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 第26章 悬浮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好呀,有气魄!”陈书记手在膝盖上一拍,“这样吧,你出具一份出资认证书,刘小姐你们就马上可以开始工作。我让秘书通知有关负责人,来开个简短的协调会。”

    冯总立即到街上打印出资认证书去了。

    尤奇算是开了眼界,60万这么一个巨大的数字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从冯总嘴里溜了出来,好像那只是一个数字,不是钱似的。刘媚兴奋得两颊绯红,话也愈发多了,一边不停地陪陈书记说话,一边不时地瞟尤奇一眼。那炫示的意味是显而易见的。

    不一会,宣传部长、文化局长等一干人陆续来到,寒暄一阵后,就到小会议室正儿巴经地开了个协调会。所谓协调,也就是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回事,采访时提供用车和接洽方面的帮助。最具体的一件事,是由文化局确定了一个联络人。

    中午,陈书记在宴宾楼宴请所有与会人员。互相敬酒,觥筹交错,交谈甚欢。刘媚如鱼得水,嘴巴一刻也不停地说着话。自然,少不了要提到她的诗以及她所认识的文艺界名人。尤奇不善饮酒,话也不多,时不时应付几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只是一个打工者,他的老板是刘媚,他不可喧宾夺主。更何况,他几乎没有说话的**。起初,他的注意力都在那些莲城难得见到的海鲜上,每一样,他都要细细地尝一尝。什么香螺,什么鲍鱼,什么石斑,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尝所未尝。后来,他的味觉开始消褪,听觉也开始朦胧。密集的话语在他四周堆集,像是一些不停地膨胀着的泡沫,将他抬升的同时,也将他淹没了。他悬浮在那泡沫堆里,茫然不知所措。

    午宴过后,回房间时,尤奇忍不住在刘媚身旁说:“这个冯总,也真够大方,60万,张口就给了!”

    “他很聪明呢,”刘媚随口说,“他有什么大方不大方的,反正是总公司掏钱,也就是欧总掏钱,又不要他自己掏。他也掏不出这么多。他这是一箭双雕。他想要市中心的几块好地,市里一直不给,这样一来,市政府只怕得考虑考虑了吧?他也晓得我和欧总关系好,为我解难,也就是替欧总分忧,欧总能不觉得他贴心贴肺,办事有方?”

    尤奇这才明白其中的奥妙。在佩服年纪轻轻的冯总的精明的同时,也觉出刘媚有几分可爱:在要炫悦于人的时候,她是那样直率,一点也不隐讳自己的。

    刻好了摄制组的印章,在银行立了账户,又为自己和尤奇各印了一盒名片之后,刘媚就回深圳去了。她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找欧总的几个副手攻关,落实深珠公司作出的承诺。欧总当然是没问题的,电话里头就答应了,可是他也不便出面多说话,这就需要刘媚把工作做到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60万元不到账,摄制组就无法运作。

    刘媚走后,尤奇就开始了搜集资料和采访的工作,每天都往市委市府跑。但是,几天下来,除收集了一大堆材料,听了一大堆套话之外,实际的收获并不多。正如冯总所介绍,南珠这几年的成就,说来说去都离不开炒地皮。可是,这么一点点事,怎么好写成一个十集的电视片呢?尤奇特地给刘媚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忧虑。刘媚倒不在意,说文章都是做出来的,她相信他的才气。她要他不要着急,慢慢采访,慢慢构思,待她回南珠时,一起搭个架子,把脉络理清之后,本子就容易写了的。

    这天尤奇没有出去,在房间里看了一整天资料,把自己弄得头昏眼花。晚饭后,他出了迎宾馆,踏着榕树下的人行道,漫无目的地游走。

    凉爽的晚风迎面吹来,弄乱了他的头发,也让他脑子清醒了许多。平心而论,南珠是个很有特色的小城市,空气洁净,四季花香,市场里堆满了来自北部湾渔场的海鲜,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地方。可是,假如能在这儿的机关谋到一职,他会有归宿感么?只怕没有。地域不同,机关都是一样的。他不适应任何的机关。那他适应什么呢?不知道。他要知道就好了,就不会像浮萍一样飘浮不定了。

    寂寞突如其来地笼罩了他,四周的景物十分陌生。他像在梦里一样,只是依稀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的脚机械地运动。他不知脚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尤奇越过十字路口,走上北部湾大道。天空开阔了许多,湛蓝的天幕上残留着一小片晚霞。在莲城时,他也常在街上踽踽独行,他是到哪里也摆脱不了寂寞和孤独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啊。可是在莲城独行时,他至少可以抱着一种希望,一种可能,那就是可能遇上叶曼。而在这里,是绝无这种可能的了。

    站在街头,视若无睹地望着五颜六色的行人,尤奇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前面飘然而过。

    尤奇怦然心跳,眼睛一下就直了:那活泼的身姿,那玲珑的面庞,那清秀的丹凤眼,不是叶曼是谁呢?难道叶曼也到南珠来了?

    尤奇喉咙发紧,太阳穴上像有把小锤子在敲。

    他立即尾随在那个婀娜的身影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不敢贸然叫她,想绕到她正面,再仔细端详她的脸证实一下。那小小的圆圆的在裙子里扭动着的臀部好像是他所熟悉的,而那裙裾下健壮的小腿,似乎也是他珍爱地抚摸过的呵!

    他加快了步伐,以缩短和她的距离。

    而她似乎觉察到了他的意图,直往人群密集的地方插。

    那个身影就变得忽隐忽现起来了。

    尤奇只好在人群中穿来穿去。

    不管他如何努力,也没有能够从正面见到那个女子的脸。

    尤奇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也许看花了眼吧?心中一犹豫,与那女子的距离就加大了。等追到市中心的珍珠广场,那个身影在人群中一闪,就再也找不见了。

    也许,根本就不曾有似曾相识的身影,那只是他的幻觉吧?

    尤奇站在广场中央发着呆。人们像一尾尾快乐的鱼在他四周游来游去,而他就如一座亘古不移的礁石。他真的觉得自己像是石化了。

    呆了很久,他才转过身来,凝望着彩色喷泉中心那座巨大的珍珠雕塑。那颗硕大的不锈钢做的珍珠,夹在半开的蚌壳中间,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沙子钻进贝壳之后,蚌无法把它清洗出去,只好分泌出珍珠质将它包裹起来。珍珠,你这世人珍爱的宝贝,不过是一种痛苦的结晶呵!

    华灯初上,满城生辉,霓虹灯四处炫耀自己的颜色。尤奇踏着自己的影子,脚步迟缓地往回走。不一会,他就被榕树的阴影覆盖了。

    走到迎宾馆门口,一辆豪华面包车在他身旁嘎然而止。冯总跳下车来,叫道:

    “尤作家,到处找你找不到!还以为你被小姐抢走了呢!见你这几天辛苦了,陈书记特地请你去卡拉ok,快上车吧!”

    尤奇就遵命上了车。陈书记果然也在车上,尤奇忙与他握了握手,说了声谢谢。车上还坐着几个漂亮女士,都不认识,尤奇也就没打招呼。

    到了南珠娱乐城,进了一个豪华包厢,陈书记就主动地唱了一首,说是抛砖引玉。他抛的确实是块砖头,一首歌没有一句是唱准了的,听得尤奇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尤奇不禁想,能将每一句都唱错,也是一种本事呢。陈书记唱毕,众人都叫好,还说有蒋大为的味道。大家又要听尤奇唱。尤奇没有一点情绪,出于礼貌,勉为其难地唱了一道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高音区没唱上去,但还是获得了大家赞赏,冯总还以行家的口吻说他是帕瓦罗蒂第二。唱完之后,尤奇就再也不肯唱第二首了。被一位女士请到外面小舞池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