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谢影心〔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不想走了,不是好奇心驱使,而是他要留下來,设法从谢影心的嘴里,套出指使她在暗中调查自己的那个人。

    从谢影心口中可以得知,确有这么一个存在,他似乎不属于目前的某一方活跃的势力。

    当然,谢影心这个女人也不简单,向天亮有点想法。

    这娘们不安份,转身打电话,那条大腿还翘着,粉红sè的小内内一览无余。

    故意的,向天亮心道,罗正信罗胖子,你老婆是想红杏出墙啊。

    谢影心的电话,是打给她老公罗正信的。

    而她的这个电话,更证实了向天亮的判断,是那么的无比正确。

    谢影心:“老罗,你还沒下班吗。”

    罗正信:“等你啊,我手头的事早就处理完了。”

    谢影心:“对不起,我可能走不了了。”

    罗正信:“怎么了。”

    谢影心:“我要从原南河县运过來的档案中,找出七个人的档案并加以整理,组织部明天要用。”

    罗正信:“真是的,我早说过了,你应该赶快把人事档案归整出來,赶快交给组织部。”

    谢影心:“我知道,工作需要一步一步做么,我这里只有三个人,沒有三头六臂的能力。”

    罗正信:“好吧,我马上走,去学校接孩子,你大概几点能完事。”

    谢影心:“嗯……晚十点吧。”

    罗正信:“你晚饭呢。”

    谢影心:“我叫外卖吧。”

    罗正信:“好,晚十点我來接你。”

    谢影心:“你不用來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罗正信:“对了,张行副市长走了沒有。”

    谢影心:“你少來,你得到孙长贵出事消息的时间,能比张副市长迟吗。”

    罗正信:“哈哈,孙长贵一出事,张行肯定是落荒而走。”

    谢影心:“你说着了,撂下一句话就跑了,慌慌忙忙的。”

    罗正信:“向天亮出招真是狠那。”

    谢影心:“也不能全怪人家向天亮,孙长贵自己屁股不干净,上次又放了他一码,他不该恩将仇报么。”

    罗正信:“话不能这么说,要说到屁股不干净,向天亮自己的屁股脏得不得了呢。”

    谢影心:“老罗,别胡说八道。”

    罗正信:“这是事实嘛,当着向天亮的面我也敢说。”

    谢影心:“嘻嘻,你真敢当着向天亮的面也敢说。”

    罗正信:“噢……他走了吗。”

    谢影心:“走了,张副市长走后他就走了。”

    罗正信:“真的走了。”

    谢影心:“老罗你什么意思。”

    罗正信:“嘿嘿,我不放心哩。”

    谢影心:“什么不放心。”

    罗正信:“你这么漂亮,嘿嘿,难保向天亮会见了不动心呢。”

    谢影心:“胡说八道。”

    罗正信:“真的,他和那么多女人有关系,能耐大得很啊。”

    谢影心:“向天亮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罗正信:“他不是那种人,连张宏、余胜和许西平的老婆都敢勾引,他还有什么女人不敢勾引的。”

    谢影心:“你在说我吗。”

    罗正信:“嘿嘿,提醒一下,提醒一下。”

    谢影心:“呸,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还真的要勾引向天亮了。”

    罗正信:“老婆,别生气,别生气,我是开个玩笑么。”

    谢影心:“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

    罗正信:“嘿嘿,说实在的,我真羡慕他,那么多女人,他都能应付自如,啧啧。”

    谢影心:“那你学学人家,别每次都三分钟呀。”

    罗正信:“胡说,上次我就坚持了十多分钟。”

    谢影心:“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是你吃了药的缘故。”

    罗正信:“嘿嘿……我说老婆,上次还满意吧。”

    谢影心:“满意个头,我看你真的是夕阳西下,不行了。”

    罗正信:“老婆,我今晚一定再给你个惊喜,大大的惊喜。”

    谢影心:“你又要干什么。”

    罗正信:“嘿嘿,我又让小刘帮我买了一种新药,是进口的原装的,小刘说一颗就能顶一个小时呢。”

    谢影心:“你要死了。”

    罗正信:“嘿嘿……臭娘们,我今晚一定干死你,让你一定哭爹喊娘。”

    谢影心:“死鬼,你还有完沒完。”

    罗正信:“完了,现在请老婆指示。”

    谢影心:“指示个屁,我问你,老石是你的人,孙长贵出事,会不会连累到老石。”

    罗正信:“这个……应该不会吧,向天亮知道老石是自己人。”

    谢影心:“你傻呀,陈乐天会不会怀疑是老实出卖了孙长贵。”

    罗正信:“这倒也是啊,我得联系老石问问情况。”

    谢影心:“还有,孙长贵出事后,老石继续留在陈乐天身边合适吗。”

    罗正信:“嗯,这确实是个问題。”

    谢影心:“所以,善后工作很重要,我劝你别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罗正信:“老婆,你说得是,你说得是,我不跟你聊了。”

    放下电话,谢影心回过身來,目不转睛地盯着向天亮。

    其实,向天亮早就听出來了。

    确实是做梦也难以想到,那个在暗中指使谢影心调查自己的人,居然是罗正信。

    谢影心:“还想走吗。”

    向天亮:“不……真是难以相信啊。”

    谢影心:“你听出來了。”

    向天亮:“嗯,我做梦也沒有想到,那个在暗中指使你调查我的人会是老罗。”

    谢影心:“果然聪明,我就知道你能猜到。”

    向天亮:“可是,我还是不敢相信。”

    谢影心:“事实如此。”

    向天亮:“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谢影心:“你一定很想知道。”

    向天亮:“当然,你家老罗是我最相信的人之一,连他都在背地里调查我,我当然想知道为什么。”

    谢影心:“第一个原因,是这次县改市中的人事安排。”

    向天亮:“哦,你家老罗认为自己吃亏了。”

    谢影心:“对,他认为吃亏了,从副处级到明确为副处级,几乎是原地踏步,而且在市府办只是个二把手,实权上属于明升暗降。”

    向天亮:“唉,老罗有这个想法,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谢影心:“告诉你有用吗,他说你提前吹过风了,他不可能有好位置的。”

    向天亮:“还错,我是想让他有个思想准备。”

    谢影心:“而且他认为自己只有五十一岁,还想再干几年,也应该还有上升空间。”

    向天亮:“噢,所以他对我有怨气,只是不敢说出來而已。”

    谢影心:“可以这么说吧。”

    向天亮:“谢主任,你认为老罗的想法对吗。”

    谢影心:“叫嫂子,我喜欢你叫我嫂子。”

    向天亮:“嫂子,你认为老罗的想法对吗。”

    谢影心:“不对,很不对,他这是不自量力,属于人心不足蛇吞象。”

    向天亮:“还是嫂子你深明大义啊。”

    谢影心:“他是老糊涂,当初他和我的事,要不是你罩着,他早就完蛋了。”

    向天亮:“那么,还有其他的原因呢。”

    谢影心:“第二个原因,他想留一手,为自己准备退路。”

    向天亮:“哦,他是认为我不行了,怕罩不住他了。”

    谢影心:“是这个意思,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或者说,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向天亮:“你家老罗啊,是想多喽。”

    谢影心:“实在沒办法,我不知劝了他多次,可他不听呀。”

    向天亮:“呵呵,你家老罗还真行,连我都骗过去了,嫂子要是不说,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谢影心:“不过,他虽然有自己的小九九,但到目前为止,他基本上对你是一心一意的。”

    向天亮:“那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不找别的靠山,却反而要调查我呢。”

    谢影心:“这就叫留一手呀。”

    向天亮:“我不是太明白。”

    谢影心:“老罗分析过,现在的滨海市,除了你,其他人都靠不住。”

    向天亮:“其他人,其他人是谁。”

    谢影心:“他说十一个市委,市委书记陈美兰、市长谭俊、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市委统战部部长顾鹿邑、市委秘书长杨碧巧,都是你的人,市委副书记余胜,实际上也是站在你这边的,市纪委书记方道阳,一个外來户,不了解底细,常务副市长许西平,这个人为了自己连老婆都可以放弃,不可交往,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独來独往,上面沒人,成不了气候,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有省委书记支持也沒有用,市jing备区司令程龙,军队的人,说走就走,又不干政,帮不了别人。”

    向天亮:“所以,他认为暂时还得靠我。”

    谢影心:“是这个意思。”

    向天亮:“所以,他要反制我,调查我,就是为了抓我的把柄。”

    谢影心:“好象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合适的解释。”

    向天亮:“哦,老罗是怕我有一天会放弃他啊。”

    谢影心:“对极了。”

    向天亮:“嫂子,你家老罗想得太多了。”

    谢影心:“很遗憾,他是一根筋,就是这么想的。”

    向天亮:“可是……嫂子,我有一个问題不明白。”

    谢影心:“什么问題。”

    向天亮:“嫂子,你为什么要把你家老罗的秘密告诉我呢。”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