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第22章 宁静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几乎所有的与会人员都扭过头,将目光对准了尤奇。尤奇脸上灼疼不已,头皮发麻,感到自己千疮百孔了。不,他不能这样任人宰割。他顾不得多想,站了起来,于众目睽睽之下走了出去。并且,重重地甩了一下会议室的门。在这个机关他夹着尾巴做人,老老实实地熬了六年,今天终于做出了一个叛逆的举动!

    尤奇急极败坏地回到自己办公桌前。是小袁还是李模阳打了小报告,把自己关于马和草的议论汇报上去了?追究这个已毫无意义。周围的一切,包括这堵墙,仿佛都对他充满了敌意。他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

    尤奇掏出笔和纸,不暇思索地写下:关于申请停薪留职的报告。

    做出这样的选择,当然是要说明原因的,可这原因又是不能搬上桌面的。尤奇胡思乱想了一会,干脆很简单地写了一句话:我进机关六年,工作成绩平平,因性格原因,自觉不能适应机关工作,特申请停薪留职。

    刚旋上笔帽,散会了,李模阳回到了办公室。尤奇一声不响地将报告往他手中一递。

    李模阳瞟一眼报告,皱起眉道:“尤奇,你是不是已找到赚钱的门路?”

    尤奇闷声道:“没有。”

    李模阳说:“那你可别一时冲动!”

    尤奇说:“我早就想这样做了。”

    李模阳说:“咳,年轻人真是经不得事,批评几句算什么?哪个不是在批评中成长起来的?”

    尤奇说:“麻烦你给我交给局党组。”

    李模阳说:“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要交也要待我先作了汇报再说。不然,说我没掌握好你的思想状况,让我处于尴尬位置上。”

    尤奇夺过报告:“那我自己交。我还管你尴尬不尴尬?!”

    李模阳又将报告拿过去:“好好,我替你交。不过我告诉你,停薪留职的不是你一人,前几天局里有了新政策,凡停薪留职的,每月还要交一百元管理费。”

    尤奇说:“我交。”

    李模阳说:“还有,只准留职一年,一年以后自己另找单位调走,否则就把你的档案转到人才交流中心去。总之一年之后,你不能回局里来了。”

    尤奇说:“你以为我还想回来吗?”

    李模阳说:“我看你还是考虑周全一点,至少要跟谭琴商量一下吧?”

    尤奇瞪圆了眼:“你交还是不交?”

    “好好,我这就交给局长去。”李模阳摇摇头,捏着报告出门去了。

    李模阳一走,尤奇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居然,他炒了这个局的鱿鱼了,他不要它了,这是多么愉快的事!报告批不批,都无关紧要,他反正不在这儿呆了。他将办公桌抽屉全部拉开,找来一个塑料袋,将自己的东西捡进去。

    尤奇提着塑料袋穿过走廊时,有几个人神情暧昧地看着他。本想打个招呼,说声再见,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可怜可怜他们吧,他想,他们还要在这儿苦熬下去呢。

    就这样,尤奇轻而易举地走出了这幢吞噬了他六年时光的楼房。

    穿过大铁门时,廖副局长在后面喊:“尤奇你等一下。”

    尤奇本不想等,一想六年都过了,就等一下吧。尤奇就停下来等了。等了几秒种廖副局长就到了跟前。

    廖副局长说:“尤奇你怎么要采取这种断然措施呀,是不是对谁不满?”

    尤奇说:“不是不满,是厌恶。”

    廖副局长循循善诱地说:“那你厌恶谁呢?”

    尤奇望着那张伪劣的笑脸,一字一顿地说:“我、厌、恶、自、己,不行吗?!”

    尤奇不再理他,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对身后那幢灰色大楼,他再也不想多看一眼。

    午饭都没吃,尤奇搭上了去浮山县樟树铺乡的中巴车,回乡下的家。中巴车没什么规矩,乘客招手就停,随时可下,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六十多公里路程,颠簸了三个多小时才到。下了车,尤奇又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尤家湾。站在村口,望见自家那幢黑黢黢的老木屋时,太阳快要落山了。

    尤奇已经决定,去沿海开放城市闯一闯。走之前,回来看看母亲。停薪留职和外出的事,他都不会说,因为肯定会招致家人的反对和担心。

    尤奇走进屋门前的禾场,只见几只鸡在刨食,阶基上堆着刚挖回来的新鲜红薯,屋里屋外静悄悄的,弥漫着农家特有的安详气氛。他叫了一声妈,不见回应,菜园里倒传来喀嚓一声响。侧身一看,母亲正在菜园里,举着锄头挖土呢。

    尤奇连忙跑进菜园:“妈!”

    母亲瞥见他,笑得皱纹一挤:“尤奇回来了。”

    尤奇夺下母亲手中的锄头:“妈,你还自己挖土呵,这种体力活让哥他们干嘛。”

    母亲蹲下身子,拣着土里的草屑:“我还挖得动,你哥他们也忙。这块地方想挖出来种点萝卜。你怎么有空回来?”

    “噢,正好有点空,回来看看你。”尤奇脱了鞋,赤脚踩在土里,往手心吐口痰,举起锄头猛地挖了下去。泥土的清香沁人心脾,儿时乡村生活的全部感觉又都回到了他的身上。

    “谭琴还好吧?”母亲问。

    “她好着咧。”一些泥沙落进尤奇头发里,他拍了拍,感到很亲切。

    “她……还没有?”母亲小心翼翼地看看儿子。

    尤奇说:“妈,你就别操这个心了,这是自然的事,该有时就会有了。”

    “早该有了的呐,”母亲咕嘟一句也就不再多说了,抓住尤奇手里的锄头,“别挖了,歇着吧,乡下总有干不完的活的。”

    尤奇就扛起锄头,跟着母亲出了菜园,回到堂屋里。母亲给他沏了茶,抓了一碟炒花生。他就坐在堂屋门口,望着田园景色,呷着茶,回味着少年时的生活场景。

    西山的阴影从屋后漫过来。嫂子背一个牵一个,带着两个侄女回来了。尤奇忙从包里掏出两袋果冻。两个侄女高兴得直往他身上爬,叔叔叔叔叫个不停。大侄女小燕上小学二年级了,话特别多,扯着尤奇的耳朵说:“叔叔叔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长大了我也要当干部!”

    尤奇捏捏她的脸:“为什么呀?”

    小燕说:“爸爸说,像叔叔一样,上了大学,当了干部,就是城里人了,就有好日子过!”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