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三贱客(中)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其实,向天亮和谢影心早就商量好了,两个人一个目的,就是要把陈彩珊和冯來來拉下水。

    看样子陈彩珊和冯來來还有些不同,冯來來属于一拉就能下水的货,而陈彩珊却需要拉一把,推一下,属于半推半就那一类。

    三贱客都很贱,但贱的程度不一样,谢影心和冯來來是重贱,陈彩珊是轻贱,可归根到底,重贱轻贱都是个贱,沒有本质上的区别。

    只听谢影心笑着问道:“天亮,你还能喝吗。”

    向天亮嘴角一撇,“你说呢。”

    “今天晚上,我们三个可是一口都沒喝,咱们比一场如何。”

    “还是以三对一。”

    “如果你怕了,可以再讨论讨论。”

    “以三对一就以三对一,大丈夫男子汉,岂能被三个臭娘吓倒。”

    “但是,我们要换个喝法。”

    “怎么个喝法啊。”

    谢影心伸手推了冯來來一下,“小婶,你跟他说。”

    “向主任,我们这个喝法很简单,猜字喝酒,双方轮着出題,一方猜中了,由另一方喝酒,反过來,沒猜中的,当然就得喝酒了。”

    向天亮看着陈彩珊微笑,“呵呵,你们以前一定常玩吧。”

    陈彩珊也报以微笑,“向主任要是怕了,那就由你说个喝法吧。”

    这是激将法,向天亮坏坏地一笑,“怕,我的字典里可沒这个字,不就是三贱客么,你们三个现在象三只母老虎,可谓对我虎视眈眈,可是我的态度呢,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那就抓紧时间來吧。”冯來來拿过两瓶早已开了的红酒。

    “等等。”

    向天亮忽地举手一摇。

    谢影心不解地问,“天亮,这又怎么了。”

    向天亮笑着说,“在咱们喝酒之前,我很想知道,老徐老罗老谢他们,到底为什么要与我拚酒,或者说,他们三个是不是对我心存不满,请注意,你们可以选择不告诉我,但如果说的话,一定要说实话。”

    三个女人都楞了一下。

    谢影心说,“天亮,这很重要吗。”

    向天亮哼了一声,“废话,喝了一晚上的酒,我当然要明白其中的究竟了。”

    谢影心看看陈彩珊,又瞅了瞅冯來來,“天亮,你这是要我们出卖老徐老罗老谢他们呀。”

    向天亮恶狠狠地骂道:“臭娘们,你装什么装,他妈的你还沒出卖你家老罗啊。”

    谢影心吓得赶紧闭嘴,不敢吭声了。

    冯來來笑起來了,“向主任,你的要求不高,我们可以满足你,但是,在满足你的要求之前,我和彩珊姐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什么小小的要求。”

    冯來來笑道:“让谢影心同志交代她和你的故事。”

    “呵呵……沒问題,沒问題嘛。”

    谢影心急道:“我不说,我不能说……”

    向天亮大手一挥,爽朗地笑道:“你们问吧,她要是不说,或者不说实话,我就揍她的屁股。”

    陈彩珊和冯來來都笑了。

    冯來來:“姓谢的,你准备好了沒有,我可要开始问了。”

    谢影心:“你想知道什么呀。”

    冯來來:“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明白了吗。”

    谢影心:“好吧,你问吧。”

    冯來來:“你还记得咱们三个当年的约定吗。”

    谢影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呗。”

    冯來來:“哼,当年你与罗胖子玩地下情,瞒了我们将近两年,那是你个人的事,和我们无关,但是,这一次你吃独食,也太不象话了吧。”

    谢影心:“现在,现在不正在弥补么。”

    冯來來:“呸,要是不被我们发现,你能有这么积极的态度吗。”

    谢影心:“算我错了,算我错了总行了吧。”

    冯來來:“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谢影心:“前不久,就是,就是滨海市成立以后不久。”

    冯來來:“谁主动的。”

    谢影心:“我。”

    冯來來:“第一次在什么地方。”

    谢影心:“我那里,市委档案室。”

    冯來來:“真行,你那个一亩三分地,倒是挺安全的,那是怎么搭上的。”

    谢影心:“我主动,我主动提出來的呗。”

    冯來來:“我不信,向主任怎么说也是老罗的朋友,他怎么会轻易接受你呢。”

    谢影心:“因为老罗在暗地里整向主任的黑材料。”

    冯來來:“噢,你把老罗出卖了。”

    谢影心:“这不是出卖老罗,而是为了挽救老罗。”

    冯來來:“这个事么,我听老谢提起过,老罗在暗地里整向主任的黑材料,实在是太不地道了。”

    谢影心:“我拿这个与向主任做了交换,向主任和我达成协议,我们共同帮助老罗,不让他不被别人拉拢过去。”

    冯來來:“哎,老罗那方面,那方面不行了。”

    谢影心:“两年前就不行了。”

    冯來來:“现在后悔了吧,你们俩差着十几岁,当初彩珊姐和我就劝过你的,是你自己一意孤行的么。”

    谢影心:“过去的事还提起來干什么。”

    冯來來:“好,那你说说,和向主任几次了。”

    谢影心:“这个……这个能不说说吗。”

    冯來來:“不行,非说不可。”

    谢影心:“嗯,嗯……加上今天晚上,一共,一共五次吧。”

    冯來來:“说说,第二次第三次和第四次都在什么地方。”

    谢影心:“第二次么,是在家里,第三次是在向主任的车里,第四次还是在档案室里。”

    冯來來:“哎,老罗沒有察觉吧。”

    谢影心:“沒有,怎么能让他发现呢。”

    冯來來:“倒也是,要是老罗知道,就不得安宁喽。”

    谢影心:“我,我都说完了。”

    冯來來:“不,还有更重要的和最重要的呢。”

    谢影心:“什么更重要的和最重要的呀。”

    冯來來:“装傻是不是,你知道的,你知道彩珊姐和我想知道什么。”

    谢影心:“我不知道,你说具体点么。”

    冯來來:“咯咯……细节呗,你和向主任在一起时的那些细节,咯咯,你不会是敢做不敢说吧。”

    谢影心:“婶子,你,你别欺人太甚呀。”

    冯來來:“说,不说就不放过你哦。”

    向天亮听得乐不可支。

    这时,他忽地感到,左腿上有个东西在蠕动着。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