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 第29章 夜总会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种三轮车类似三轮摩托车,车厢设在右侧,车蓬很高,没有间壁,乘客与驾车人处于平行位置,即可随意欣赏街景,又能与驾车人交谈。当地人把这种人力车叫作“柔姿的”,尤奇曾几次向车夫打听,却都不知这名字源出何处。

    夜幕已经降临,海风从北部湾柔柔地吹来,穿过树林后,羼杂了浓郁的花香,清清爽爽地拂到尤奇脸上,令他心旷神怡。他贪婪地呼吸着芬芳的空气,恍惚中觉得丁小颖刚从面前走过。就如过去与叶曼幽会一样,他被丁小颖弄得心旌摇晃,魂魄出窍了,那种恋爱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

    望着街道两侧那些诡谲多变的霓虹灯,尤奇不由得想起,她初次见他时的惊愕,偷窥他时目光不期而遇的慌乱。那种慌乱是很有内容的,虽然很短暂,只在一两秒钟之间,可还是被他捕捉到了。她为何慌乱?他明明不认识她,她为何又说见过他?他猜不透。莫非,她那时的慌乱和今日的约请之间,有某种内在联系?

    半岛夜总会的霓虹灯招牌徐徐移近了。

    尤奇刚下三轮车,就看见丁小颖站在一棵笔直的槟榔树下向他招手。修长的槟榔树和苗条的她似乎形成了一种对应关系。他急忙跑过去,握住她伸过来的温软的小手,心颤颤地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也刚来,”丁小颖冲他粲然一笑,“咱们进去吧。”

    尤奇随她进了舞厅,找了张空桌坐下。她招招手,让侍应生上了两个果盘,两杯菊花茶。

    灯光很弱,他们品着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尤奇不时窥看她那映照在朦胧光线之中愈显神秘动人的面庞。聊了半天,尤奇也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

    他早已是神不守舍。

    丁小颖忽然看定他,用纯粹的莲城话说:“晓得么,我们是校友呢!”

    尤奇两眼一亮:“你也是莲城师院毕业的?”

    “是呀,只不过比你低四届,你毕业之后,我才考进去。”丁小颖眼眸晶晶发亮,好像还想就这话题说下去,抿抿嘴,却又不说了,扭头看着舞池,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支慢四舞曲悄悄曳出,舒缓地在舞厅里弥漫开来。对对舞伴走向舞池。尤奇问:“怎么没乐队?”

    “这是情调舞厅,没乐队的。”她说。

    “哦……莲城好像还没这种舞厅。”他说。

    “也有了。上星期我回去过。”

    她的声音刚落,四周的壁灯逐一熄灭,只剩下玻璃地砖下一圈小灯在闪动。她的面庞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但尤奇清楚地看见她的手朝他扬了起来,说:“我们跳舞吧。”

    他机械地握住她的手。跳这种舞,显然是不需要什么绅士风度的,他对此没有思想准备,心跳得厉害。他被她带入舞池后,竟然四肢僵硬,不知舞步该怎么走了。

    她仰起脸看他,晦暗之中,她的双眸闪出清澈而关切的光泽:“你文章写得那么好,难道不会跳舞?”

    尤奇有点口吃:“我,我会跳……可我,我是头一回进这种舞厅。”

    他感到她无声地笑了一下。

    她把左手轻轻抚在他肩上,说:“你全身放松,这种舞不要任何花步,跟着感觉走就是。”

    尤奇闻言心头又是一颤:这语言,这口吻,与他当初教叶曼跳舞何其相似!他愈发紧张,手心都出了汗。他只好由她带着他,在黑暗中慢慢游走。她头发的芬芳气息不时透入他的鼻腔,令他有些晕眩。

    “对,就这样走,人就像浮在音乐里一样,两人要和谐、融洽……”她低声指点着,又说,“这种舞,最适合情侣们跳,情调舞其实是情人舞。”

    这句话像是在暗示,尽管她说得很自然。尤奇刚刚松弛一些的心又紧张起来。他对自己很不满意,他不知道自己恐惧什么。

    这时地下的小灯也熄了,他感到跌入了黑暗的深渊中。他一点也看不见她,只能用手感觉。他的心高高悬了起来,漫过头顶的音乐令他窒息。舞厅的门偶尔打开一下,闪过来的光线使他瞥见周围的舞伴都已搂抱在一起。

    尤奇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突兀地问黑暗中的她:“你……你怕吗?”

    她愣了一下,反问道:“跳舞有什么好怕的?”

    他的脸一阵烧,他猜测,她恐怕已洞悉他紧张心情的复杂内涵。

    他默不作声,一时竟沮丧极了。

    好容易跳完这一曲,回到桌边,他的情绪仍未好转。她用牙签戳了一片梨,殷勤地递给他。他默默地咀嚼,竟不知那梨片是什么滋味。

    她盯着他问:“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得罪你了?”

    他摇摇头:“不不,我容易走神……”

    她笑道:“那是我这个舞伴太没有吸引力了。不过,我发现你这人,思想负担太重,太拘谨,放不开,没必要。我请你跳舞,是让你来轻松轻松的。你不轻松,那就是我的失职。”

    他忙说:“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一定争取轻松下来!”

    说完之后,他发现自己真的慢慢放松下来了。

    舞曲再次响起时,他就主动地邀她下了舞池。灯光熄灭了,他和她合着节拍在音乐之流里游动,宛若两尾小鱼。她的脸离他很近,她的气息直接吹到他脸上来。**潮水般从他心头涨起,渐渐地充满了全身,使他的身体不安地扭动。他气喘吁吁地抵抗着**的进攻,抵抗的结果,是他的手不由自主地痉挛了。

    这时,她轻声说:“你放松一些。”她的话体贴而亲切。接着,她轻轻捏捏他的手,并且把她灼热的面孔贴在他的胸脯上,梦幻般地说:“你……就把我当作叶曼吧。”

    尤奇眼里发热,一股感激之情从心底喷涌而出。依偎在他胸前的她仿佛真的幻化为了叶曼,她的熟悉的体香冲晕了他的头。他感到自己飘起来了,他悬浮在空中,没有着落。他总得要抓住点什么东西才行。于是他就不再控制自己了,蓦地将她拥入怀中,死死抱定……过了一阵,就埋下头,狂吻她的脸,在那张滚烫的脸的各个部位都留下了涎水。然后他就让自己的嘴和她的嘴胶着在一起。

    他们一边吻一边挪动脚步。尤奇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他们不再说话,因为语言已完全多余。他们吻完了后来所有的舞曲。

    后来,他们在夜深人静的街头告别。在灯光下,尤奇有点不安,说:“我希望,今天晚上我没有冒犯你……”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她说,“我谢谢你。”

    毫无疑问,他在南珠的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

    他渴望着与丁小颖再次见面。

    他冥冥地等待着。他想丁小颖会抽时间来迎宾馆看他的,她若想来,很容易找到借口。而他若贸然去找她,是不妥当的。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