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第24章 最后的晚餐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尤奇十分诧异:“到南珠干什么?”

    “写电视本子呀!噢,这事没来得及跟你细说。”

    刘媚这才把来龙去脉跟尤奇叙述了一遍。

    原来,一个月前,欧总带一帮人去南珠考察房地产市场,刘媚也跟去了。南珠位于北部湾,是个半岛,有红树林,还有银色沙滩,风景十分迷人。刘媚原本是去观光的,不想在酒桌上与该市的伍副市长混熟了。伍副市长热情地邀请她去南珠写作,住海边别墅,食宿费用全由他负责。刘媚就提出,南珠的改革开放形势不错,值得拍一部十集电视片来反映反映。伍副市长觉得这主意不错,就说好呀,这电视片就由你来做,我给你准备资料!两人一拍即合,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尤奇这才知道,深圳并不是他此行的终点。

    “写本子的事,还是要你多费心呢,你晓得,我是写诗的,这方面不如你在行,”刘媚显出少见的谦虚,说,“报酬嘛,不会亏待你的。这个片子做好了,有了名气,你还怕找不到好工作?”

    “好,我尽力而为。”尤奇慎重其事地点点头。

    夜里,尤奇躺在书房的钢丝床上,四肢瘫软,非常疲倦,但很久没有睡着。昨日还在莲城,今天就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了,人生真是变幻莫测呵。

    快入睡时,他又模模糊糊地想:这就是寄人篱下吧?

    尤奇是头一次坐飞机。

    这是一架只有六七十个座位的小飞机,尤奇没注意它的机型,也没在意航班号。他捏着登机牌一步不离地跟在刘媚身后,尽量不让自已显出生疏与好奇的神色。他有点紧张,空中小姐的美丽笑容也没让这种紧张得到缓解,系安全带时,他竟想到了命悬一线这个词。飞机升空了,他感到身体被拔了起来,头一阵晕眩,心怦怦直跳,宛如要从胸膛里蹦将出来。他强自镇定,侧脸瞟瞟刘媚,只见她一副神态自如的样子,就暗暗说了自已一句:你真是个乡巴佬,还不如一个女流之辈呢。

    飞机穿破了云层,进入平稳飞行状态。尤奇平静下来,往舷窗外望去,只见厚厚的棉絮般的云彩一望无际地铺展在机翼下,上面是湛蓝深邃的天空,无比的高远,景象煞是壮观。但是,尤奇心里发虚,那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布满了他的全身。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悬空感一直都跟随着他,挥之不去。

    从深圳到北部湾畔的南珠市,飞行距离很短,不到一小时就到了。降落前遇到了一片积雨云,飞机剧烈地颠簸了一阵,尤奇自然又是一阵惊慌,连刘媚也白了脸。但终归是有惊无险,黄昏时分,飞机平安地落了地。随着飞机轮胎与地面的一阵摩擦,尤奇把一口长气吁了出来。

    尤奇紧随刘媚出了出站口。刘媚四处张望,寻找接站的人。许多人举着各种各样的小纸牌,上面写着客人的名字。尤奇一块一块地搜索过去,也没看到哪块牌子上有刘媚的大名。乘客们陆陆续续走光了,只剩下了他们俩。

    “怎么回事?”刘媚嘀咕着,脸上出现了生气的表情。她掏出一张磁卡,****身边的磁卡电话里。

    “喂,伍市长吗?您好,我到了。嗯,在机场呐……不,还有我一位男同学。我想尽快把本子弄出来……什么?市委常委还没研究?那你还催得那么急?我还以为……登机前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有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你把我们扔在这儿不管了?……好,我等着,见面再说。”

    尤奇忍不住问:“怎么回事?”

    刘媚眉头蹙起,显然不想多说,挥挥手道:“等着吧,他叫王秘书马上来接我们。”

    过了大约四十分钟,一个夹着皮包的小个子男人晃着一张酱色的脸过来了,远远地伸出一只手:“刘小姐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刘媚鼻子里哼了一声,伸出手象征性地握了握,把尤奇介绍给他。王秘书殷勤地接过刘媚手中的袋子,带他们出了候机楼,上了一辆小轿车。无论是王秘书的广式普通话还是他那紫外线光顾过多的面庞,都让尤奇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地方特色。

    夜色已经降临,带着海腥味的风扑进车里来,一棵棵的树影从窗外一掠而过。刘媚对这样的接待显然不满,一路上一言不发。小车减速进城,转过几条小街,驶进一个灯火通明的处所。尤奇往大门上方一看,红色霓虹灯眨动着“迎宾馆”三个大字。

    王秘书到总服务台作了登记,开了两间房,然后送他们去房间。刘媚住306,尤奇住隔壁,308。放下行李,尤奇也无心收拾,觉得此行有点不对劲,仿佛人还悬在空中没下来,就去了刘媚房间。

    刘媚正询问王秘书:“伍市长呢?”

    王秘书笑得牙齿一白:“哦,伍市长夜里还有个会,特地嘱咐我好好安排刘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是吗?”刘媚的鼻音开始重起来,想想又说,“他不是说好来见我的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王秘书有些困窘了,搓搓手说,“伍市长没说。这样吧,既来之,则安之,一路辛苦,刘小姐你们早点休息吧!”

    王秘书一边勉强地微笑着点头一边退出门外。

    王秘书一走,刘媚就忿忿地掏出通讯本,拨打伍副市长的手机。她将话筒紧贴耳朵,两眼盯着墙壁一眨不眨,脸部板起。

    尤奇坐在床上,默默地凝视着她,心里忽然想,一个单身女子,也真不容易呵。

    半天不见刘媚说话,后来她将话筒重重地搁上了。

    “怎么了?”尤奇小心地问。

    “不是东西,他关机了!他躲着我们!”刘媚将手中的圆珠笔甩到桌子上。

    尤奇想想说:“也许有他的难处,这么大的事,他一个副市长做不了主。”

    刘媚说:“做不了主就别乱做主嘛!”

    尤奇说:“也许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来了!”

    “说说?”刘媚眉毛一挑,“他还寄了好多资料给我,电话催了又催,比我还热心呢!”

    “那,这是怎么回事?”

    尤奇让刘媚把前因后果又细说了一遍。

    古人云,旁观者清。尤奇稍作揣摸,就看出了眉目,微微一笑道:“刘媚,这个伍副市长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刘媚说:“是吗?”

    尤奇说:“他不是在酒席上频频给你夹菜,几乎只和你说话么?那是他只对你感兴趣。他说他也写过什么科普小品,那是跟你套近乎。”

    刘媚又说:“是吗?”眼神却一点也不感惊奇。

    尤奇说:“你要不是个单身女子,人又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还会写诗,他会这么热情?要换了我坐在他身边,他瞧都不会瞧我一眼。”

    “是吗?”刘媚的鼻音轻了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