……我是常去走动,怎么了。”

    卢宾:“你见过时小雨的儿子吗。”

    孙长贵:“见过啊,见过不少次。”

    卢宾:“你觉得那小孩象谁。”

    孙长贵:“象谁,看不出來。”

    卢宾:“你再仔细想想。”

    孙长贵:“嗯……象时小雨呗。”

    卢宾:“喂,拜托你再仔细想想好不好。”

    孙长贵:“……反正,反正和徐宇光的儿子不大像。”

    卢宾:“再想,再想。”

    孙长贵:“……你是说,你是说那小孩象……象向天亮。”

    卢宾:“像不像。”

    孙长贵:“象……象,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想起來了,那小孩和向天亮还真有几分相像。”

    卢宾:“哈哈……岂止是像哦。”

    孙长贵:“……对啊,我想起來了,那小孩的眼睛和鼻子,还有那小孩的笑,特别是坏笑,简直就是向天亮的翻版,像,实在是太像了。”

    卢宾:“我不继续说了,老陈,老孙,我什么意思,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陈乐平一直在听着,卢宾最后那句“提醒”,让他顿时眼前一亮。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