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第19章 黑夜深处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href="/>

    相比之下,尤奇,你是那么卑俗呢。

    你应该为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念头羞愧。

    你有什么资格苛求她?

    你有什么理由亵渎她对你的一片真情?

    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难道愿意失去她?不!那是不可想象的。他不但要见她,还要向她认错,求她原谅,让他一辈子都能呼吸到她身上的芬芳。他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此时,他真希望她有要求于他,他说过,他会对她负责的──如果她不作他生命中的常青树,他的情感之藤,该往哪里去攀缠呢?

    想着想着,尤奇的眼眶就灼热了。

    天一亮,谭琴就早早起床,梳洗打扮一番,话都没留下一句,匆匆走了。她对尤奇的心理状况一无所知。当然,他对她也一样。

    尤奇起床吃了早点,看看已到上班时间,就给李模阳打了个电话,谎称感冒了要去医院看病,请半天假。

    然后,他夹起自行车直奔流芳宾馆。

    他也不管叶曼是否当班,直接去了她的宿舍。他三步并作两步地窜到她门前,喘息一下,举手就敲。连敲了两次,没有反应。这时隔壁伸出一张睡眼惺忪的女孩脸来:

    “莫敲了好不好,影响别人休息呢,里面又没住人了。”

    尤奇讶然:“怎没住人,叶曼不是……”

    “她昨天下午走了,合同期满解聘了。”

    尤奇惊愣了:“她走了?怎么会呢……她到哪儿去了,你知道吗?”

    女孩摇摇头,问:“你是她什么人?”

    尤奇说:“我是她的朋友。”

    女孩说:“你是她的朋友,她怎么不告诉你?”

    尤奇无言以对,只觉后脑有些麻木。他默默地退出宿舍。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叶曼?他后悔自己与叶曼交往这么久,只顾与她欢愉,居然连她的家庭住址都没问。他想起叶曼说过,守总机的女孩是她朋友,兴许她那儿有叶曼的线索。

    尤奇去了流芳宾馆大堂,用宾馆内部电话拨通了总机:“你好,是肖小芬小姐吗?”

    “是呀,请问您是?”

    尤奇说:“我是叶曼的朋友。”

    “哦,你就是那位国务院同志呵!”

    尤奇说:“别开玩笑,你知道叶曼去哪了吗?”

    “对不起,她没说。”

    尤奇说:“真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我哪里知道呀!”

    尤奇不甘心:“那你知道她家住哪吗?”

    “好像在城西那一块吧,具体在哪我也不清楚。”

    尤奇急了:“你不是她朋友吗?”

    “你不也是?还是男朋友呢!”

    尤奇噎住了:“你……”

    “不过,我虽没去过她家,她家的情况还是晓得一些。她家很困难呢。”

    尤奇急忙问:“怎么个困难法?”

    “她妈有病,长期在家休养,她爸呢又下岗了,靠在街上踩三轮车赚点小菜钱,一家人的生活还主要靠她那点工资呢!”

    尤奇心里一沉,原来是这样。

    “哎,听说你是机关干部,那是个官喽?”

    尤奇说:“我是机关干部,但不是官。”

    “你莫谦虚喽,机关干部都是官,是官就有门路。你不是叶曼朋友么?你帮她一把吧,给她或者她爸爸联系个工作。”

    尤奇想想说:“行,我试试看……不过你也要帮我个忙,给叶曼留个话。你见了她就说我在找她,她要不来电话,我会把全城宾馆找遍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嘻嘻,行,那我叫她等你把所有马路都挖烂了再出来!就这样吧,不能和你聊了,经理晓得了要炒我鱿鱼。拜拜!”

    尤奇骑着自行车回局里,一路上神思恍惚,心情沉重。他没料到叶曼,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身后是一个如此困窘的家庭环境。他搜索枯肠,看有什么关系,能否给叶曼找到什么门路。但遗憾得很,性格内向,不善交际的他参加工作七年,非但没有朋友,熟人都不多,更别论用得上的关系了。这也是谭琴看低他的缘由之一。心爱的女子处境艰难,而他却束手无策,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尤奇在人群里穿行,感到这个城市于他是愈来愈陌生了。进了机关大门,他才想起请过假了的,上午根本不必来。可是不来局里,到哪里去呢?他竟有了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到办公室一看,李模阳不在,尤奇赶忙找出电话薄,翻到宾馆一类,一个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请问,你们那儿有叫叶曼的吗?得问人事部?好,请转人事部……没有叶曼?知道了,谢谢呵。”连打了三家之后,尤奇泄气了。全市的大小宾馆旅社有数百家吧,这么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况且,叶曼不一定这么快就找到了工作,找到了也不一定还干服务员。如果叶曼不再主动找他的话,也许他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尤奇将电话薄甩到一边,颓丧地伏在桌上,双目无神地望着面前那堵白墙,心里空得如挖掉了一块。

    中午,心灰意冷的尤奇丢下饭碗就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已是下午三点,等赶到局里时,已迟到了三十分钟。李模阳的脸色就变得十分严肃了:

    “尤奇呀,进机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严格要求自己嘛。”

    尤奇不以为然:“不就是迟到了一小会么,谁没个头疼脑热的时候?”

    李模阳说:“迟到那样的小事,我才懒得说呢,我是指生活作风上的。”

    尤奇心里一跳,硬起嘴说:“你看见我有生活作风问题了?”

    李模阳说:“我也不是说你已经有生活作风问题了。我是给你提个醒,敲敲警钟。年轻人,以后的路还长,不要在这个问题上跌跟头!你要出了事,我这个当科长的也有责任嘛,你说是不是?”

    尤奇迷惑了,说:“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李模阳说:“我也不是说你已经出事了,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