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第1章 躁动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一天,尤奇正沉缅于远眺之中,有人在耳边说:

    “你看什么呢?”

    尤奇说:“没看什么。”

    “我晓得你看什么。”

    尤奇说:“我自已都不晓得呢你晓得什么!”

    “不就是看远处的山么?山有什么好看的?”

    尤奇说:“不看山看什么?”

    “就见你老呆在这里发呆。”

    尤奇说:“我不呆在这里又能呆在哪里?”

    “呆到你该呆的地方去。”

    尤奇说:“什么是我该呆的地方?”

    那人不作声了。尤奇还以为是别人在批评他在这里呆久了怠慢了工作,赶忙转过身来。可是身后并没有人,整个走廊都空空荡荡的。尤奇诧异不已,刚才是谁和他说话呢?

    尤奇回味着刚才的对话,竟觉出几分偈语的味道。他默默地回到办公桌前,心中一片茫然。

    茫然是尤奇的一种常态,但只要一到星期六,他就不茫然了,他的心里有了隐秘而明晰的期盼:过一次高质量的夫妻生活。

    这一天,他的期盼如期而至的时候,一架波音737呼啸着腾空而起,掠过莲城上空,飞往遥远的新加坡。尤奇对那只轰鸣远去的大铁鸟没有在意,只有到了晚上十点以后,才晓得正是那只铁鸟的离去使得他提高夫妻生活质量的努力成为徒劳。

    尤奇长期以来忍受着刻板的机关生活,日子都是浑浑沌沌的,只有星期六还是个亮点。这一天几乎成了唯一的想望。所以一整天,尤奇都处于一种蠢蠢欲动的兴奋中。

    早上妻子谭琴出门时,他细心地为她拈掉肩上的发丝。

    中午他亲自系上围裙下厨房,让谭琴在沙发上休息。

    下午机关搞卫生,他比谁都卖劲,阴沟需要疏通,别人往后缩时他当仁不让地跳了下去,赢得了大家说他是活雷锋的赞誉。

    下班的时候,尤奇特意拐到菜场买了一把芹菜,因为他刚刚看了一本杂志,据杂志说,芹菜对提高“力比多”有特殊的效用。晚餐时,他蓄意往妻子碗里多夹了几筷子芹菜,隐瞒了它的特殊之处,劝妻子多吃,却说这是减肥食品。

    终于,美妙的时刻随着夜色徐徐降临了。该忙的都忙完了,尤奇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眼光却瞟着妻子。谭琴刚洗完澡,穿一件丝绸睡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香味。谭琴身高165厘米,窈窕得很,又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自有一股迷人的风韵。看着那在丝绸后面活动着的腰肢,尤奇不禁喉头有些发紧。但他知道不可操之过急,不到火候不能揭锅。他控制着自已的情绪,同时,当谭琴安静地在他身边坐下来时,也开始培养妻子的情绪。已有六年婚史的尤奇深刻地懂得妻子的情绪对爱情的质量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他轻轻地揽着妻子的肩,不时地吻一下她的耳垂(据说这是动情区),或者拢拢她的头发。谭琴一说不好看要换台,他就一跃而起,即使把他每天必看的《国际新闻》换掉也在所不惜。电视机过时,不带遥控,所以他得一跃而起多少次,作任劳任怨的楷模。他对屏幕上的广告美女嗤之以鼻,对她们的身段特别是鼻子十分不屑,因为在他看来谭琴的鼻子是无与伦比的,那是天下最修长玲珑的鼻子。后来,他和谭琴被一个相声逗得笑作了一堆,他因此而由衷地感谢电视台编导的精心策划,使人们为获得周末的幸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又终于,屏幕上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渴望已久的时刻姗姗而来近在咫尺。尤奇小心地征询妻子的意见:“还看么?”谭琴摇摇头,他便迫不及待地关掉电视,轻轻地拥了妻子进入卧室。他闻到了妻子身体弥散出来的**的气息,而她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令他喉头哽咽。

    不待熄灯,尤奇将谭琴拦腰抱住了。

    谭琴说:“你干什么呀?”

    她这是习惯性的明知故问。

    尤奇说:“你忘了今天星期几?”

    谭琴就无话可说了。

    这是她立的规矩,一周一次,星期六。这原本是一个非常苛刻的规矩,对血气方刚的尤奇尤其是个严峻考验,但既然他已经经受住了考验,她就没有了克扣这唯一一个指标的理由。

    尤奇上了床,按部就班地爱抚谭琴。如今杂志上有关的**指南很多,尤奇亦受了不少教育,所以很能理论联系实际,亦步亦趋,并不着急。何况一周仅此一次,当然弥足珍贵,他不想匆忙用完。他要慢慢地,有情致地,感觉细腻而深刻地品尝,直到实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再登上那快乐的制高点。他轻手轻脚地脱去她身上所有的织物。她有些慵懒,却也还算配合。他双膝跪在床上,贪婪地嗅着妻子身体的芬芳。他的嘴是一张热情的犁,在妻子白皙丰满的土地上辛勤地耕耘,留下了涎水的印记。不时,她被他的吻弄得颤抖一下,扭扭身子,却也默然地接受了。

    明显的,他听见妻子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便加快了动作,理直气壮地进入了下一道程序。

    然而当他勇往直前朝着极乐之境挺进的时候,她却将脸往旁边一偏,两眼一睁,吁出一口气,轻声道:“娄卫东他们那趟班机只怕已经在新加坡降落了呢。”

    尤奇怔了一下,没理会。这种要命的时候,他不应该理会。他聚精会神地按固有的程序运作。

    可是她又说:“恐怕已经住进了五星级宾馆。”

    尤奇只好暂停,说:“你别分心好不好?”

    她很迷茫的样子:“我没分心呀。”

    他仔细看看她,她脸上居然平静如水,见不到以往常见的红晕,呼吸呢也均匀平稳,全无激情的迹象。尤奇心里就一暗,说:“还说没分心,哪有这个时候扯闲谈的?真没意思。”

    说着他的身体就瘫软了,从她身上滑了下来。

    谭琴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双腿一伸,望着天花板说:“你呀,就知道干这件事,真不是个男人。”

    尤奇心里怨忿,就闷声顶了一句:“我要这件事都不会做,才真不是个男人呢!”

    谭琴蜷曲起**的身子,瞥他一眼,没吱声。

    尤奇把被她压着的手抽回来,脑子里响起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他们的同学娄卫东作为市出国考察团的一员,就坐在那架波音飞机上。名义上是去考察东南亚国家的农业综合开发,其实是公费旅游,考察团里全是党政官员,没有一个专家。出国之前娄卫东特意来访,一向小器的他问要不要给他们带点洋货回来,好像他突然成了海外阔佬似的。尤奇眼睛雪亮,晓得他的目的不过是在老同学面前炫耀一番而已,就慷慨地恭维了一句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