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8节 第第八章 车祸背后

文 / 许开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刚下飞机,强伟就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

    前来接他的同志讲,三个小时前,高波同志突然发烧,高烧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怎么也退不掉,目前已被送进手术室,正在抢救。

    “到底有没危险?”强伟情急地问。

    “谁也说不准,不过这次情况很不好,据主治大夫讲,高波同志的头颅里留有残血,一直未能处理掉,这次可能是残留的血污作怪。”

    说话者的声音很沉,强伟听了,心里更是沉得透不过气。

    上帝为什么会这样,单是跟兢兢业业干事的人过不去?高波书记是在焦家湾煤矿发生特大矿难时不幸遭遇车祸的。焦家湾煤矿是本省最大的煤矿,安全状况一直很好,可是春末一场暴雨中,煤矿二号井一掌子面突然发生塌方,井下作业的一百多名矿工被困在里面,情势相当危急。接到报告,高波书记第一时间赶到煤田,指挥抢险。苦战二十四小时后,八十多名被困矿工脱险,被抢险队员救了出来,但是还有二十余名困在井下,死神随时向他们逼近。暴雨还在继续,山路一片泥泞,个别路段被山洪冲毁,山下的救护车到不了山上,山上的受伤矿工又不能即时送到山下,煤田一片混乱。情急中,高波书记驱车到半山腰,亲自指挥军队和地方救险队员抢修公路,谁知车行到四号井田附近,山体突然发生滑坡,高波书记的车子被山体推出五百多米,摔在了山下。

    那场事故最终夺去了十二条生命,成为本省近年来最大的一起矿难。高波书记的司机也不幸遇难,所幸的是,高波书记被摔出了车外,头部重重撞在一棵树上。

    在省城医院进行急救后,北京方面派专机,将高波书记接到了北京。原以为,有了北京方面的全力救治,高波书记会躲过这场不幸,哪知……

    高波书记从昏迷中苏醒后,病情一直不稳定,强伟到北京探望过他两次,也跟他简单汇报了河阳的工作。当时的感觉是,高波书记能挺过去,他一定能重新站起来,回到工作岗位上。但他真是没想到,高波书记的脑部留有积血,随时都会对生命构成威胁,早知这样,他宁肯不去北京,宁肯不把河阳发生的事告诉他。

    他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如果他不能重新回到银州,那么,省委的大权就很有可能真正落到齐默然手里,河化这六千多万,怕是再也查不清了。想到这一层,强伟的心就暗得无边了。这一次,他不但要向高波书记汇报河化这六千多万,更有一件事,他也不得不向高波书记作出汇报。

    周铁山不但涉嫌巨额贿赂齐默然,他那个人大代表,也有重大的贿选嫌疑!

    强伟知道这件事,时间也不是太久。确切说,是他兼任人大主任的第三天。那晚许艳容来看他,向他表示祝贺,两个人说了没几句话,许艳容突然说:“贾一非那起车祸案,很可能另有原因,当时你处理得太过草率了。”

    强伟一惊:“你听到了什么?”

    许艳容并没急着告诉他听到了什么,她用婉转的口气问:“你能告诉我,当时为什么要让交警部门按一般**通事故处理?”

    强伟想也没想就道:“本来就是一起交通事故,有什么一般性不一般性的?”

    听强伟这么说,许艳容似乎松了一口气,不过她还是把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难道你真没怀疑,有人故意制造这起车祸?”

    “故意制造车祸?”强伟惊住了,许艳容这番话,绝不是空穴来风,也不像随便说的,莫非……

    去年3月18日,也就是河阳两会刚刚结束的第二天,沙县人大办公室主任贾一非乘车前往银州,车行到武胜驿高速公路拐弯处,迎面突然驶来一辆逆向行驶的农用大货,农用大货像是晕了头,不但逆向行驶,而且车速很快,贾一非乘坐的普桑躲避不及,情急中司机手下出错,一头撞向山崖,车子在路面上跳了几跳,重重摔下山去。贾一非当场死亡,司机在送往医院途中因出血过多,也停止了呼吸。

    当时天已近黑,等交警接到事故报警赶去处理时,农用大货已经逃逸。武胜驿路段高速路并未封闭,这是由当地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的,这里山势险要,地形复杂,公路只有这一条,一旦封闭,附近几个镇子的村民还有武胜驿商业区的商户将“无路可走”,当时修这条路,上上下下也是经过了一场猛烈争论。

    强伟是第二天接到的报告,负责处理这起事故的交警说,贾一非的司机涉嫌酒后驾车,随后的调查也证明,贾一非他们上路前,确实在一家酒店喝过酒,那个司机又是个酒鬼,见酒必沾,而且多次酒后驾驶,已被交警部门处理过多次。

    “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居然连如此常识性的法规都不知道遵守,出事还有什么可说的!”强伟愤怒地说。随后他指示交警部门,尽快找到肇事者,查清原委,按交通法规处理。

    一个月后,那辆农用大货的车主投案自首,眼泪汪汪地说,那天他是有急事,车上拉着他九岁的儿子,儿子误食了有毒豆角,生命相当危险,他是急着往乡医院送儿子,才驶上逆行道的,没想……交警部门调查后,证明车主确实没说谎,他儿子那天真是食物中毒,乡医院的医生提供了证明。两个月后,法院对此案作出了判决,由农用车主向遇难**支付十二万元的赔偿,并依据交通法,对农用车主处以一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

    贾一非的案子就这么了了,自始至终,强伟并没多说什么,唯一过激的话,就是那句“出事还有什么可说的”的牢骚话。结果,河阳私下里却传出,此案是由强伟一手干预的,有人甚至说,面对死者家属,强伟甚至大骂:“贾一非这样的人,死了活该!”随后,又有人曝出,强伟对贾一非恨之入骨,贾一非一心想往上爬,曾向强伟行贿十万元,想买沙县副县长这顶乌纱帽,强伟收了钱,却不办事,人大会召开之前,贾一非找过强伟,想要回自己的钱,两人发生过激烈争吵。贾一非还威胁强伟,如果不把他安排在副县长的位子上,他就去找省委,找省人大,举报强伟暗中卖官封官的事。还有人说,强伟所以收了钱不办事,是因看上了贾一非的妻子章含秋,章含秋貌美如花,有“沙县天仙”的美称。贾一非出事后,强伟确也单独会见过章含秋,还很快将章含秋提拔为沙县一所中学的副校长。

    更有谣言说,车祸是强伟暗中指使手下制造的,农用车主不过是替罪羊。传言纷纷,强伟这边,却不闻不问,一任谣言在河阳无边无际地传播。这就让许艳容等人也搞不清真假了,就连秦西岳,也在这件事上指责过强伟。贾一非是秦西岳当年沙县下乡插队时老房东的儿子,房东太太找到秦西岳,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儿子是被人害死的,不能只赔几个钱就了事,秦西岳愤愤地说:“他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嘛!”

    那晚,见强伟沉思着不说话,许艳容情急地又问:“你倒是说话呀,你是真不知道还是知道了假装的?”

    强伟一下就给怒了:“我假装什么?难道你也怀疑,我收了贾一非的钱?”

    “我哪说你收了钱,我是问,当时你知不知道警车的事?”

    “警车?”强伟让许艳容说得越发糊涂,“有什么话你就一并说出来,别这么吞吞吐吐。”

    许艳容这才把了解到的事实情况说了。

    贾一非车祸案真有疑问,而且是大疑问!

    许艳容说,事发当天,有辆交警的执勤车藏在武胜驿高速路跟便道接口不远的地方,看到那辆农用车,猛然拉响警笛,追了过来。农用大货已经拖欠了半年的养路费,以为是查收养路费的,没命地就逃,仓皇中才错上了逆行道。事故发生后,那辆执勤车却神秘地不见了,后面赶去处理事故的是别的车。

    “你有什么证据?”强伟头里嗡一声,脱口就问。

    &n

    () ( 市委班子 /7/7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