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陈乐天当然还沒有睡,老石的电话,让他不得不赶到医院,远房侄子也是亲戚,更何况还是自己派去的,出了事不好向远房堂哥交代。

    又是棋差一招,输了,陈乐天心里哀叹,那种不服输的斗志,象小南河里的水,向东流逝而去。

    在急诊室里待了十多分钟,陈乐天出來,绷着脸,一言不发地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站在急诊室门口的老石,一直跟到了陈乐天的车上,因为陈乐天坐在驾驶座上,老石便第一次坐在副驾位置上。

    老石:“领导,对不起,我出手太重了。”

    陈乐天:“沒什么对不起的。”

    老石:“让我送你回去吧。”

    陈乐天:“不用了。”

    老石:“领导,我……”

    陈乐天:“下车吧。”

    老石:“……”

    陈乐天:“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老石:“领导,你在怀疑我。”

    陈乐天:“对。”

    老石:“为什么。”

    陈乐天:“孙长贵出事,恰好是在他要调查向天亮之前,这说明一定是有人走漏了消息,被向天亮來了个先下手为强。”

    老石:“你是说我。”

    陈乐天:“是不是。”

    老石:“不是。”

    陈乐天:“真不是。”

    老石:“真不是。”

    陈乐天:“但是,知道咱们要调查向天亮的人只有五个,你,我,孙长贵,市纪委书记方道阳和副市长张行,你说,谁最值得怀疑。”

    老石:“哦,和你们比,我是最值得怀疑。”

    陈乐天:“所以,我让二毛子他们去你家,找你问个明白。”

    老石:“他们不该带着刀,还翻墙进院,我还以为是贼呢。”

    陈乐天:“这是我的不对,是我考虑问題不周。”

    老石:“领导,真不是我走漏了消息。”

    陈乐天:“关于这个,我要明确告诉你,我还要继续调查。”

    老石:“领导,真不是我,请你相信我。”

    陈乐天:“好了,这事以后再说,你下车吧。”

    老石:“领导……”

    陈乐天:“你还有什么事。”

    老石:“我想调动工作。”

    陈乐天:“哦,你想好了。”

    老石:“我想好了。”

    陈乐天:“我要是不同意呢。”

    老石:“领导,我跟你十年了,你有恩于我,我铭记在心,嗯……我自认为呢,沒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怀疑我出卖了孙长贵,我无话可说,我也不为自己辩护,但是……但是咱们的缘份是到头了,请你看在我跟了你十年的份上,放我一下。”

    陈乐天:“这么说來,你是打定主意了。”

    老石:“嗯。”

    陈乐天:“找好单位了。”

    老石:“滨海区公安分局后勤科。”

    陈乐天:“哦,那是杜贵临的地盘,杜贵临是向天亮的同门师弟,滨海区公安分局就是向天亮的地盘嘛。”

    老石:“领导,你别误会,我到滨海区公安分局后勤科去工作,不是向天亮的关系,杜贵临也是勉强答应的。”

    陈乐天:“是谁在帮你。”

    老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黎院长。”

    陈乐天:“老黎。”

    老石:“对。”

    陈乐天:“你们什么关系,我怎么沒听你说起过。”

    老石:“这个……那是一件小事,好多年了,我……”

    陈乐天:“不想说就别说。”

    老石:“谢谢领导理解。”

    陈乐天:“嗯……好吧,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看在你跟了我十年,这次又沒把二毛子他们交给公安局,我放你走。”

    老石:“谢谢领导。”

    陈乐天:“老石,好自为之吧。”

    老石:“领导,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陈乐天:“下车。”

    老石要去滨海区公安分局,可滨海区公安分局是向天亮的地盘,陈乐天打死也不相信,沒有向天亮和杜贵临的点头,老石能进滨海区公安分局工作。

    除非老石真的当了叛徒。

    陈乐天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家里。

    天都要快要亮了,方道阳和张行居然还沒走,还在一边喝茶一边等着。

    这也难怪,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可是孙长贵的事,直接关系到陈乐天和张行。

    让孙长贵去调查向天亮,是陈乐天和张行一起策划的,如果孙长贵把这事招出來,陈乐天和张行就会被向天亮记住,这个麻烦就大了。

    方道阳沒有参与策划,但陈乐天和张行是他的盟友,陈乐天和张行的麻烦,也是他方道阳的麻烦。

    即使孙长贵不招,如果老石是叛徒,向天亮也会知道。

    听了陈乐天关于二毛子他们的情况,和老石要调走的消息,方道阳和张行有点怔了。

    特别是张行,紧张起來,方寸便有些乱了,“老陈,这么说,老石投靠了向天亮,那,那向天亮不是知道咱们一起调查他的事了。”

    陈乐天沉默不语,他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想搞掉向天亮,是他的一个愿望,但如果搞不掉向天亮,他也绝不想与向天亮公开作对。

    出任市政协主席,就意味着退居二线,陈乐天可不想晚节不保。

    方道阳说,“也不一定吧,老石跟了乐天同志十年,乐天同志应该了解他。”

    “说不好,说不好啊。”陈乐天摇着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老石是跟了我十年,但我对他的了解其实不多,比方说他武功那么好,还有,他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黎明的关系,唉……也许,也许我是灯下黑,平时对他的关心太少了。”

    方道阳微笑道:“乐天同志,你留人家在身边十年,也太久了吧,当十年司机,也算是难能可贵嘛。”

    点着头,陈乐天嗯了一声,“只要他沒有出卖我,我不计较他离开我,不但不计较,我还要支持他。”

    张行道:“可是,老石矢口否认他出卖了咱们,你相信吗。”

    陈乐天反问,“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张行摇着头道,“老石是你老陈的人,既然滨海区公安分局是向天亮jing心经营的地盘,如果沒有向天亮的点头,老石怎么进得去呢,凭这一点,就很能说明问題了嘛。”

    陈乐天摆了摆手,“这样吧,天亮之后,我去黎明家走一趟,查证一下老石的话是真是假。”

    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黎明,与陈乐天有着特殊的关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