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 第14章 是你往我身上爬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尤奇心中一跳:“你不要曲解我的话!”

    谭琴鼻子哼哼:“曲解?你以为我不晓得,你们搞文学的总要闹点风流韵事的,把肉麻当有趣!”

    尤奇反驳:“那你们搞政治的呢?把有趣当肉麻!”

    谭琴喝道:“你不要胡搅蛮缠,早有人告诉我你和一个小女孩拉拉扯扯不清不白。[www.576x.com]”

    尤奇极快地说:“那是一个文学青年。”

    谭琴说:“你们有共同语言是不是?需要到河边去手把手地切磋技艺交流思想是不是?”

    尤奇结巴了:“既然你,你……你这样反感我,你刚才为什么还和我**?”

    谭琴眼一瞪:“那不是你往我身上爬的吗?!”

    尤奇瞠目结舌,差点背过气去。

    谭琴不再理他,背对他躺下了,不一会就打起了鼾。

    尤奇熄了灯,呆坐在黑暗里,无比懊丧。羞耻感从惨痛的心境中渗出,渐渐地布满他的全身。似乎,他被自己强奸了。

    如此恶劣的情绪,哪有心思给他人做嫁衣裳?即使这个他人是顶头上司,也一样。

    其实,无论情绪好怀,都缝不出一件好嫁衣,这是注定了的。局长的绿皮本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新想法新观念,都是从报刊上东一段西几句抄来的,拉拉杂杂的一堆字而已。当然,如果尤奇忠心耿耿地绞尽脑汁,也许能弄出些新点子,缀成一篇像模像样的文章,可是尤奇不会把知识产权拱手出让。只是局长到底是局长,交给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不管有无心思,嫁衣都得做。

    至于是件什么样的嫁衣,就管不了许多了。

    李模阳到底还是知道了尤奇的使命,居然一脸羡慕不已的蠢相。他不晓得,这种遵命文学是最败坏心情的,那种感觉可能几近于被奸。尤奇一边揪扯头上的烦恼丝,一边在稿纸上乱画,东拼西凑,花了几天时间,总算敷衍成篇。誊正之后,乍一看去,段落清楚,标点齐全,还像篇文章;只要一读,通篇废话,味同嚼蜡。五千汉字,了无新意。不过尤奇已经尽力,麻袋绣花,底子太差,也只能如此了。好在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文不在好,交差则行。如能挑个局长公务繁忙,焦头烂额无心他顾之机面呈上去,则最好不过,有利于混水摸鱼,蒙混过关。

    尤奇同志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这日他正等待时机,时机找上门来了。局长室门口爆发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尤奇伸头一看,陈志远局长和廖文斌副局长像两只斗狠的公鸡,面红耳赤地指着对方吼叫不已。

    “你就是一言堂堂主!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廖文斌副局长脖子一梗一梗地。

    “我就是要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难道不应我说了算,而是你说了算?”陈志远局长是义正辞严。

    “你专横,你霸道!我分管人事,进个人你都不跟我通一下气,你以权谋私!”

    “我要进人就是以权谋私?那你夜里打个电话都要到办公室来用公家的,上班开水用不完都要提回去,算不算以权谋私?理个发都要开发票拿来报,算不算以权谋私?!”

    两人越吵声音越高,过道发出巨大的共鸣声。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动,纷纷从门里伸出头来了。大家脸上都呈现出兴奋的神色,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劝架,都在隔岸观火,似乎都巴不得他们吵,甚至巴不得他们打起来。

    陈局长颈子上暴起的青筋令尤奇莫名地有些难受。如果一定要拉帮结派分成两个阵营的话,他是宁愿站在陈志远这一边的。因为廖文斌的人格实在太卑劣了。廖与陈的矛盾由来已久。过去陈局长只是陈局长,党组书记一职空缺,廖文斌引颈翘望,一直以为非他莫属,为此在市领导那里做了不少工作,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陈局长兼任党组书记后,廖认为陈夺他所爱,他也就死心塌地和陈对着干了。本来你争权夺利不关别人屁事,可廖文斌有个令人憎恶的习惯:不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也不论你是官员还是科员,更不论是开玩笑还是当真,只要听你说了他认为可以利用的话,都要仔细记到小本本上,时间地点人物,清清白白无一遗漏。一旦到了关键时刻,他就毫不留情地拿出来当头一击,让你有口难辩,打烂牙齿也只好往肚里吞。如此一来,廖文斌几乎成了孤家寡人,表面上大家还和他有说有笑──他还是副局长,不说不笑也不行──实际上都防着他。

    那么,人们为什么不上前扯架,帮陈局长一把,而要袖手旁观呢?尤奇想,这一点也不奇怪。机关生活太枯躁乏味,太需要丰富一下生动一下了,就如一潭死水,要有根棍子来搅动搅动。何况,这种级别的争吵是多么难得,道貌岸然后面的张牙舞爪多么稀罕,能一饱眼福,何乐而不观呢?只要不影响自己的生存,他们是乐于看到战争升级的。他尤奇也一样,心里有一小股压抑不住的欣喜,他正盼着局长吵昏了头,好让他那篇狗屁文章过关呢。

    争吵如人所愿地白热化了。廖文斌看看关键时刻已到,使出了他的杀手锏,掏出他的小本本,高声道:“陈某人,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嚣张,你的一言一行我这里都有本账!”

    陈志远叫道:“如今不是文革时代了,老子还怕你那种卑鄙手段么?”

    廖文斌用一根食指点着他:“好,你不怕!某月某日你说,搞市场经济跟资本主义还有什么区别?你这是跟中央保持一致么?是唱反调嘛!”

    “你……你!”陈志远脸一下憋得通红了。

    “还有,你说新来的省委书记形象实在不佳,头发搭在眼睛上像甫志高。你这是对省委领导的人身攻击嘛!”

    “你……”陈志远指着廖文斌,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了。

    这场面实在不能再继续了,再继续就不是机关了。在这急需救驾的紧要关头,办公室吴主任义不容辞地冲了出来,在走廊里大喊一声:“都不要看了都回去工作,像什么话嘛,看什么看!”然后快步走到陈局长面前,“局长,我要向你汇报工作呢。”很亲切很自然地携局长进了局长室。

    尤奇很听话地龟缩进自己办公室,心情轻松地将那篇奉命之作装订好,又等了一小会,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去了局长室。

    吴主任还偎在陈局长身边。陈局长面色平和多了,只是眼神还很散乱。尤奇蹑步上前,小声说:“陈局长,文章赶出来了。”

    陈局长看都没看他,拍拍桌子:“放在这儿吧。”

    尤奇便把稿子放在桌上,用一本《求是》压住。然后,快步退了出来。

    回到自己椅子上,尤奇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总算初步交差了,如果局长还要改,再说吧。但愿局长不要有这方面的心思。

    尤奇闭目养了一会神,又搬起一本《废都》来看。

    这时廖文斌副局长叼着一支烟进门来了。尤奇十分诧异,因为廖局长很少和他说话,也很少来科里的。尤奇欲打招呼,廖局长把一支烟甩了过来。尤奇慌忙双手接住:“廖局长我不抽烟的呢!”

    廖文斌笑笑:“抽支吧,这烟难得哟!”

    尤奇看看烟蒂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