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要收拾孙长贵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市委大院里,主楼四楼,会议室。

    在市公安局副局长姜学明汇报了案情以后,会议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参加会议的除了十一名常委,以及姜学明外,还有市政协主席陈乐天,滨海区区委书记焦正秀,东海区委书记高永卿,南河区区委书记乔玉良,北碚区区委书记单可信。

    市委书记陈美兰沒有急着说话,她在用眼睛的余光观察其他的与会者。

    孙长贵也算是一个人物,他出事,而且又是生活作风方面的,确实让人有些难以启齿。

    市长谭俊也沒准备先开口,开会前他在电话里和陈美兰交换过意见了,希望能借孙长贵的事,进一步测试大家的态度和立场。

    再说了,谭俊刚从南河过來,和孙长贵八杆子都沾不上边,他完全用不着开口。

    市委副书记余胜也沒有马上要说话的意思,他沒有与别人沟通过,但以他的政治敏感xing,他觉察到孙长贵的事沒有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

    一个丈夫在坐牢的女人,与人通jiān是正常的事,可这个女人居然报jing说孙长贵强jiān,孙长贵当过县长助理,现在是市政协办公室主任,女人不需要他的“保护”吗。

    市纪委书记方道阳根本就沒有打算说话的准备,他还在反思自己,一句“为了方便管理”,让他变成了“有病”的人,他心有余悸。

    更何况來开会前,他知道了孙长贵“为什么”出事,副市长张行给他打了电话。

    虽然召开市常委会临时紧急会议,方道阳附和了市政协主席陈乐天的提议,但保不保孙长贵,怎么保孙长贵,他还沒有想好。

    常务副市长许西平想开口,但又yu言又止,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断定,是有人要搞。

    而且许西平马上想到了向天亮,敢搞孙长贵的人,非向天亮莫属。

    滨海市刚刚成立,每一位领导可以说都是“新人”,大家手头上的工作千头万绪,哪有心思去找事整人。

    唯有向天亮能,这家伙沒事可做,天天悠哉悠哉的,他才有时间有心思整人。

    涉及到向天亮的事,许西天更不敢轻易说话了,再说现在的局面明摆着,他说话沒人支持,说了就会自讨沒趣,先等别人说话,再根据形势决定自己的态度不迟。

    率先说话的人是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

    “姜副局长,孙长贵自己交代了沒有。”

    姜学明道:“沒有,他矢口否认是强jiān,只承认是通jiān。”

    肖子剑皱了皱眉头,“那么,你们对他采取了刑事拘留,根据是什么。”

    姜学明说,“刚才我已经汇报过了,被害人和证人的证词,特别是现场的详细调查,一切证据都表明孙长贵涉嫌强jiān。”

    肖子剑又问,“你们不想听听孙长贵的交代吗。”

    姜学明道:‘孙长贵说了,他与苟彩娥只是通jiān,我们正在根据他的口供展开调查,’

    肖子剑又皱了一下眉头,“这就是说,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确认孙长贵强jiān了苟彩娥。”

    姜学明点着头,“是的,他只是涉嫌,涉嫌强jiān。”

    肖子剑的脸sè有点黑,“只是涉嫌就能刑拘吗。”

    姜学明的回答也有点冷,“能,法律上有规定。”

    肖子剑还是不依不饶,“孙长贵是原滨海县人大代表,也是现滨海市人大代表,你知道关于人大代表的相关保护规定吗。”

    姜学明又点着头,“是的,法律上有规定,不得随意对人大代表限制人身zi/>

    哦了一声,肖子剑不说话了。

    这时,市政协主席陈乐天开口了。

    “陈书记,我可以说话吗。”

    陈美兰微微点头,“乐天同志,你请说。”

    “陈书记,谭市长,同志们,关于孙长贵同志的事,我对他比较了解,我想先说明几点,一,苟彩娥这个女人不正经,很早就勾引过孙长贵同志,二,孙长贵同志与苟彩娥的真实关系是通jiān,还曾被向天亮同志抓获过,当时孙长贵同志还受到了处分,三,我在这里表个态,对孙长贵同志及其行为,我决不会袒护,四,我严重怀疑是苟彩娥在诬告孙长贵同志,五,我作为市政协主席,作为孙长贵同志的老上级,强烈要求市委责成市公安,公正地全面地调查有关孙长贵同志的案子。”

    陈乐天刚说完,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我同意陈乐天同志的意见,同时,我还有一个建议。”

    陈美兰又是点头,“邵局长,你请说。”

    邵三河道:“退一万步说,孙长贵即使不是强jiān,那他与苟彩娥的通jiān关系,也是党纪所不能允许的,孙长贵已不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所以我建议,在我们市公安局对孙长贵涉嫌强jiān进行调查的同时,市纪委也应该对孙长贵展开调查,只有彻底查清孙长贵有沒有问題,才能对孙长贵有所交待,也能给全市广大党员干部一个交待和jing示。”

    “嗯,陈乐天同志和邵局长的意见都很有道理。”一边点着头,陈美兰一边说道,“各位,你们都说说吧。”

    谭俊也附和道:“对,我也同意陈乐天同志和邵局长的意见,对孙长贵同志的问題,一定要进行彻底的全面的调查。”

    陈乐天心里一叹,看來向天亮是要下狠手,孙长贵完了,即使不是强jiān,仅凭通jiān一条,他也只能卷铺盖回家了。

    还是肖子剑,他还在帮孙长贵说话。

    看着陈美兰,肖子剑说,“陈书记,关于孙长贵与苟彩娥通jiān一事,原县纪委已经处理过了吧。”

    陈美兰微笑着说,“不错,当初是处理过了,孙长贵也保证不再保持与苟彩娥的不正常关系,孙长贵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可问題是他现在旧病复发了,老肖,你觉得咱们应该不应该进行调查。”

    肖子剑勉强嗯了一声,闭上嘴又不说话了。

    这时,大家都明白了两个问題。

    肖子剑在帮孙长贵。

    还有,陈美兰要收拾孙长贵了。

    在今天晚上的市常委会临时紧急会议上,想不表态是不行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