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赔罪酒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去罗正信家赴宴之前,向天亮向陈美兰和杨碧巧做了详细的汇报,当然,除了他和谢影心那段故事。

    陈美兰和杨碧巧自然是支持向天亮去,二人都是市委大院里的人,一个市委书记,一个市委秘书长,都明白罗正信的重要xing,特别是在新班子的磨合期,要理清和理顺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关系,有着情报部长之称的罗正信还真能派上大用场。

    向天亮笑道:“大家都知道罗胖子的特殊作用,包括李云飞还有许西平和张行,都在想方设法争取罗胖子,我是想到了他们会有动作,就是沒有想到他们会不约而同地把第一个目标定在罗胖子身上。”

    杨碧巧说,“我看呀,这都是老狐狸肖子剑的花样,他自己躲在一边,却把李云飞还有许西平和张行给动员起來了。”

    “不怕,來得正好嘛。”陈美兰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肖子剑不足为虑,他也只能煽煽风点点火,要是敢跳出來,非碰得头破血流不可,李云飞还有许西平和张行也不可怕,强龙不压地头蛇嘛,除非他们联手,而这恰恰是不可能的,所以,解决问題的关键还在于咱们自己,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只要罗正信不出问題,就沒有任何问題。”

    杨碧巧笑道:“有天亮在,罗正信就出不了问題。”

    “嗯,我们相信,天亮,你去吧。”陈美兰点着头。

    向天亮心道,相信归相信,要是你们两个娘们知道我和谢影心的要,肯定不会让我去呢。

    谢影心不错,那方面的表现很讨人喜欢,尤其是她那如饥似渴,全面投入,让向天亮相当满意,女人和女人还真的不甚相同,和百花楼的女人比起來,谢影心别具风彩。

    当然了,该摆的架子还是要摆,去罗正信家,向天亮一分钟也沒有提前,而是踩着点到的。

    三对夫妇六口子,一齐在门口迎接,算是给足了向天亮面子。

    谢飞鹤是市体委副主任,谢影心的亲叔叔,与向天亮很熟,上次向天亮参加滨海市长跑节夺得冠军,就是谢飞鹤一手安排的。

    其实,谢飞鹤年纪不大,只有四十一岁,比罗正信这个侄女婿整整小了十岁。

    又是握手,又是寒暄,大家客客气气,热热情情。

    向天亮也是,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沒什么好拘束的。

    不过,嘴上和罗正信、徐群先、谢飞鹤三个男人应酬,目光也正常的不动声sè,其实注意力却在三个女人的身上。

    谢影心就不用说了,红底白纹的连衣裙,短得都露出了双膝,上面的口子开得很大,一对玉峰的交界处,沟深又长,整个就是诱人眼球用的。

    这娘们,向天亮心道,分明是专门为我打扮的呢。

    徐群先的老婆叫陈彩珊,今年刚好四十,是市妇联的干部,长得文文秀秀,虽然沒有刻意打扮,但仍然掩不住她的清秀美艳。

    谢飞鹤的老婆是三个女人中最年轻的,名叫冯來來,比谢影心还少一岁,是市农业局的会计。

    向天亮瞥了冯來來一眼,心说这娘们有点不正经,眉宇间有风情之sè,眼睛里有流波转动,上面的大翻领衬衣,居然只扣着一个口子,红sè的罩罩清晰可见,下面的蓝sè裙子,说中裙肯定不对,因为大腿都露出了几寸,有这样打扮去别人家做客的么。

    有意思,今晚这顿酒有得喝。

    男人们在客厅里坐定,三个女人则去了厨房。

    罗正信脸有愧sè地说,“天亮,我对不起你,我现在郑重地向你道歉。”

    “哎哎。”向天亮大度地挥了挥手,笑着说,“老罗,我是第一次正式來你家做客,你要是想让我高高兴兴地喝酒,就不要说那些不高兴的事了。”

    徐群先道:“对对对,大家都是自己人,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团结,团结一致向前看嘛。”

    谢飞鹤也说,“就是嘛,今天晚上的主題就是喝酒,天亮老弟既然是第一次來,那就更得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罗正信点头道:“那我就不提那事了,待会一定多喝几杯,向我的天亮老弟赔罪。”

    “呵呵……”向天亮笑了起來。

    这笑声,让罗正信怔了怔,因为这笑声太高深莫测了。

    向天亮笑道:“老罗啊,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哟。”

    罗正信心里又是一阵嘀咕,不是说不提了吗,怎么还沒转身又提起來了呢。

    “天亮,我是糊涂,差点犯了路线和方向的大错误。”

    “不,你是差点中了对方的离间计了。”向天亮道。

    罗正信忙问,“这怎么一回事啊。”

    徐群先也有些惊讶,“天亮,你快说说。”

    向天亮先笑了笑,然后问道:“老徐,老罗,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李云飞离开老罗家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知道了呢。”

    罗正信摇着头说,“我不知道。”

    徐群先若有所思地问,“天亮,莫非你在李云飞身边安插了耳目。”

    “哪里啊,我沒那么大的本事。”说谎也得打打草稿,略作停顿,向天亮笑着说,“是李云飞他耍了点小花招,他知道你老徐和你老罗是我的好朋友,不可能弃我投他,所以他找你们,真正的目的不是拉拢你们,而是离间我和你们的关系,他前脚离开你老罗的家,后脚就让他的手下把消息散布了出去,就这样,他來老罗家做客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你们说,他的目的不正是离间我和你们的关系吗。”

    徐群先恍然大悟,“原來是这样啊。”

    罗正信道:“这也怪我当时的态度不很明确,沒有断然的拒然,不然的话,他的反间计也沒有施展的余地。”

    谢飞鹤说,“老罗,这一次算是一个教训吧,如果再有下一次,连我都不能原谅你。”

    罗正信讪讪地笑了。

    这时,谢影心端着冷菜从厨房出來了,“叔,他那是活该,当时我劝都劝不住呢。”

    谢飞鹤看着罗正信笑道:“不过,老罗这几天瘦了不少,我看着都心疼哟。”

    “呵呵,那老罗你等会要多吃一点哦。”向天亮乐道。

    笑声中,谢影心瞥了向天亮一眼,“天亮,待会你也要多吃一点哟。”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