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第六章 河阳变局

文 / 许开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房间里的空气很沉,是那种能把人的心压得咯吱咯吱响的沉。[www.576x.com]

    这是桃花山下友谊宾馆小二楼一间豪华套房,能走进这儿的,有两种人,一是跟省委副书记齐默然关系非常密切的下属,这种人不多,超不过五个;一是在全省能叫得响的企业家,这种人数量虽是稍稍多点,但他们不能常来,齐默然对他们走进这儿的次数限制得很严。所以一年四季,这儿基本是空搁的。自打上一次周一粲走后,这儿就没再让陌生的脚步打扰过。

    齐默然把自己关在这里,已有两天。

    省委的人都以为他去了北京,就连秘书也这样认为。但是他没去。

    茶几上摆着两样东西,一份,是刚刚从北京发来的传真。有人终于帮他搞到了省委高波书记的病历,还有几位专家今天做出的最新会诊结果。这资料极为保密,正常情况下,你就是看一眼都不可能,甭说把它复印下来,甭说把它再传到银州。齐默然把它弄到了。

    他必须弄到。

    另一份,分量轻点儿,是秦西岳面呈给他的十二条意见。

    两样东西放在一起,就证明,齐默然在深思一些事了。

    北京的传真终于让他放下心来,尽管还不是太稳当,但总算可以落一落地了。看来,高波要想重新回来工作,不可能了。

    那么……

    他把一支软中华烟放进了烟灰缸里。过了一会儿,又拿出来,放进一支硬中华。又想了一会儿,不妥,还是换了软中华。这么反复了几次,最后一咬牙,放进了一支硬中华。

    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再也不能干扰他。想想,从高波出车祸到现在,他这么翻来覆去地,矛盾了多少回,斗争了多少回。单是往北京跑,就跑得他身体都变形了。现在好,再也不用跑,再也不用托关系打听,尽可从从容容地去实施一些计划。

    计划是现成的,在他心里装了几年,眼看都要发霉,派不上用场了,老天爷却帮了他,让高波出了车祸。

    那么,他还等什么,还有什么必要再等?这么想着,他又抽出一根硬中华,放进了烟灰缸。

    第二份资料,虽是分量轻,但应付起来,却一点儿也不轻松。若不是今天接到这份传真,他真就让秦西岳这十二条给难住了。

    现在好,有了这份传真,他还能让难住?不过策略还是得讲的,他向来就是一个在策略上用功的人。要不然,他到现在还能理直气壮地指挥着一切?

    齐默然左手抽出一根软中华,右手抽出一根硬中华,同时放进了烟灰缸!

    尔后,他手上就没有任何动作了。

    他在心里默默念叨了几遍秦西岳的名字,然后起身,打开窗户。外面的空气哗地吹进来,刚才还压抑得让人想死的屋子一下活蹦乱跳起来!

    表面看,秦西岳提出的这十二条,是冲河阳的班子来的,但每一条,又都指着一个方向。这个世界上,兴许只有他才能懂,秦西岳的目标到底在哪儿。

    这十二条,核心问题有三个。

    一是老奎的死,秦西岳要求一定要查清死因,给死者活者一个说法。这好办,不是有证据证明是乔国栋威逼的吗,玻璃杯也是他让拿来的,正好,借这个事儿,把姓乔的拿掉,让他也付出点代价。

    二是河阳的班子。秦西岳用五页纸的篇幅,历数了河阳班子的种种不轨行为,特别指出,这是一个不团结的班子,一个内耗大于合力的班子,一个不干正事不为百姓着想的班子。他还质问省委,配备这样的班子,符不符合党的组织原则,符不符合一切为民这个根本?令齐默然想不到的是,秦西岳这次重点将火发在了周一粲头上。他怎么会把火发到周一粲头上呢?怪人,真是怪人!

    周一粲可是当初他老婆的部下啊,又是他部下的老婆。

    这个书呆子,眼光毒啊——

    第三,就是胡杨河的治理,也是他老生常谈的问题,不过这次提得更尖锐,更上纲上线。他质问省委,为什么省人大形成的决议,省委省府就是变着法子不执行?胡杨河流域的治理,啥时候才能落到实处?这里面又扯出两个具体问题,一是关井压田还有移民补偿,二就是造纸厂的事。

    这就更怪了。不是有消息说,秦西岳对关井压田,不是已经犹豫了吗,已经怀疑了吗?怎么又……这是件小事,不管秦西岳怎么想,这问题解决起来容易,关就关,无所谓的。他也再三强调要坚持关井压田,问题出在强伟那儿,是强伟的思想在动摇,正好,正好啊。

    造纸厂难一点,关,显然是不可能,但得想个办法,不能老让人把它当个话题。都怪周铁山,说话咋就总也听不进去呢?这人,这人也是个麻烦!

    这三点,要说狠上心解决,不难。要说不解决,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一个秦西岳,能翻得了天?人大代表——想到这四个字,齐默然不由得就笑出了声。

    笑完,他还是决意去实地解决一下,迫使他作出这个选择的,不是秦西岳,是另一个人。这两天,齐默然脑子里反复闪现的,是这个人的面孔。

    汪民生!

    一周后,齐默然轻车简从,来到河阳,陪他一道来的,是人大另一位副主任——李源汉。

    河阳上下陷入一派繁忙。

    尽管齐默然再三声明,此次下来,只是对胡杨河流域的生态环境做一次调研,为省委即将召开的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做准备,但河阳方面,还是兴师动众,做足了准备。齐默然一行在河阳做了短暂停留后,驱车直奔沙漠。先是在强伟的陪同下,参观了几片防护林,接着又到秦西岳他们的实验点看了看。

    秦西岳已在两天前回到沙漠,毛西副院长找他谈话,代表院党组向他作了检讨,承认停职是不对的,要他千万别受影响,一如既往地干好本职工作。秦西岳没跟他计较,也没时间计较,匆匆忙忙就又到了沙漠里。他们同样接到了通知,要求做好迎接工作。可惜秦西岳啥也没准备,甚至连一条热烈欢迎的横幅也没挂。强伟一看现场冷清清的,脸上挂不住,参观防护林时,他还提前派人到实验点来了一趟,意思就是让秦西岳把场面不要搞得太冷清了,谁知老头子能顽固到这份上。

    齐默然倒是不在乎,他跟秦西岳的两个研究生简单交流了几句,然后到实验田转了转。指着去年培育出的沙生林新品种说:“一定要下决心把它推广开来,市县要合起心来,把沙生林的推广当成一件大事去抓。”强伟赶忙说是,秦西岳立在远处,手里拿着剪子,在修剪树苗。齐默然大约觉得再看下去也没啥意思,便提议去附近的村子看看。

    第一天平平安安过去了,第二天本打算要去造纸厂,在那儿开现场会,周铁山都已把准备工作做好了,临出发前齐默然突然改变主意,说造纸厂就不去了,还是去九墩滩吧,看看移民的生活情况。车队便掉头,朝沙漠方向去。这天周一粲跟齐默然坐的是一部车子,周一粲要上自己的车,齐默然忽然说:“坐我的车吧,顺便聊聊。”周一粲受宠若惊,揣着一颗怦怦乱跳的心坐在了齐默然的车上。简单寒暄几句,齐默然便问起她的家庭来,言辞里充满关爱之意。周一粲不安极了,没想到齐默然会如此关心她,看来,那次拜访卓有成效。谁知就在她暗自兴奋时,齐默然忽然问:“你家老车最近情况还好吧,好久没见他了。”

    周一粲一愣,不知

    () ( 市委班子 /7/7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