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 第16章 冷战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他不能在这里蹂躏自己的心情了。

    他是个懦夫,他只能从这里逃出去。

    他回到街头炙热的空气中,闷头闷脑一气乱走,进家门时已是汗流浃背。他剥掉湿漉漉粘乎乎的衣裤,只穿一条短裤头,跑到公用水房,打了桶凉水兜头泼了下去……

    水带着臭汗流走了,烦恼却还赖在自己皮囊里。他躺在床上,为了心里不想事,强迫自己念着: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

    到了半夜,心不静身体也不凉。后来听见谭琴回来了,他赶紧侧向一边,屏气敛息,佯装睡着了。

    谭琴在他身边躺下时,他努力抗拒着那种国际香型香水味的侵袭,把他的脸埋在想象之中叶曼那纯洁温馨的少女的胸脯上。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洗劫了这个星期天,街头折断了不少树枝,暑热骤退,空气清新而凉爽起来。

    雨停之后,尤奇骑着自行车往图书馆而去。骑到半路,见天还阴着,就想,何不去看看莫大明呢?龙头一拐,就上了去郊区的柏油马路。

    莫大明是尤奇师院的同学,也是办文学社的同道,当年和他还有任副社长的刘媚一起,被称为紫藤文学社三剑客。毕业前夕,学校领导曾找莫大明谈话,想要他留校执教,令同学们羡慕不已。可临了那个留校的名额却被市人事局一个副局长的儿子占了去。人事问题上莫大明当然竞争不过人事局,何况人家还是副局长的后代,愤怒一阵子之后只好认命。学校为了安抚他,通过做工作,把他安排在靠近市区的莲塘乡中学,而没有回位于偏僻山区的老家,也算是一种交待。一年里,尤奇和莫大明总有那么三两次来往,不是你来城里坐坐,就是我去郊区看看,互相聊聊,发一通感慨。

    尤奇一进莲塘中学大门,见莫大明正在操场一端的铁丝上晾衣服,就让车子笔直射过去,在莫大明身边嘎然而止。

    莫大明眼一亮,说:“哟,机关干部下乡访贫问苦来了!”

    尤奇说:“不访你我访谁去?呃,还自己动手,就没发展一个?”

    莫大明说:“你这是老鸦笑猪黑,在谭琴谆谆教诲下,你还不是乖乖地三喜(洗)?怎么,今天没爬格子?”

    尤奇摇摇头:“没情绪呵……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不也早不爬了吗?”

    莫大明说:“我哪能跟你比?我是玩票的,文学票友而已,早就从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回归了。而你,是可以有所建树的,应当坚持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

    “谈何容易!”尤奇笑笑,摇摇头。

    莫大明晾完衣服,领着尤奇进了寝室。尤奇瞧一瞧压在桌上玻璃板下那张全家福,问:“嫂子在乡下还好吧?”

    莫大明喜滋滋地:“不在乡下了呢。岳父大人在县城租了两个门面,她在那里做饲料批发生意,孩子也在城里上幼儿园。嘿嘿,这下好,她进了城,我倒还在乡下。”

    尤奇问:“生意好不?赚钱了吧?”

    莫大明说:“看她那越来越瞧不起你的态度,就晓得她发起来了。也好,免去了我的后顾之忧,使我能一心一意地忠诚党的教育事业。”

    尤奇又从桌上看到了当年文学社全体成员的合影,就问:“哎,有刘媚的消息没有?”

    莫大明说:“拐弯抹角地听说,她又调到深圳的一个什么文化馆了吧,还说是离了婚,真能折腾。”

    尤奇噢一声,感慨地:“当年她要不和你吹,可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莫大明说:“你把因果关系搞错了。无论我是否留校,她都会和我吹的。我们不是一类人,当年她愿和我谈,也不知动错了哪根筋。今天这一步,也许正是她所希望的呢。据说她活得挺自在的。最近你怎么样?”

    尤奇想想,说:“很不好,心情恶劣之极。”

    “看得出来,眼角眉梢都是怨。”莫大明瞥瞥他,“你只怕还是老问题,书生气,太认真。”

    “我和周围……简直格格不入。”

    “还没学会随遇而安。我对你太了解了。别人都能,你为什么不能?”

    “我又不是别人。”

    “问题就在这里。其实,人在很多时候,是要把自己当作别人的,不然就和自己过不去。”

    “也许吧……”

    “你要老是这种精神状态,日子还怎么过?”莫大明觑着尤奇,“有句话很有深意,我送给你,你揣摸揣摸吧。”

    “什么话?”

    “叫作:走别人的路,让自已说去吧!”

    尤奇闻言愣了一下。这句由名人名言篡改过来的话确实耐人寻味,它不光是一种自慰自嘲,还透着一股悲凉和无奈。尤奇叹了一口气。

    “别唉声叹气了,跟我打麻将去吧,让你换一换脑筋,约好了的。”莫大明朝墙上的钟瞟了一眼。

    “我不会打。”尤奇说。

    “不会就学嘛,小说都会写,麻将还学不会?不过是一种排列组合嘛。学会了对你写小说也有好处,就算体验一回生活。”

    莫大明拉着尤奇到了隔壁,向三位正等他的牌友作了介绍,就坐下来噼哩叭拉砌起了长城。他们打的两块钱一炮,赌注并不大,莫大明说主要是娱乐,小赌怡情。他让尤奇坐在身后,边打边耐心地教,什么是将,什么是门子,什么叫听牌。

    尤奇就静下心来,认真地学。看着看着,他就慢慢地懂了。莫大明让他上场试几把,他居然连和了几盘。几个人连声说,新手手气好,不得了,不得了呵!

    这一场麻将直打得日光西斜,都还不愿意收手。尤奇要回城里了,告辞要走,莫大明便抽身送他出门。

    “怎么样尤奇,晓得麻将的妙处了吧?它能让你忘记烦恼呢!”莫大明拍拍他的肩。

    “好是好,就是太费时间。”他说。

    “你呀,就是不会换个角度思考,那些让你心烦的时间,还不如让它浪费掉!好,恕不远送,牌友们还等着的。再见!”莫大明冲他挥挥手。

    尤奇骑上车,回头看一眼莫大明,心里一阵怅然。

    就这样,尤奇偶然地学会了麻将。

    一日,尤奇在办公室翻报纸,听小袁说起,昨晚谁谁赢了多少,说好赢了请吃宵夜的,却没有兑现,小器得很,没有牌德。尤奇随口说,我要赢了,决不食言。小袁惊奇得很:“尤作家还会打麻将?”

    尤奇说:“国粹嘛,谁不会?不会开除他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