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中)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终于,瞟了向天亮一眼,陈彩珊表态了,“我看,我看……大家这么高兴,那就继续喝吧。”

    向天亮顿时一声欢呼,当然,他是装出來的。

    陈彩珊同意了,冯來來自然也是,三个女人一致赞成,向天亮“大获全胜”。

    “老徐老罗老谢,我无所谓,这可是全票通过哟。”向天亮得意地笑着。

    徐群先无奈地一声叹息,“唉,我们是背水一战,被逼上梁山了。”

    “呵呵,也沒这么悲壮吧。”

    罗正信道:“天,天亮,你果然是,果然是很有女人缘啊。”

    “那是,你还真说着了,我很受妇女同志们欢迎的。”

    谢飞鹤是狠狠地瞪了冯來來一眼,“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女人靠不住,还是自己的老婆呢,都翻脸支持别人了。”

    向天亮正yu开口接话,冯來來抢先说了,“所以,那你就拿点男子汉的气概出來,即使输了,也要输得虽败犹荣,别让人瞧不起。”

    谢影心也说,“叔叔,你可别怪我们,我们是觉得你们四位凑在一起不容易么,都是自己人,就是喝醉了喝倒了,也沒什么关系嘛。”

    向天亮笑道:“老徐老罗老谢,你们一定要是抹不开面子,那也行,只要你们开口,我立马就走。”

    “谁,谁说我们,我们就一定输了……老,老徐,跟他拚了。”

    罗正信的醉意是越來越浓了。

    谢飞鹤也被向天亮的话激起來了,“沒啥好说的,继续继续,拚了。”

    徐群先看着向天亮说,“天亮,咱可有话在先。”

    “老徐你请说。”向天亮很是一本正经。

    “这今天晚上,以三对一,传出去可不大好听啊。”

    “放心,不管今晚谢输谁赢,天知地知,三位嫂子知,我和你们三位知。”

    “老罗的事怎么办。”

    “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过去的旧事一笔勾销,大家还是自己人嘛。”

    “还有,我拜托你的事呢。”

    “这个你更加可以放心,三家市属企业与国泰集团公司合作的,就包在我身上了。”

    “嗯……对了,最后一点,万一我和老谢醉了而你还沒醉,那你要负责把我们送回家去。”

    “这个当然,万一我醉了,你们也不能扔下我不管哟。”

    该交待的都交待完了,徐群先做了个请的手势,“那,那就继续吧。”

    向天亮冲谢影心使了个眼sè,“嫂子,该你出场了,我怕他们耍赖,但我相信你。”

    把谢影心支开,那是为了“方便”陈彩珊,因为陈彩珊的手,正占领着谢影心刚才“劳动”过的地方,向天亮怕谢影心卷土重來,大水冲了龙王庙。

    谢影心高兴地起身,她坐得太久了,她不怕对面三个男人发现,却担心被陈彩珊和冯來來看出名堂,她的心思都在向天亮身上,还不知道陈彩珊和冯來來已经看出了她和向天亮之间的名堂。

    听了向天亮的话,徐群先不高兴了,“天亮,你说谁耍赖了,我们才怕你耍赖呢。”

    向天亮乐道:“老徐,你让嫂子坐在我身边,不就是防止我耍赖吗,嫂子这样坐着看着,我还有耍赖的机会吗。”

    一边说着,向天亮桌子下的手也沒闲着,他的手始终压着陈彩珊的手,防止她的手逃离,也让她的手闲不下來。

    向天亮的话,倒是提醒了徐群先,“彩珊,你给我看好了,这家伙坏得很,小心他使坏耍赖。”

    陈彩珊又红起了脸,“我,我看着……我这不一直在看着么。”

    向天亮心里大乐,还真是在“看着”,一直在“看着”呢。

    谢飞鹤说道:“这样吧,彩珊嫂子,你负责监酒,來來,你负责给天亮倒酒,记得一定要倒满啊。”

    冯來來求之不得,她小腰一扭,就占据了谢影心空出來的位置,“咯咯,我负责为向主任倒酒,保证一滴也少不了。”

    向天亮乐道:“欢迎,欢迎,欢迎嫂子前來监督。”

    三个女人的分工作了调整。

    陈彩珊还是端坐不动,因为右手在向天亮那里,所以她为了掩护,左手拿着筷子搁在桌上,胸前的双峰几乎接触到餐桌的边缘,这样一來,至少徐群先是看不到她的右手在哪里和在干什么,安全不成问題。

    冯來來在另一边与向天亮肩挨着肩,一本正经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毕竟是第一次与向天亮零距离接触,起码得装装矜持,她双手都搁在桌上,也沒敢往向天亮身上瞅,暂时还沒发现,陈彩珊的手已成了向天亮的战利品。

    谢影心则站到了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那边,她拿着酒,站在他们身后,一边为三个男人倒酒,一边不时地冲着向天亮大秀媚眼,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今晚和向天亮的戏一定要演完,不爽个够,决不放他离开。

    可想而知,这酒继续喝下去,谁胜谁败是一目了然。

    徐群先勉力而为,罗正信醉意毕露,谢飞鹤虽然还昂着头,但喝起來却沒有开始时那样的爽快了。

    反观向天亮,那是jing神大振,豪气冲天,三杯红酒,半分钟下肚,眉头不皱,脸带笑容,绝不拖泥带水。

    当然,向天亮也很忙,因为他正在一心二用,上面在与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拚酒,下面在写字,用一根手指头在陈彩珊的手背上“写”字。

    向天亮:“嫂子。”

    陈彩珊:“……”

    向天亮:“不说话,我就把餐布掀开。”

    陈彩珊:“你坏。”

    向天亮:“它怎么样。”

    陈彩珊:“……”

    向天亮:“快说。”

    陈彩珊:“它大。”

    向天亮:“继续。”

    陈彩珊:“长。”

    向天亮:“再继续。”

    陈彩珊:“硬。”

    向天亮:“还有呢。”

    陈彩珊:“烫。”

    向天亮:“老徐那个呢。”

    陈彩珊:“沒法比。”

    向天亮:“这怎么说。”

    陈彩珊:“你是太阳,他是萤火。”

    向天亮:“喜欢吗。”

    陈彩珊:“……”

    向天亮:“喜欢吗。”

    陈彩珊:“喜欢。”

    向天亮:“那就动起來。”

    陈彩珊:“动。”

    向天亮:“你是女人,应该知道怎么讨好它吧。”

    陈彩珊:“我……”

    向天亮:“快点,讨好它。”

    这时,冯來來欢叫起來。

    “老罗醉了,老罗倒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