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第一章 山雨欲来

文 / 许开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由香港飞往银州的波音747飞机晚点一小时零三分抵达银州国际机场,机上的秦思思跟欧阳默黔终于舒展了眉头,相视一笑,两个人松开了紧紧握在一起的手。[www.guanm.co/>

    虚惊过后,思思虚脱了一般,伏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欧阳默黔搂着妻子的手有些颤动,他已很久没有这样搂过思思了,有那么一刻,他仿佛觉得又回到了热恋时候,一股温情禁不住在双掌间流动,慢慢地氤氲着他们。这真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很美好,却也很陌生。欧阳默黔暗暗地打了一个战。

    此趟回国,欧阳默黔一开始是不打算带秦思思回来的,他想直接从洛杉矶飞往北京,然后转机到银州,在省城银州谈完事儿就回去。没想到,思思坚决要来,她说已经两年零四个月又六天没见到父母了,再不让她见父母,她就跳海!跳海当然是玩笑话,思思只要跟他一生气,就拿跳海来吓唬,欧阳默黔也习惯这个词了,笑着道:“宝贝,你还是别跳海吧,真跳了,我回去咋跟老爷子交代,他还不把我丢黄河里喂鱼?”“知道就好。”思思很骄傲地在电话那头嗔了一声,然后道:“你先飞香港来,我正好有十天假期,是系主任特批的,我要把十天全用在父母身上。”没办法,欧阳默黔只能“夫从妇命”,打电话通知香港公司,将他在国内的行程稍稍调整一下。可是在心里,他是真不想带她一块儿过来的。他怕有些事让思思知道,会惹出麻烦来。

    有惊无险的旅途终于结束,一走下飞机,思思就叫:“我回来了,银州,我的故乡!”欧阳默黔忙用胳膊肘捣捣她,提醒她别老是失态,惹得人家总拿怪眼望他们。思思嘴一撅道:“怕啥,这是我的家乡,我想咋就咋!”欧阳默黔苦笑了一下:“走吧,大美人,老爷子怕是早就等急了。”

    出了候机大厅,两人东张西望好一会儿,居然没瞅见老爷子。奇怪,说好的老爷子要亲自接机,怎么没来?正纳闷着,河阳市女市长周一粲在省西部办主任和瑞特公司中国西部区代表麦瑞小姐等一行人的陪同下,笑吟吟走过来:“你们好,欧阳先生,秦小姐,一路辛苦了。”

    欧阳默黔望了一眼周一粲,感觉她比上次见面更漂亮更见风范了。

    “我爸呢,我老爸呢?”没等欧阳默黔跟周一粲说上一句话,秦思思的叫声又响了,她踮起脚,目光跃过周一粲头顶,情急地朝四处张望。

    “不好意思,秦小姐,你爸临时有点事,没能来机场,他在河阳等你。”周一粲微笑着道。

    “什么?河阳?要我到河阳做什么?”秦思思一边说话,一边还是不甘心地张望着。这一刻,她见到父亲的愿望是那么强烈,那么的迫不及待。她的目光在四下寻找了半天,可惜,还是没能看见父亲秦西岳的影子。

    欧阳默黔拽拽她衣角,小声道:“走吧思思,别让人家笑话。”

    “我找我老爸,关别人什么事!”秦思思突然就发了火,弄得边上迎接他们的三个人很尴尬。周一粲以前虽听说秦大专家的千金脾气怪异,个性极端,但没想到,她会如此不顾礼仪。但碍于欧阳默黔的特殊身份,只能陪着笑脸说:“秦小姐思父心切,我能理解,不过还得辛苦你,再坐四个小时的车,就能看见你父亲了。”

    “天呀,还得四个小时,我要崩溃!”

    崩溃归崩溃,秦思思最终还是听从了欧阳的劝说,跟着周一粲他们往外走,就要上车时,她又变卦了:“不行,我得先去看我妈,马上送我回家。”

    欧阳默黔一听她又变卦,阴下脸道:“思思,这不是旅游,这是来谈公事,应该尊重人家的安排。”

    “要尊重你去尊重,我才不要管呢,我要回家。”秦思思的任性劲儿又上来了,因为没见到父亲,她的心情一下变得很坏。这是一个被父亲宠坏了的孩子,虽是嫁了人,但她的小姐脾气一点也没变。

    思思的爸妈住在省城银州,黄河北边,那是她外祖母留下的房子。老爸去了河阳,家里就只有母亲跟保姆,她不能路过省城而不进家门,况且她母亲还有病在身。

    欧阳默黔难住了,他是一个礼节高于习惯的人,特别是加盟瑞特公司,成为瑞特公司高管层的一员后,更是将商务礼仪看得比啥都重。况且,这次跟河阳方面的合作,事关重大,他不能在小事上闹出什么不痛快。既然河阳方面已做了安排,他就得服从。这次又是他代表瑞特公司第一次跟国内的政府部门谈判,细节问题就更该注意。

    “要不这么着吧,我陪秦小姐回家,你们先走,要不然强书记会等得很焦急。”瑞特公司的西北区代表麦瑞小姐说。麦瑞很年轻,跟思思差不了几岁,长得甚至比思思还有几分姿色,加上她天生有股妖冶劲儿,让人猛一看,还以为是哪儿来的公关小姐。欧阳默黔见麦瑞望思思的眼神有点特别,心里暗暗一惊,不过他没把这些露在脸上。思考了几秒钟,欧阳默黔正要点头,秦思思一把揽住他手臂:“不行,老公,我要你陪我一道去。”

    麦瑞的眼神一暗,佯装整理头发,将目光避开了。

    “思思,别耍小孩子脾气行不?这是工作,不是在家里。”欧阳默黔不高兴地道。

    “哼,工作,老是拿工作来压我,好像我没工作似的。”说完,她钻进了麦瑞的车子,理也不理欧阳。欧阳吭了一阵,跟周一粲说:“周市长,我们走吧,不管她了。”

    周一粲似乎略略有些犹豫,但一想河阳那边几十号人等着哩,就道:“实在对不起,刚下飞机就让你们夫妻分开。”

    车子开动时,周一粲将电话打到河阳,跟接待办的曾主任说:“客人已出发,告诉强书记,一切都好。”

    电话那头的曾主任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又吞吞吐吐的,不讲。周一粲也不好老是抱着电话,又说了一句“我们上路了”,便挂了机。

    银州的景色扑面而来,透过车窗,欧阳默黔看到高速路两旁哗哗掠过的钻天杨,还有油绿的庄稼,以及远处隐隐约约显出的楼群。记得他第一次来银州,这条高速路还没有,省城通往机场的公路是从一座叫做天岘山的山脉中穿过的,道路崎岖不平,而且四周一片荒凉,看不见一点绿色。当时他还纳闷,这么枯黄的地方,咋就能生出思思那样的美人?后来他才知道,黄河水养人。银州是全国第二个黄河穿城而过的省会城市,城虽小,但依山而立,偎河而居,倒也多了一份江南的水色。银州的女孩子,喝着黄河水长大,真的还都是美人坯子。一晃十年过去了,想不到当年寸草不生的天岘山,竟也被绿色覆盖。骄艳的阳光下,欧阳默黔看见山腰里喷出的簇簇水柱,才明白,这是人工绿化林,那些弯弯曲曲爬到山顶的白生生的水管,可能就是麦瑞小姐跟他说过的引水上山工程。看来,银州为了招商引资,美化环境,真是费了不少力啊。

    车子拐过高架桥,正要驶上通往河阳的高速路时,欧阳默黔猛地看见,麦瑞那辆奥迪跟了过来,一开始他还不敢确定,怀疑看错了车,等接到麦瑞电话时,他才相信,思思又变卦了。麦瑞说,思思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去看老爸,她们只好掉头又跟了上来。

    欧阳叹了一声,无言地合上了电话。

    车内的周一粲也像是心事凝重。周一粲这次代表河阳市委、市政府前来迎接欧阳默黔,是为了招商引资的事。河阳地处西北偏远地区,这些年工业企业很不景气,龙头骨

    () ( 市委班子 /7/7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