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11节 第十一章 重拳出 击

文 / 许开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周一粲空前的忙。

    一把手的滋味真是过瘾,这才当了没几天,她就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了。只要你往那儿一坐,就可以为所欲为地发号施令,不管你说什么,都有人点头哈腰,都有人俯首说是。哪像以前,每说一句话,都要考虑这话说得应该不应该,强伟听了会不会有想法。现在不必了,现在她可以尽情地说,可以没有任何顾忌地说。还有,以前到下面,尽管也有人迎来送去,尽管人们也会表现出唯唯诺诺,但跟现在一比,就差远了,现在这种服帖,这种恭维,才是她一直希望的。

    这还不算,更过瘾的,是她终于可以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了。官场最大的兴奋点在哪儿?不是人们想象中发号施令的快感,也不是众人艳羡的那种前呼后拥的威风,更不是凭借手中权力为自己谋取好处的那种实惠感。是意志。一个人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并适时地将自己的意志变成别人行为的准则,变成大家意志的统帅者,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啊。难怪历史上的帝王,会为权力会为意志发动一场接一场的战争,也难怪现实中人们为了一把手之争,会进行血淋淋的厮杀。这其中的奥妙,兴许也只有坐在一把手位子上,才能深刻地体验出来。

    周一粲现在正在一步步地体验着。

    为了体现她女人的执政风格,她并没急着换下面的班子,当然徐守仁之类必须要换的,她一刻也没耽搁,快刀斩乱麻就给换了。接下来,她要稳一阵子,稳中求变,这是她所要追求的,她要在稳中慢慢建立同盟军,也就是她自己的力量。这个过程可能复杂,但一定充满快乐。对人如此,对事,她却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政策。之前强伟提出,要多干事,少说话,要多解决普通问题、琐碎问题,也就是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她认为这太婆婆妈妈,一个人怎么能老陷在琐碎事务中呢?一个市怎么能老把脚步停留在这些鸡毛蒜皮上呢?她是一个有大气魄的女人,是一个要干大事业的人,她必须在“大”这个字上做文章。

    上任不出一周,她提出,先在全市干部中间开展一场大讨论,大争鸣,河阳到底要向哪个方向发展,是继续稳住农业大市的地位,还是要争创工业强市?或者,能不能另辟蹊径,将河阳打造成一个旅游强市,充分挖掘河阳的旅游资源,打好文化这张牌,借瑞特公司收购河化这一历史**件,全面展开招商引资,将河阳这块小蛋糕迅速做大,进而推动河阳各项事业的全面发展?

    思路提出来了,最终怎么确定,那不是她现在要考虑的问题,现在,她必须全力以赴,尽快将瑞特公司这只金凤凰引到河阳来,让它筑窝,产卵,进而下出一大筐一大筐的金蛋来。

    由于河阳班子的突然调整,上次确定的签约时间被迫往后推,瑞特公司副总裁鲍尔一听到她升任市委书记的消息,立刻发来贺电,向她表示祝贺。随后,欧阳默黔又来电问,新的签约时间定在何时?周一粲笑着说:“欧阳你急什么,现在还愁合约签不了?等我把河阳这边整顿顺头,马上确定时间,到时,我要搞一场全省最大的签约仪式。最好,能请来央视《同一首歌》,为我们助兴。”

    欧阳听了她的这番话,放下心来,道:“不是我急,时间不等人,搞公司不像搞政治,时间就是效益,效率就是企业的生命。”

    周一粲说:“欧阳你甭跟我讲这些大道理,这些大道理我一听就头痛,总之请你放心,这边一顺头,我马上给你发函。”

    大争论还没搞上十天,周一粲又提出在全市领导干部中间开展一场大整顿——整顿思想,整顿作风,整顿纪律,要把全市领导干部的思想,先统一到一个高度上来。

    这个高度具体是啥,周一粲没说,但她心里很清楚,就是要统一到她周一粲这边来,坚决不能让强伟的遗风继续左右干部职工的思想。

    河阳一时轰轰烈烈,真可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把把烧得带劲。

    几乎同时,秦西岳也在紧张地奔波着。这一次,秦西岳再也不温文尔雅了,温文尔雅没用,真是没用,他变得简单,直接。他跟代表们说:“如果我们连最基本的政治秩序都维护不了,还谈什么民主建设,还谈什么和谐?政治生活的不正常才是对民主的公然藐视,对法制的粗暴践踏。”

    代表们被他感染,在他的竭力说服下,开始在建言书上签字。

    建言书一共两份,一份,是专门针对河阳近期发生的一系列问题提出的,其中就涉及到河化集团两笔巨额资金的非法流失。另一份,是秦西岳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感想,以及对现实工作提出的批评。他在里面谈到:农村工作再也不能这么搞下去了,虚假的东西已坑害了我们多年,形式主义和表面主义已成为我们工作中两大顽疾,如果一任这股风再蔓延下去,非但我们确立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目标实现不了,怕是农村建设的步伐,还要倒退。因为,基层政府的很多做法,已严重伤害到农民的积极性,再次破坏了党群关系。西部农村本来就发展缓慢,有些地方甚至谈不上发展,此风如果遏制不住,势必会给农村的发展带来新一轮灾难。

    秦西岳感慨万端,他真是搞不清,为什么有些东西会如此顽固地残存在我们干部队伍尤其是领导干部的脑子里,为什么中央每提出一项战略举措,下面就会有更大的虚假举措来应对?难道“假”这个字,真就成了毒瘤,无法铲除?难道我们的干部考核体系、任用体系,永远都走不出只看表面不问实质这一死区?

    他在建言书中呼吁,得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的体制问题了,更得从源头上刹住这股歪风。

    许是秦西岳闹出的动静太大,这天齐默然突然找来胡浩月:“最近下面反响很大啊,你这个组织部部长,也得多听听下面的声音。”

    胡浩月马上说:“我刚从河阳回来,河阳的反响的确不错,干部都发动起来了。”

    齐默然懊恼地瞅了胡浩月一眼,这人,这人怎么就……

    “你抽空去趟社科院,要他们管好自己的队伍,专家应该像个专家的样子,别整天不务正业!”到了这时候,齐默然不得不把话往明白里说了。

    胡浩月这才恍然醒过来,心里连叫几声,懊悔成一片,他指的是这个啊——

    第二天,胡浩月带着两位处长,来到社科院,没想刚跟毛西把话头拉开,秦西岳跟车树声进来了。

    “你们来得正好,快请坐。”毛西热情地站起来,迎接两位,胡浩月脸上,却浮出一层冷灰。他怀疑地看了一眼毛西,莫非这两人是他故意叫来的?

    秦西岳没坐,径直来到胡浩月面前:“有份材料请你转交给齐默然同志。”说着,双手将建言书递上。胡浩月没接,惊讶地望了秦西岳半天,目光转向毛西:“这怎么回事?”

    毛西说:“西岳同志一直想见省委领导,说他心里有疙瘩解不开,今天正好是个机会,我把他跟树声都叫来了。思想上的问题,还是请组织上跟他们谈谈,我们搞业务的,对思想工作不是太在行。”

    “乱弹琴!”胡浩月说了一声,愤然起身,生怕走得慢了,让秦西岳缠住。

    胡浩月离开不到两小时,院里几位领导就都接到了电话,要求社科院开展思想大整顿,坚决抵制不良倾向在学术单位的泛滥。院长找毛西谈话,毛西竟拿出一份材料,请院长在上面签字。

    院长接过材料一看,原来是秦西岳和车树声整理出的胡杨河流域综合治理方案,该方案已由车树声按秦西岳的建议,转到十四位人大代表和八位专家的手中,专家们对此方案评价甚高,在提出补充意见后,积极响应秦西岳的倡议,纷纷在方案上签了字,十四位人大代表更是义不容辞,表示坚决支持秦西岳的观点,上书中央,上书全国人大,强烈要求省委尽快召开治理会议,专项部署治理工作。同时呼吁省人大,召集和组织专家团,深入胡杨河流域,全面展开流域生态和环保工作的调研。

    院

    () ( 市委班子 /7/7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