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第五章 蠢蠢欲动

文 / 许开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老奎是拿玻璃碎片割断自己大动脉的,发现时,人已经僵了,血流了一地。[www.guanm.co/>

    老奎自杀的这个晚上,周一粲心潮澎湃,难以平静。她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齐副书记。

    齐默然比她想象的要和蔼、亲切,脸上,甚至带了一层慈祥。周一粲本来是想请齐默然吃饭的,饭桌上谈起话来,自然点儿。可齐默然太忙,银州最大的招商项目银州国际商城就要破土动工了,这项目是齐默然一手抓的,谈了三年,终于敲定,晚上他要设宴招待贵宾。他跟秘书说:“你告诉她,饭我没空吃,但工作汇报我可以听,让她到银州饭店等着。”

    省委领导大都有好几处办公或休息地点,齐默然在银州饭店的这间套房,平日很少用,他喜欢待在更宁静的桃花山友谊宾馆,那儿风光旖旎,景色秀美,空气更是清爽怡人。周一粲随便填了点儿肚子,就到银州饭店等,她等了三个小时,等得心都快要烂掉了,秘书又打来电话,说齐书记回了桃花山,让她到友谊宾馆大厅。

    一听齐副书记要在友谊宾馆见她,周一粲的疲累一扫而尽,心跟着热烫起来。要知道,齐默然是很少在友谊宾馆接待下属的,那儿更像是他一个私地儿,只有周铁山这样的千万富翁才有资格出入。关于友谊宾馆,下面已有不少传闻,都很神秘。联想到这些,周一粲就不能不激动,或许,齐副书记这样做,是刻意的?周一粲抱上字画,打车就往友谊宾馆赶,刚进大厅,就见齐副书记的秘书等在那儿。简单说了几句话,秘书带她往楼上去,快到房间门口时,秘书提醒道:“齐书记最近很劳累,你不要耽搁他太多时间。”周一粲嗯了一声,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了进去。

    齐默然这一天的态度真是让人意想不到,起先周一粲还想,是不是国际商城的合作很顺利,齐副书记高兴?后来又觉不是,齐副书记定是还有别的兴奋事,才让他满面春风,笑意盎然。

    “一粲啊,不好意思,我今天喝了点儿酒,把你来来回回地给折腾了。”

    周一粲赶忙说:“齐书记,你千万别这么说,你这一说,我心里就越发不安了。”说着话,她端起杯子,给齐默然添了水,双手递他面前。

    “不安?有什么不安的?”齐默然笑道,目光在周一粲身上来回地窜了几窜,见周一粲红了脸,他朗声一笑,“怎么,工作又遇到难题了?”

    一看齐副书记心情不错,周一粲说话也就大胆起来:“齐书记,河阳最近出了不少事,我这心里,真是急啊。”齐默然仍旧笑笑:“当然得急,不急怎么行?上次我已经批评了强伟,一个老奎,闹得满城风雨。”

    “这事我也有责任,是我当时没坚持意见,让小奎的案子拖得太久,齐书记你就批评我吧。”周一粲赶忙说。她这话有双重意思:第一,她想告诉齐默然,这事上她有不同意见,只是考虑到班子的团结,才没坚持;第二,她想跟齐默然表明,到目前为止,她跟强伟还有乔国栋,都是保持一致的,要挨批评大家一起挨。周一粲这些话,是这些天精心考虑过的。

    齐默然听了,淡然一笑:“批评就不必了,老是批评,也不解决问题。招商引资的事呢,怎么又变了?”

    周一粲哗地垂下头:“齐书记,我就是找你诉委屈来的,瑞特公司的事,眼看要成功了,却……”她做出一副委屈状,两只手绞一起,无助得很。

    齐默然默了一会儿,道:“你先别急,慢慢说,强伟到底怎么回事,这事儿我问过他,他没解释缘由。”

    周一粲便将谈判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由于还吃不准齐默然对强伟的态度,提到强伟时,她一直尊敬地称他为强书记,具体事情,也没乱加猜测。齐默然听完,脸上那层热笑就不见了,换成了一副严肃色。

    “一粲同志,你到河阳有两年了吧?”他忽然问。

    “两年零七个月,当时是你找我谈话的,我记得很清。”

    “不长,但也不短。”齐默然的话令周一粲摸不着头脑,她怀疑是不是刚才汇报时说错了什么,怯怯地望着齐默然。齐默然脸上的酒色在慢慢退去,这张脸曾在她初入仕途时点燃过她人生的希望,现在,这张脸的喜怒哀乐对她就更为重要。

    “小周啊,你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吗?”齐默然忽然换了对周一粲的称呼,不再称她同志,像以前一样,改称她小周。周一粲心里一热,齐默然能这样称呼她,就证明……

    “可能是我把事情想得太乐观了。”周一粲试探地答。

    “不,”齐默然猛地站起身,在屋子里踱起步来,转了一圈,原又回到周一粲身边,停下,俯视着她道,“是你太缺乏主见,缺乏**行事的能力。我是让你配合强伟同志搞好河阳的工作,但没让你一味地顺从。还有,这两年,你的表现令我和高波同志失望,你年轻,有魄力,原想把你派到河阳,会给河阳带来一股子生气。没想,你自己缺少闯劲儿,缺少一股锐气,反倒成了强伟同志身边的一个花瓶。”

    “齐书记,我……”周一粲说着,就要往起站。齐默然打断她:“你先别急,等我把话说完。”

    “小周啊,干工作不能怕,更不能藏头藏尾。现在是市场经济年代,你不冲,别人就冲,这跟卖产品一个道理,你的市场占领不了,别人的产品就挤进来了。强伟同志尽管有种种不足,但有一点他比你强——敢干,敢冒险,敢把自己的意志充分显露出来。”

    周一粲糊涂了,齐默然这是肯定强伟呢,还是……

    “就说河化集团这件事吧,省委一直很重视,也跟强伟同志交换过不少意见,但他就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肯放弃。你却相反,本来瑞特公司是你一手抓的,我也支持你的想法,投资就投资,别往兼并啊收购啊这上面扯。扯不好,会出乱子。河化集团是什么?是河阳的一面旗帜,是全省骨干工业企业,怎么能轻而易举就让外国人收购去呢?这个问题你好好想想,往深刻里想。”

    “齐书记,你的意思是……”周一粲不由得站了起来,面对住齐默然。她感觉齐默然的呼吸有点热,她自己也热,这热似乎不是由紧张产生的。

    “我没什么意思,小周啊,别老揣摩领导的意思,你的这个毛病不好,很不好,老揣摩别人,这哪行?干工作,得靠自己的思路,靠自己的判断,你说呢?”

    周一粲脸一红,轻轻嗯了一声,垂下了头。

    “当然,河阳的问题是复杂,不复杂省委也不会派你去,省委对你,还是很抱期望的,你可不能让我们失望哟。”说到这儿,齐默然笑了一下。他这一笑很有味道,非但令周一粲没有轻松下来,反而越发有点紧张。周一粲站在那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时有些尴尬。

    “坐,坐,小周,你在我面前,用不着紧张,也用不着老拿害怕的眼神对住我,我齐默然还没专断到那份上吧?”

    齐默然这句话,一下让周一粲放松下来——是啊,我怕他什么呢,在这样一位平易近人的领导面前,有什么可怕的?她调整了一下心态,大方地坐下了。

    接下来,周一粲就从容多了,说话也不像先前那样,说前一句,还得斟酌后一句,变得流畅起来。她一流畅,屋子里的空气也跟着流畅,齐默然脸上的笑,就更流畅。这一晚,齐默然虽是没跟她明说什么,真的没有,一句明确性的指示都没有,但齐默然潜意识里的那层动机,还是让她捕捉到了。后来她缓缓起身,带着某种韵味,也带着女人在心情好时自然而然生出的一种姿态,走到门口,从自己提进来的那个包装袋里取出字画,轻轻打开,道:“齐书记,这是河阳老书法家吴二水先生最满意的一幅作品,他请你雅正。”

    齐默然一见到字画,本能地两眼放光,当下就扑到字画前

    () ( 市委班子 /7/7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