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第21章 宁静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href="/>

    尤奇慵懒地躺在沙发里,一条腿曲起搁在沙发扶手上,姿态很不雅。他独自一人,当然无所谓,怎么舒服怎么来。除了电视机,所有的家用电器和家具都是新添置的,他不知谭琴哪来那么多钱。他从不过问。也许是谭琴又升任副总的原因,隔三岔五就有人送来新东西,他们的家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旧貌换了新颜。谭琴还使上了大哥大,而且那大哥大变小巧了,小巧了的大哥大就不叫大哥大而叫手机了,尤奇也由此而真切地感受到了时代前进的步伐。

    《莲城新闻》开始播放时,尤奇沏了一杯碧螺春来啜饮。他对茶的感觉很麻木,所有茶到了他口里都是一个味道,他想可能是他的味蕾不够精致,实践又太少的原因。这时他瞟见妻子出现在屏幕上。她跟随在娄卫东和市长的屁股后头,会见一位台湾来的商人。那台商的钱包一定是很鼓的,尤奇想,因为市长和他的随员全都彬彬有礼而又谨小慎微的样子。谭琴很上镜头,看上去端庄、大方,而且年轻,这当然跟她每月坚持做两次美容面膜不无关系。

    音乐门铃悦耳地响了。

    尤奇将电视音量调小,然后去开门。一看是娄卫东的妻子申晓梅,就说:“哟,小申,今天走错门了吧?你是从没到我家来过的。”

    申晓梅进门说:“没来过就不许来么?”

    “哪里哪里,接还接不来呢,请坐请坐。”尤奇忙不迭为她沏茶,又端上一盘水果,笑道,“你是无事不登门吧?”

    申晓梅说:“也没什么事,我来看看卫东是不是在你家。”

    尤奇说:“哎,刚才从电视里看见他陪市长接见台湾老板呢!”

    申晓梅说:“那是上午的事了,又不是现场直播。”

    尤奇拍一下自己嘴巴:“你看我,乡巴佬!”

    申晓梅朝卧室里看看:“小谭也不在家?”

    尤奇说:“她不也跟卫东一样么,他们是拴在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一天到晚在公司里蹦跶。”

    申晓梅说:“谭琴挺能干。”

    尤奇说:“还得感谢卫东给了她机会。”

    “那是应该的,同学嘛,”申晓梅瞟瞟尤奇,欲言又止,眉心微微皱起。

    尤奇便说:“是不是还有别的事?但说无妨。”

    申晓梅想想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心里有些苦闷,本来想和谭琴聊聊的……她如今对卫东比较了解。我觉得卫东他近来变了。”

    尤奇问:“哪方面?”

    申晓梅顿了顿说:“主要是在感情方面。他越来越不常回家了。当然,工作忙是另一回事。可我感觉他在有意回避我。我不怕说丑话,他一个月里都挨不了我两次。只怕是肥水落了别人田。女人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确的,我怀疑他是不是有了情人。我想向谭琴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女人的蛛丝马迹。”

    尤奇笑了,说:“小申,你这就杞人忧天了。老夫老妻,不如过去热烈那是自然现象。我和谭琴还不也一样?卫东这个人我了解,我们相识十多年了,他一直是个老实人,在大学里,跟女同学讲话都脸红呢!他又没前科,你没必要凭臆想猜测他,直觉往往是靠不住的,只能说明你太在乎他了而已。再说,卫东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他正是飞黄腾达的时候,他是聪明人,不会为了拈花惹草而葬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的。”

    申晓梅说:“尤奇你真是书呆子,不懂行情,现在这种事小菜一碟,怎么会影响政治生命?如今的人,胆大得很,什么都要,熊掌和鱼都不放弃,都已经成时髦了,你这个文人难道不晓得?”

    “不是不晓得,但不见得卫东会这样,”尤奇想想,笑道,“我说小申,他万一真这样,你也不必惊慌,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想开些就是。你可以立个标准,只要他喜新不厌旧,只要他还看重这个家并有利于这个家,你就对他宽容一些。”

    申晓梅瞪大眼望着他:“尤奇你是取笑我还是真这么想?要是谭琴有了这种事,你也宽容她?”

    尤奇一怔,敛了笑,竟不知说什么好。

    “怎么样,你也笑不出来了吧?其实我也不是乱猜疑卫东,我是有了证据才说的,”申晓梅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黑色乳罩来,“这是我昨天从公司里找到的。他公司办公室里间有一个床,这东西就塞在他的枕头下。等谭琴回来,请交给她,让辨认辨认,兴许会认出是谁的。”

    尤奇点头答应了她,接过乳罩搭在椅背上,然后送她出门。

    申晓梅告辞时眼神有些异样,很兴奋的放着光,尤奇并没在意。

    尤奇回到屋里,对那条乳罩端详了一会。它像一条黑色的蛇垂在那里。他好奇地拾起它来仔细察看,才发觉它是一个圈套──申晓梅有意留下的圈套──而他竟懵懵懂懂地钻了进去:它是他所熟悉的,它的铝制襻扣用红线加固过。

    尤奇的手仿佛被它咬了一口,一松,乳罩落回到椅背上。他盯着它,一片茫然。乳罩蠕动起来,在椅背上扭动,盘绕,如在跳一种怪异的舞蹈,并且喷吐着黑色的火焰。那火焰灼疼了他的眼睛。于是他把目光移开,无意识地游动。目光触到了玻璃柜里的一只药瓶,那是满满的一瓶利眠宁。他眼皮一跳,赶紧将视线移开。不,他根本没有那种意图,那太荒唐了,不值得。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怎么办?他想起了麻将。他揣了两百元钱在口袋里。

    眼下,要离开这间屋子,忘掉这条乳罩,麻将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了。

    走到门前,尤奇听到楼下有熟悉的轿车轻轻驶来停住的声音,熟悉的告别的声音,接着是熟悉的高跟鞋上楼的声音。他回过头来,盯着那条黑色乳罩:他是将它藏匿了呢,还是让它暴露在这里?

    尤奇拿不定主意。

    谭琴已经在开门了,锁芯转动的声音惊心动魄……

    门开的刹那,尤奇猛地跳开去,紧张地站在一旁。

    谭琴瞥他一眼:“怎么了?惊慌失措的。”

    尤奇不作声。

    谭琴换上拖鞋,发现了椅背上的乳罩:“哎,你替我收起来了?还有条内裤呢?”

    尤奇斜乜着她,紧着喉咙:“这么说,它是你的?”

    “废话,不是我的还是别人的?我晾在楼下铁丝上,特意让紫外线给它消消毒的。”谭琴的口气很随意,这让尤奇心里轻松了一些。

    尤奇思忖片刻,觉得还是说穿了好,就说:“可申晓梅说,这是她从娄卫东办公室的床上捡来的!”

    谭琴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眼睛急遽地眨巴眨巴,厉声道:“神经病!”

    尤奇说:“你说谁神经病?”

    “申晓梅是神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