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 以一敌三(中)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只手当然是谢影心的。

    这只手放在了向天亮的膝盖上。

    这只手作用还挺大,它给向天亮带來了化学反应,那里噌地撑了起來,成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这只手只是在膝盖上停留了一秒钟,就开始运动起來。

    这只手的运动速度不快,还一边运动一边弹着,用指头弹着向天亮的大腿。

    这只手沒有犹豫,翻回越岭,终于停在了大帐篷边。

    这只手攀上了大帐篷,抱住一根柱子,欢快地摇了起來。

    这只手抱住柱子的时候,用了四根手指,而大拇指翘着。

    这只手的主人笑了,笑得妩媚和迷人,是笑给向天亮看的。

    向天亮也会心地笑了笑,因为这只手翘着大拇指,正和它的主人一起在夸赞自己呢。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的目光都在盯着自己,让向天亮望不了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该他喝酒了。

    “呵呵……敌军围困万千重,我是归然不动,白的红的轮番上,老子仍将从容。”

    谈笑间,又是三杯白酒下肚,向天亮声sè如常。

    谢影心一边用手“鼓励”,一边为向天亮夹菜,一边笑着赞道:“天亮,你真英雄呀。”

    “我真英雄吗。”向天亮俏皮地追问。

    “英雄,太英雄了。”谢影心大赞,手在向天亮的大帐篷上摸索起來。

    向天亮头一扭,笑问身侧的冯來來,“嫂子,你说呢。”

    “咯咯,向主任真乃大丈夫也,大丈夫,大英雄。”

    冯來來是由衷的,因为她确实为向天亮的酒量所折服,还有他的英雄气概。

    “那么。”向天亮又转向陈彩珊,“这位嫂子,你认为呢。”

    陈彩珊沒喝酒,脸却是红的,“当,当然了,以一敌三,英雄之举,竭尽全力,虽败犹荣。”

    三个女人齐赞向天亮,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人可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更何况向天亮刚才的“酒令”,也把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刺激了,什么“敌军围困万千重,我是归然不动,白的红的轮番上,老子仍将从容。”把对手称为敌军,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挑战吗。

    既是敌军,那就沒有和平,唯有血战到底。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人的斗志,顿时被彻底的激发起來了。

    “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举杯问大家,我该喝多少。”

    徐群先举着酒杯,一干而尽。

    “相聚都是知心友,我喝的是舒心酒,路见不平一声吼,你不喝酒谁喝酒。”

    罗正信胖,平时动作不快,喝起酒來却是爽快无比。

    “一两二两漱漱口,三两四两不算酒,半斤一斤扶墙走,两斤三斤还在吼。”

    谢飞鹤果然名不虚传,喝酒那个速度,让人唯有钦佩。

    向天亮笑道:“古今多少酒和事,都付笑谈烟飞灭,朝辞白帝彩云间,四斤五斤只等闲。”

    徐群先微笑着接道:“小快活,顺墙摸;大快活,顺地拖。”

    罗正信似乎有些怯了,“一斤不当酒,二斤扶墙走,三斤墙走我不走。”

    谢飞鹤还在嚣张,“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商品经济搞竞争,快将美酒喝一盅。”

    向天亮乐道:“锄禾ri当午,汗滴禾下土,连干三杯酒,你说苦不苦。”

    几轮拚下來,向天亮沒事,谈笑自如。

    徐群先还行,脸微红,身不晃,真的是深不可测。

    罗正信则脸上红遍,直到耳根,向天亮和他喝过几次,知道他应该到六七分了。

    谢飞鹤本來就红光满面,向天亮不了解,现在才知道他真是能喝。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人忽地停了下來。

    向天亮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谢影心那只玉手,不但不离不弃,而且不知不觉间,就把大帐篷给“解放”了。

    可想而知,那该是什久样的景像。

    昂首而立,一柱擎天,威风凛凛。

    那只玉手欢快地做起了上下运动,是鼓励,更是奖励。

    徐群先与罗正信和谢飞鹤交换了一下眼sè,看着向天亮问,“天亮,你沒问題吧。”

    向天亮笑着说,“应该还行。”

    徐群先又问,“那我和你单喝几杯。”

    向天亮点着头,“怎么个喝法。”

    徐群先道:“我问,你答,一个问題一杯酒,勿论输赢,你我都喝。”

    向天亮笑道:“单挑啊,我不胜荣幸,请。”

    “喝酒象喝汤。”

    “此人在工商。”

    “喝酒象喝水。”

    “肯定在建委。”

    “人均一瓶不会剩。”

    “工作一定在财政。”

    “喝酒不用劝。”

    “肯定在法院。”

    “举杯一口干。”

    “必定是公安。”

    “一口能干二两五。”

    “这人一定在国土。”

    “喝掉八两都不醉。”

    “这人他妈是国税。”

    “天天醉酒不受伤。”

    “这位八成在镇乡。”

    “白酒啤酒加红酒。”

    “肯定是个一把手。”

    “酒后啥子都不怕。”

    “领导必定在人大。”

    “成天喝酒不叫苦。”

    “,哥们高就在zhèng/>

    “喝酒只准喝茅台。”

    “这位领导zhong/>

    ……

    徐群先靠到椅背上,一边抹着嘴,一边冲着向天亮翘起了大拇指,“天亮,你,你行……我缓一缓,缓一缓……”

    罗正信这时站了起來,“我去一下洗手间。”胖乎乎的身体有点踉跄。

    谢飞鹤冲着向天亮说,“我也去一下洗手间。”说着,起身加快一步扶住了罗正信。

    陈彩珊冲着徐群先嗔道:“老徐,你也真是的,你们真想把向主任整倒呀。”

    向天亮呵呵一笑,“嫂子,我沒事,我不但沒倒,我还立着呢,我保证倒在你家老家老徐的后面。”

    说着,向天亮的脚,放到了陈彩珊的脚背上。

    陈彩珊红着脸说,“向主任,你小心一点。”她的脚想抽出來,可是向天亮的脚随影随形,无奈,她的脚只能被向天亮的脚压在下面了。

    谢影心娇笑道:“我可以证明,天亮还立着,还是昂首挺胸呢。”

    向天亮又是会心一笑,谢影心这个臭娘们,说话太逗了。

    谢影心当然能证明向天亮还“立着”,她的那只玉手,就在“立着”那里“劳动”呢。

    不过,向天亮和谢影心有点得意忘形,他俩忘了,身边还有两双一直清醒着的眼睛。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