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第5章 廉价的诱惑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科长李模阳,年愈半百了,还是尤奇的老校友,也是师范学院毕业的,尤奇刚分配来时他就是科长了,后来几次听说要提副局长,都只是听说而已,没有既成事实。所以李模阳心态也一直不好,一张瘦脸天天拉得长长的。两人本该猩猩相惜,同病相怜,但李科长不,八小时内科长架子端得一丝不苟,与尤奇说话,总是耷拉着厚眼皮,盯着一份文件或一张报纸,不正面看人。两张办公桌本来拼在一起,放在窗口,面对面坐着,尤奇实在受不了他的那张乌云密布的脸,找借口说免得写材料互相干扰,将自己的办公桌冲墙摆了。尤奇的背就成了盾牌,拒绝着科长过于科长的神态。

    搞完卫生,打来了开水,科长还没来。在局里科长是一个可以迟到的级别。尤奇一如既往地感到了烦闷和无聊,就到传达室拿来一份省报和一份市报。两份党报都是上级要求订到科室的,科里刚好一人一份。沏上茶,尤奇就开始以读报打发时间。按习惯,尤奇总是从四版开始读起,四版是国际新闻,中东的战争硝烟从字里行间袅袅升起,笼罩了他的额头。

    尤奇看报总是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浏览完毕,完毕之后就开始他所擅长的发呆和冥想。这一次他想,科里要再调个人来就好了,就不会这么孤单了;若来人是个女性则就更好了,就不会这么枯躁了;假如这个女性是叫叶曼,那就是好上加好了,就不会这么寂寞了……

    正想着李模阳来了,瞟尤奇一眼,边沏茶边说:“尤奇呵,想必你也耳闻了吧?”

    尤奇问:“耳闻什么?”

    李模阳说:“局里可能要提拔一批人。”

    尤奇说:“那是好机会呀,李科这次要进一步了!”

    李模阳皱了皱眉头,指头对尤奇一点:“别转移斗争大方向,我是说你!我五十几的人,还有什么戏?如今讲究的年轻化!”

    尤奇说:“是不是李科有心提拔我一下?”

    李模阳说:“当然,你是我的手下,提拔了你,我脸上有光彩嘛,培养出了一个科级干部,也是我的功劳嘛。”

    尤奇心里冷笑了一下,没吱声。李模阳自己提拔无戏,却一直提防着他,怕他取而代之,虽然还隔着两个台阶。凡局领导向科里要什么材料,李模阳都要亲自送去,而不让尤奇插手,其目的无非是减少尤奇和领导的接触。

    尤奇心如明镜,觉得李模阳的小心眼滑稽可笑,却也乐得如此,因为他根本不想给自己卑躬屈膝的机会,也不想败坏自己的心情。

    “不过嘛,这一段你要表现好一点,给我一个推荐你的理由嘛!”李模阳有滋有味地呷了一口茶。

    尤奇慢慢吞吞说:“这使我想起了一幅漫画,画的是一个赶车人,为了让马走得快,在马脑门前面吊了一束青草。马为了吃到那把草,拼命向前跑呵跑。可是,那把草永远在它可望不可及的地方,它跑到死也吃不到那把草。”

    李模阳瞥一眼尤奇:“是吗?”

    尤奇说:“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要是马儿不受那种廉价的诱惑,多自在呵,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李模阳瞟一眼门外说:“尤奇,你的思想情绪不对哟!”

    尤奇说:“有什么不对,一辈子盯着那把青草,有什么意思?”

    李模阳说:“不盯着那把青草就有意思了?更没意思!”

    尤奇一想,李模阳这句话倒有点深度。

    这时李模阳告诫道:“你这些话,出了这个门就不要说了,领导听了会怎么想?”

    尤奇说:“我既然想说,就不怕传出去。心底无官天地宽,我又不想吃那把草,奈我何?”

    李模阳挥挥手:“好了好了,吃不吃草那是你的事,给不给草是组织上的事。你不吃草,可活还是要干的。局长的那个报告弄好没有?明天要交了呢!”

    尤奇就发起了牢骚:“写这种报告,本来是办公室的事,怎么要我们来搞?”

    李模阳说:“还不是局长看你文章写得好,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快点写,下午上班前给我审。”

    尤奇鼻子里嗯一声,极不情愿地从抽屉里拿出那份草拟完毕的报告。这种报告的特点是一大堆的套话大话,虚而又虚,写多了,会把自己的文笔都给写坏。所以尤奇是不肯用太多的心来对付的,以交差为标准,而且,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把稿子拿出来的。以他的经验,交稿早了,就给领导们显示自己的权威留下了余地,科长局长七嘴八舌每人几条意见,反复修改折腾,不把你累个半死不会罢休。

    尤奇心里烦厌,漫不经心地在纸上划了几下。不划这几下也可以了的,他打算下午就这样交给科长。

    他木然地觑着稿纸,眼神就慢慢地模糊了。像许多次一样,他一时不知身为何人,身在何处。他索性手撑着下巴,微闭上眼睛,听墙上的钟滴嗒滴嗒地数着时间……后来他一个激愣惊醒了,见科长已不知去向,便也起身出门,到隔壁几个科室去蹓跶一番。

    这一蹓跶,使得尤奇看到机关作风骤然好转,局里完全是一派新景象:几乎人人都在勤勤恳恳地埋头工作,串岗蹓跶的除他之外绝无仅有。而且,他去找人聊天,别人都不怎么理他。看来,小袁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风不仅仅起于青萍之末,而且已经吹皱了不知多少池春水。

    尤奇受了冷遇,只好怏怏地踱向局办公室。整个局里,还只有小袁和他关系近一点。一进门小袁就朝局长办公室呶呶嘴:“嘿嘿,上午至少有八个人找局长汇报工作去了呢!包括李模阳。”

    尤奇笑笑:“人人都想吃那把草呵!”

    小袁不解,尤奇就把那幅漫画说了一遍。

    小袁双手一拍:“妙,精彩!”

    尤奇就问他:“你就不想尝一口?”

    小袁坦率地道:“怎么不想?尝不到,干瞪眼。我资历太浅呀,进机关还只二年多,哪象你这样的老资格呀!那天我以为你动了心,先行动起来了呢!”

    尤奇很奇怪:“你会这样看我?那天我做了什么?”

    小袁说:“上个星期六,搞卫生,你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进阴沟里掏淤泥了么?”

    尤奇一愣,随即哑然失笑,笑得泪都出来了。小袁问他笑什么,他咧着嘴摇摇手道“说不得,说不得……”

    一时,尤奇心里居然畅快无比。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