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 何苦呢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星期天,天气不错,太阳老早就挂在了天上。

    心里有事睡不着,陈乐天打了个盹,洗把脸,吃了两个馒头,就推门而出,踱着方步朝对门走去。

    巧了,这次安排市领导住进新的市领导宿舍区,陈乐天和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黎明是门对着门。

    新的市领导宿舍区靠山向北,周围绿荫环抱,这里离市区约两千多米,前面还有一条小河,小河可以直通滨海市最大的河流小南河。

    黎明正在院子里耍着太极拳,一招一式,象模象样。

    说起來,陈乐天和黎明虽然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但二人的私交,却“奇迹”地维持不变。

    哪怕是黎明成为向天亮圈子里的人,陈乐天也沒计较。

    真是一种奇怪的关系,向天亮与陈乐天斗,黎明为向天亮出过主意,黎明从公安局政委升为法院院长的时候,陈乐天还曾公开反对和阻挠。

    可以斗争,在政见上从未支持过对方,但友谊不褪,來往不断。

    至于这种友谊是如何凝结而成的,不但别人看不明白,就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明白。

    唯一有一点清楚的,是友谊的开始,有一次去市党校学习三个月,陈乐天和黎明既是同学,又是室友。

    收起最后一个动作,黎明双目微闭,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老陈,你一夜沒睡吧。”

    “咦,你怎么知道我一夜沒睡。”

    黎明微微一笑,“你书房的灯亮了一夜嘛。”

    陈乐天拿眼瞪着黎明,“你在监视我。”

    “哈哈,这我可不敢。”黎明笑着说道,“我的外孙在我家,这小子是个夜哭郎,把我老伴折腾了一宿,是我老伴看到了你家书房的灯。”

    哦了一声,陈乐天也笑了,“看來,住在这里也有坏处啊。”

    黎明瞥了陈乐天一眼,“我知道你会來找我,而且就在这时,果不其然。”

    “是吗,不愧是当过jing察嘛。”陈乐天问道,“那你猜猜,我找你是为了什么。”

    “为了石大耶,老石呗。”黎明微笑道,“但愿你不是來兴师问罪的。”

    摆了摆手,陈乐天道:“你们是什么关系,瞒得好严实嘛。”

    黎明道:“放心,不是针对你,也沒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那就说说吧。”

    “嗯,七年前的事了,正是咱们滨海走私最猖獗的时候,我这个半吊子jing察,连枪都不会使,也带了人去海边设伏,七八个人被三十几个人围上了,差点被包了饺子,我们在撤出时,我一个人掉了队,被六个家伙追着,那都是ak47啊,我狼狈地躲进了一条臭水沟里,正当我绝望之际,回家看望父母的老石路过,是他打死了三个家伙,把我救了出來,事后,我想给老石请功,但他不肯,他说他不是jing察,他不想被活着的走私犯知道,因为他怕走私犯报复他和他的家人,也不想给你这个县长带來麻烦,就这么着,我和老石都沒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就当沒发生过一样,当然他的救命之恩,我是始终都不会忘记的,老石想当jing察,也是当jing察的料,他要不是你的人,我早把他调到公安局去了。”

    陈乐天说,“这一次,他是真的要去公安局了。”

    “怎么,你不舍得他。”黎明笑着问。

    “真是你帮的忙。”陈乐天反问。

    黎明笑道:“这还能有假。”心里却说,我帮忙才怪呢,老石和向天亮都成了兄弟了,还用得着我帮忙吗。

    陈乐天道:“我有点不信,那是向天亮的地盘,杜贵临同意也沒有用。”

    “所以嘛。”黎明摊了摊双手说,“为了老石的事,我差点磨破了嘴皮子,向天亮和杜贵临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家伙,最后,是我答应把属于法院所有的北岸一块荒地划归滨海区公安分局使用,才把老石的事敲定下來。”

    陈乐天哼了一声,“你帮老实,你就不怕我找你算帐。”

    黎明摇着头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怀疑老石,还因此而派人上门,人家老石还能在你身边待下去吗。”

    “哦,这么说來,你全都知道了。”陈乐天望着黎明。

    黎明一声叹息,“老陈啊,你这是何苦呢,你都是副厅级了,还嫌不够,还想折腾。”

    陈乐天又是摆手,“哎,先确认一个问題,是不是老石出卖了孙长贵。”

    “我可以确认,不是。”黎明也是撒谎不脸红的人。

    陈乐天道:“好吧,你知道多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黎明冷笑着说,“谁都知道孙长贵是什么人,百无一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就是你老陈把他当成了宝,就这么一个人,他做哪一件事不是你同意的,用脚后跟都能想到,孙长贵要搞向天亮,必定有你的支持,你撇不干净的。”

    “那边有什么动静。”

    “哪个那那边啊。”

    “向天亮。”

    稳明急忙摇手,“老陈,你犯规了,我是你朋友,吹谈吃喝之类的朋友,仅此而已。”

    陈乐天自嘲地笑起來,“好吧,好吧,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酒肉朋友。”

    “哈哈,这才象话嘛。”黎明笑道,“我还是那三个字,何苦呢。”

    沉默了一会,陈乐平才道:“你是明明知道,却又假装不知道,我这个副厅级是怎么來的,你一清二楚的嘛。”

    黎明点着头道:“所以,我才会认为你应该珍惜,不要再折腾了。”

    “你说得倒是轻巧。”陈乐天苦符道,“吃人家饭,遭人家难,我总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吧。”

    黎明问道:“这么说來,那个草包张行也参与了。”

    陈乐天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认,但不回答,等于是在默认。

    黎明摇头不已,“老陈啊老陈,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糊涂,糊涂啊。”

    “我糊涂,但不是还有你这个明白人在吗。”

    “去你的,让我帮你擦屁股,门都沒有。”

    陈乐天说,“你要是不帮忙,我就赖在你这里不走了。”

    黎明无奈地笑了,“早知今ri,何必当初呢,你说吧,让我怎么帮你擦屁股,你又能付给我什么报酬。”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