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第2章 清晨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过了一阵,见他没动静,谭琴就说:“你还要吗?不要我就睡了。”

    尤奇的情绪还没完全上来,但不能再等了。

    他不再重复那些铺垫,索性直奔主题。

    可他刚刚进入实质性行动,谭琴却又叫道:“你轻点行不行?”

    她的声音锐利而有力,扼杀了他最后一点激情。

    他只好轻点,而且很快就结束了。

    他就像在跑百米冲刺,只跑了一半就倒了下来,辉煌的终点可望而不可及。他疲软而沮丧,没意思透了,必要的善后工作都懒得做,像一滩泥一样摊在床上。

    此时他手里若有一枚导弹,只怕会将那架波音737打下来。

    尤奇是被楼上楼下的音响吵醒的。

    星期天的早晨总是这样,拥有音响的小干部们都把音量调到最大,好像在互相较劲,闹得这座70年代建造的小楼微微颤抖,不堪忍受。尤奇跟着流行歌曲的旋律爬起床来,仔细一听,刘德华郭富城张学友还有叶倩文声嘶力竭地嚎成一片,好像在打擂台。

    尤奇不胜烦恼,皱皱眉,对谭琴说:“还都是机关干部,素质这么差,整个儿媚俗!我若有个好音响,玩个高雅的给他们看看!”

    谭琴坐在镜子前修饰面孔,头也不回地说:“你玩得起高雅吗?”

    尤奇就缄默了。

    目前,他确实玩不起,一套好音响要大几千甚至上万的钱,那还是在理想怀抱里的东西。谭琴跟他讲话是越来越少,却总是一针见血,见血就封喉——让你无有话说。这座楼里的住户经济条件大都和他差不多,靠工资吃饭,有的还不如他,他还时不时有点小小的稿费收入。但许多人家的家庭现代化程度却比他高,新式家用电器应有尽有,他们的钱哪里来的?这一直是个他不明白的问题。

    吃过早点,尤奇刚在书桌前坐下,谭琴挎上包说:“你把那几件衣服洗一下。”

    尤奇说:“你呢?”

    谭琴说:“我要出去。”

    尤奇问:“出去干什么?”

    谭琴说:“我有我的事,你问那么多作什么?”

    尤奇有些诧异地望着她。从前她出去他若不闻不问,她还会怪他对妻子不关心,没有责任感。尤奇弄不清这种变化是从何时开始的。他手在稿纸上拍拍:“你不晓得我要利用星期天写点东西吗?”

    谭琴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写那些东西,有屁用!”

    尤奇心里一堵,就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谭琴说:“你爱萝卜还是爱白菜我不管,你先把衣服洗了。”

    说着她一转身就出了门。

    洗衣服原本是不成问题的,结婚以来衣服都是由他来洗,他是最好的智能洗衣机。不光洗衣,还包下了洗菜和洗碗,最大程度地维护着妻子那纤纤玉手的光滑和白皙。他曾怀着一点点自褒和一点点自怜加一点点自嘲标榜自已是三喜(洗)丈夫。不过这都是在琴瑟和谐的情况下,琴瑟既已不谐,又何喜(洗)之有?

    尤奇决定不予理睬。

    谭琴的这种指令性语言越来越令他厌烦,难以接受了。

    他铺开稿纸,拧开笔帽,本来有个完整的构思,一时却无从下笔。感觉一点都没有,脑子一片茫然。喧闹嘈杂的流行歌曲还在潮水般一波一波地涌来,拍打他的脑门。他简直想削尖脑袋从那潮水里钻出来透口气,却也做不到。他快要窒息了。他无法集中精力,无法平静心绪,枯坐半天,纸上没落下一个字。

    他感到了挣扎之后的极度的精神疲惫,眼神模模糊糊。最要命的是他无法否定谭琴对他的写作所作的价值评判。他写的是些没屁用的东西,自然,他也就是个没屁用的人了。这时他才察觉出,谭琴的语调里透着一股深深的不屑和轻蔑。

    尤奇,你这是何苦啊!

    他丢下笔,换了套衣服,下了楼,走出机关宿舍区的铁门。

    在门口,他茫然地往街两头望了望,然后向东而去。他没有目的地,所以他不用着急,沿着树荫下的人行道慢悠悠地游逛。他神思恍惚,来来往往的行人在他眼里都是一些游移不定的影子。打发时光是一件易事,也是一件难事,关键在于使用何种方式,他忽然这么想。街头的景色几乎每天都要看一遍,但他仍觉得很陌生,好像从不认识这座城市似的。是的,他虽然在此工作了七年,加上大学的四年,已经呆了十一年了,却还没融入这座城市。他还是个外来者,跟那些来城里打工的农民一样,指甲缝里还残留着乡下的泥巴,不同的只是,他穿着一套国家干部的外衣。

    路边商店里,流行歌曲大吵大闹,犹如一群占领军。尤奇为流行这个词找到一种解释,那就是无处不在。机关大院临街的围墙全被推翻了,修起了一长溜铺面,有的出租,有的机关用来办公司。党政机关办经济实体,这也是一种新的潮流。市领导还在大会上动员又动员,全民经商的气势简直不可阻挡。许多机关干部都跃跃欲试。奇怪的是,他这个来自乡下,钱包最需要填充,在仕途上又最无希望也最无牵挂的人,偏偏对此无动于衷。

    权和钱,时下这两样被人疯狂追逐的东西,他都不怎么感兴趣。也许,是无法企及才灭了念想的吧?不知道。目前他稍有兴趣做的事,还只有被谭琴斥之为没屁用的写作。可是他非常清楚,文学是无法让他安身立命的,它仅仅能给他一点精神安慰而已。那么,他要什么呢?他这一生,能够做什么呢?他不知道。

    尤奇胡思乱想,埋头走了一阵,看看表,才过去半小时,不由有些失望。

    看样子,得找个人聊聊才行,不然这日子混不过去,而且这个人最好是异性。

    尤奇买了一个蛋卷冰淇淋,站在街头的梧桐树下,边吃边想那个能与他聊天的人。他想他已站成了一处风景,只是看不出这风景属于哪一季。城里的风景大多是没有季节的。

    尤奇总算想起女孩子叶曼来。吃完冰淇淋,他就往流芳宾馆走。叶曼是那里的服务员,星期天她不一定在,试试看吧。

    尤奇穿行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有了目的,他的脚步就变得匆忙起来了。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