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第6章 母亲来访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尤奇连忙向李模阳说一声:“我接我妈去了。”急急地下楼来。一看,母亲规规矩矩地坐在传达室里,一双酱色的手一动不动地搁在膝盖上。地上躺着一只被捆住双脚的芦花鸡,鸡脑袋惶恐地四下转动。

    “妈,你怎么来了?!”尤奇唤了一声,说。

    母亲凝重的脸上立刻漾出一片笑意,站起身说:“过年你们也没回去,特意来看看呵!”

    尤奇心里有些愧意,没有吱声。原先说好回乡下过年的,可快到年边时谭琴突然改了主意,一定要陪她父母。尤奇只好依了她,因为她弟弟在美国留学,妹妹去了珠海,父母身边只有她,而他乡下还有个哥哥,留在岳父家过年,也是应该的。

    尤奇给谭琴打了电话,告诉她母亲来了,早点回家,然后提了芦花鸡,搀着母亲出了机关,叫了一辆俗名慢慢游的人力三轮车,坐上去,慢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尤奇供职的这个局不是谭琴的那个局,谭琴那个局是政府组阁局,尤奇是傍了妻子住在政府机关分配的宿舍里,所以,尤奇常常免不了要生出一些寄人篱下的感觉。特别是宿舍区的门卫,仿佛也要比别处的门卫高出一等,常严肃地叫住他,问他哪里的,有意无意地将他陌生化。而他,也确把自己当成外来者,与周围的人都不搭界、不来往,形同陌路。

    下了慢慢游,尤奇领着母亲穿过门卫室的小门时,以为不会为难他了的,因为他手里有一只鸡。大家都知道,门卫对手里提着小菜鸡肉之类的家属是从来不闻不问的。可是尤奇错了,穿黑制服的门卫拦了他一下:“喂,你找准?!”

    尤奇脸就涨红了,没好气地:“找我自己!”

    门卫讪讪地一笑,放开了他。

    母亲诧异得很:“住了这么久,还不认得你?”

    尤奇说:“他们的眼睛有毛病!”

    进了屋,尤奇给母亲沏了杯茶,询问乡下的情况。母亲说,乡下还不就是那样,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富也难得富起来。母亲神态安详,但岁月已染白了她的两鬓,脸上皱纹密布,腰也佝偻了。不到六十岁就苍老成这个样,是城里人难以想象的。尤奇不敢仔细端详母亲的面容,一看就心里发颤,为了自己上大学,母亲付出了多少心血!她的苍老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造成的呵!而成了国家干部的儿子,对母亲又有多大的回报呢?除了寄一点钱外,连回家都很少呵。

    尤奇心里一阵愧疚,眼里发酸,连忙望着自己的脚尖,待平静下来,才问:“哥嫂一家还好吧?”

    母亲脸上立时堆起了忧愁:“生活还过得去,就是……唉!”

    尤奇忙问:“出什么事了?”

    母亲摇摇头:“你嫂子被结扎了。”

    尤奇不解:“她……?”

    母亲说:“她本不想结扎的,她和你哥还想生第三胎,罚款就罚款,乡下人,不生个儿子,以后哪来的劳力呵?可是那天,乡里的干部霸蛮把她抬到车上,送到卫生院扎了……你哥要找他们拼命,好不容易才拉住。”

    尤奇想想说:“政策是这样,没办法的事,生得太多,负担太重,也不是好事情。”

    母亲沉默片刻,问:“谭琴身体还好吧?”

    尤奇说:“她很好。”

    “你们……”母亲欲言又止。

    尤奇一看母亲的眼神,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母亲想抱孙子的心情已表达过多少次,可他和谭琴还没做好为人父母的思想准备。在这个问题上,两人是心照不宣,出奇的一致。从结婚的那天起,谭琴就一直戴着节育环。可这是不能说的,会伤母亲的心,很明显,嫂子一结扎,母亲把尤家传宗接代的希望全寄托在他俩的身上了。

    “要在乡下,像你们这样,都有几个了……是不是到医院检查一下?”母亲关切地说。

    “妈,我们没问题,只不过想晚点要。”尤奇微微地红了脸。

    “你和谭琴都虚三十了,还要晚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谭琴她……”母亲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眼角的鱼尾纹愈发的密集了。

    尤奇不想看到母亲的愁容,说:“妈,您别乱想,也别着急,我和谭琴商量一下,反正到时候您有孙子抱,好吗?”

    “那当然好喽!那也就不枉我今日走一遭了!”母亲顿时眉开眼笑,像换了一个人,拍拍衣襟,就起身到厨房去杀鸡。尤奇要帮忙,母亲将他推开了,“你歇着吧,莫把衣服搞邋遢了!”

    尤奇只好烧上水,在一边看母亲忙。母亲一做起事来就不见了老态,手脚麻利地一刀将鸡脖子抹了,接了鸡血,然后用开水烫一遍,三下五除二就将鸡毛褪了。开膛破肚,挖空内脏,将鸡切成小块放入高压锅后,母亲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包她带来的中药放了进去。尤奇想可能是些滋阴壮阳的补药吧,其中那些红色的小颗粒他认出是枸杞子。

    母亲真是用心良苦呵。

    饭菜摆上桌的时候,谭琴回来了,一进门就无比亲热地唤道:“妈!您来了,身子骨还好吧?”

    母亲连连点头:“还好,还好!”

    谭琴拿出一双皮鞋:“妈,刚才我特意给您买的,平跟皮鞋,您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脚。”

    母亲有点手足无措了:“你看你看,你上次买的旅游鞋,我都还没舍得穿,又买什么皮鞋,乡下人,没时候穿呢,花这个钱干什么?!”

    谭琴说:“怎么没时候穿?赶场、走亲戚、到城里来,您都可以穿呀!这是我们做晚辈的一点心意,花这个钱,应该的!”

    说着谭琴躬下身子,要替母亲脱鞋,母亲忙双脚一缩:“我自己来自己来!”换上皮鞋后,母亲在屋里小心地走了几步,说,“正合脚,好像专门为我做的一样呢!”

    谭琴就说:“那您就别脱了,穿着吧,人都显得年轻些呢!”

    母亲笑得像个孩子,嘴角都咧了开来,心里慰贴得不得了。当然,让她高兴的不仅仅是一双皮鞋,而主要是儿媳的孝顺。

    尤奇在一旁注视着母亲和妻子。他历来认为,谭琴最大的优点,就是对婆婆的孝顺和热情。在乡下的婆婆面前,谭琴从来没有居高临下的姿态。为此尤奇十分的感激妻子。可是今天不知为何,尤奇觉得有点不对劲,谭琴的热情有些过分,好像有夸张的成份在里面。

    一家人边吃饭边拉家常,不停地互相夹菜。话最多的是谭琴,而母亲大多在回答他们夫妻俩的问话。母亲再也不提及那个话题,但尤奇明显地感到,它还结结实实地搁在母亲心中,没有放下。

    夜里,尤奇将客厅的两用长沙发打开,铺上被褥,让母亲安寝。机关里的住房是严格按职务级别分配的,处级是三室一厅,科级是两室一厅,而像他们科员一级的,则只能住这种一室一厅一厨连卫生间都没有的老式套房了。

    上床之后,尤奇就压低嗓门,把母亲的心思说给谭琴听了。

    谭琴怔了片刻,才说:“看来你们尤家传宗接代的事指望我了?”

    &nbs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