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9节 第九章 风云突风起

文 / 许开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许艳容很快被调到了公安局,她被任命为东城区公安局局长。<atarget="_blank">官场小说文字首发上任第一天,许艳容就将周涛叫来,说:“现在可以放手查了,我要你把别的案子暂且放下,集中力量查出小奎案的真凶。”

    周涛显得非常高兴,他没想到许艳容真就当上了公安局局长,道:“这没问题,另外一个案子我已交给别人,你能到这边,太好了,我们又能大干一场了。”

    许艳容说:“先别高兴太早,这案子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给我用点脑子。”

    周涛习惯性地叫了一声“许庭”,一想不对,改口道:“许局你就放心吧,这一次,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先谈谈你的想法。”许艳容办案,喜欢先听别人的思路,按照别人的思路,再把自己的想法加进去。

    周涛说:“我打算分两步走。第一,先在王军身上做文章,这小子我了解,典型的小混混,没多大撑劲,只要一撬开他的嘴,就可以将马虎收审。第二,我怀疑这案子跟左旂威有关,据我调查,左旂威前些年炒股,被套了不少资金。其中有一百多万,是法院的公款。左旂威怕出事,借王军跟马虎的手,拼命为他敛财,目的就是想把这窟窿补起来,加上他还要养情妇,手头一直缺钱。王军和马虎借案件执行,向当事人诈取好处费,然后跟左旂威分账。”

    “有这回事?”许艳容吃了一惊,虽然她也在法院,但对左旂威经济上的事,了解甚少,只知道他好色,除王军姐姐王艳外,还养着一个姓李的女人。

    “错不了,我有个朋友也在炒股,他对左旂威很了解,他说左旂威至少有三百万套在股市里。你想想,他一个法院院长,哪来这么多钱?”

    许艳容嗯了一声,左旂威炒股的事,她还是听说过一点,至于钱从哪来,她从没想过,现在听周涛这么一说,就觉事情真是可疑。

    “那好,就按你的思路,尽快着手查。另外,关于沙县贾一非那起车祸案,我也想让你参与进去,这案子也牵扯到不少人,一定要查实查细,查成铁案。”说到这儿,许艳容的脸色阴下来,声音也变得沉重,“我们的时间很紧,根本不容许走弯路,你知道,我这个局长也是争来的,随时都有可能被拿掉,一定要在他们拿掉我之前,将这两起案件弄个水落石出。”

    周涛一听,心里那份高兴劲儿哗就没了。他清楚,许艳容这次到公安局,目的就是想弄清这两起案子,将幕后黑手揪出来。但许艳容心里的这层担心,他却从未想过。“拿掉”这个词是官场行话,周涛虽不在官场,却也懂这个词。原以为,有强伟这个坚强后盾,他们完全可以从从容容查下去,谁知……

    “好吧,具体怎么做,你尽管指示,我保证完成任务。”两个人还是原来在刑警队时那种口气,丝毫没因许艳容当了局长而改变什么。

    许艳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两个人围绕具体细节,讨论了一个多小时,许艳容的电话响了,是区委组织部,要她参加一个会议,是新提拔干部的宣誓会。没办法,周涛只能告辞,临走时,许艳容又叮嘱他,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要案子还没办,就弄得满城风雨。“可都是些有背景的人啊,你这面还没动作,我这边就得准备着怎么应付了。”

    周涛就是周涛,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他带着扫黄队查宾馆,在那家叫“燕子楼”的招待所里,将王军跟一卖淫女堵在了床上,一同逮住的,还有三对男女。周涛以涉嫌组织卖淫为由,将燕子楼控制起来,当夜,王军被带到了公安局。

    几乎同时,河化集团那两笔资金的审计也有了重大突破。审计局张局长汇报说,经过清查小组反复核查,确认这两笔资金是以虚假做账的形式转移出去的。

    “河化在收购二轻系统东阳化工厂时,将该厂净资产由250万元虚增到3250万元,一次性就洗去三千万元。这三千万先是转到东阳化工厂账上,然后又以支付设备款和原材料款的名义转到银州三星贸易公司。但在审计中发现,原东阳化工厂并没跟三星贸易公司发生过业务往来,更没从三星贸易公司采购过设备和原材料。我们找到了一份合同,但一看就是假的,是在东阳化工厂被河化收购后,河化前老总付国仁指派手下跟三星贸易公司签的。”

    “这家三星公司呢,你们调查了没?”强伟忍住心中的震惊,问。

    “我们通过银州工商部门做了了解,这家公司是典型的皮包公司,老板是一位南方女人,叫李敏。她几乎一年一个公司,年年换招牌,换得工商部门都不知道她到底注册过多少家公司了。另外,那两笔广告费,也跟李敏有关,我们是在查河化集团的广告支出时无意发现的,河化集团留有一份跟李敏签的广告合同,标的是621万。当时李敏的身份是银州阳光商务代理公司总经理。这个公司也一样短命,只开了半年。”张局长的声音很低沉,听得出,这个叫李敏的神秘女人对他震动很大。能从河化这样的大集团公司连续数次套走巨额资金,这女人背景绝不简单!

    强伟的表情却完全相反,张局长刚说出“李敏”这个名字,他的眼前立马跳出一张脸来。那脸青春、漂亮、妩媚,还带着几分野气,尤其那双眼睛,更是能勾魂。其实李敏是个假名字,这女人真名叫李小雨,很年轻,现在也就三十出头吧。

    她是齐默然的儿媳妇!

    齐默然的长子齐亚州身体有残疾,小时患小儿麻痹症,一条腿跛了。婚姻方面不大如意,结过婚,后来又离了。五年前他从广州回来,身边就多了这个李小雨。据说广州的时候,李小雨曾是齐亚州公司的业务员,特能干,齐亚州对她很是欣赏,也许是由于这个原因,两人才走到一起的吧,强伟对此不大清楚。齐亚州跟李小雨结婚时,强伟参加过他们的婚礼,是余书红通知他去的。他们的婚礼办得很低调,宴请了不到三桌人。这对一个省委副书记的儿子来说,简直是件不敢想象的事。当时强伟还问过余书红,齐家为何要如此低调?余书红说,齐默然夫妇不同意儿子娶一个出身低微的业务员,是齐亚州硬要娶的,老俩口被激怒了,声称如果齐亚州一意孤行,就断绝父子关系。这种情况下,儿子哪敢张扬?

    那天的婚礼上,强伟果然没看见齐默然的影子,后来才知道,他偕老伴出国旅游去了。

    强伟跟李小雨,也就见过那一次。但那一次,他对李小雨印象很是深刻,后来他还跟余书红说:“齐家娶了个人精,这个李小雨,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余书红反问他。

    强伟笑着说:“眼睛,你注意过她那双眼睛吗,那双眼睛看人时,是从里往外看的,能看到你的骨子里。”

    “你让她看穿了?”余书红笑着问。

    “我倒是没,不过我敢肯定,她跟每个人打招呼时,心里都在想,这个人我以后能用得着吗?”

    “我说老强,你以后能不能不动这种脑子,跟你在一起,让人害怕。”余书红不想多谈李小雨,更不想多谈齐默然,她对研究人没一点兴趣,也不希望强伟一把心思用在这上面。

    强伟不是刻意要去研究那个李小雨,真的是李小雨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这事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还能在瞬间就清晰地想起李小雨的眼神,可见,李小雨的确是一个不凡的女人。

    听完张局长的汇报,强伟又问:“采购设备的那三千万呢,有进展没?”

    张局长摇摇头,就他们的能力,眼下还无法对此事展开更进一步的调查。毕竟,审计部门的权力是很有限的,它不像公安,也不像法院。况且,设备是从广州采购的,要想查清这三千万,就得争取广州那边的积极配合,这一点,怕是连强伟,都有难度。

    但强伟有一种直觉,那家宏远机械公司,一定跟李敏的公司一样,也是家皮包公司,是虚的,真正的老板,

    () ( 市委班子 /7/7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