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 第31章 被人遗弃的汽球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然后尤奇就开始写电视脚本。正如刘媚所说,这种本子确实不难,无非是解说词加画面提示,脉络理清,构思确定之后,就可一路滔滔地往下写了。

    这日他只花了大半天时间,就写完了一集。不想再写了,把笔一掷,倒在床上躺成个大字,望着天花板发呆。电话铃响了,他心里一喜,心想可能是丁小颖打来的,她也该回来了。一接听,却是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先生,您一个人吗?”

    “是呵!”尤奇毫无防备。

    “那我到您房间来。”

    他一怔:“有事吗?”

    “没什么事,陪你玩玩呵!”

    尤奇心里一麻,顿感毛骨悚然,知道遇到“鸡”了,恐惧得手心发凉,急促地叫道:“别,别,你别来!”

    “先生,你别怕嘛,只是玩玩,我又不吃了你,嘻嘻!”

    他厉声叫道:“请你自重点,你不怕丑,我还怕染上艾滋病呢!”

    尤奇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那肉麻的声调里有些成份居然与丁小颖有些相似,这一点特别令他恼怒。转眼一想,又觉处置方法不妥,把“鸡”惹恼了,找上门来怎么办?到时候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尤奇慌忙穿上衣服,带上门,走出迎宾馆。

    太阳已经落向内陆一侧,季节虽已是冬天,阳光落到皮肤上,仍有**辣之感。他沿着街旁的榕荫漫无目的地游逛了一阵,慌乱的心才平静下来。

    榕树下的风非常清爽,富于高含量负氧离子的空气清新怡人。但这并不能使尤奇心情开朗,他郁郁地想念起丁小颖来。

    一辆的士在他身旁悄然停下,他没有在意。当瞥见丁小颖从车内出来,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时,他一时呆住,不知说什么好。

    “尤老师,在寻找什么呢?”她说。

    “在找我自己,我自己不见了。”尤奇努力使舌头灵活起来,但话里免不了带点怨气,“你不是陪你的王总去越南了吗?我以为你一去不复返了呢。”

    “去了,又回来了,生意做得很顺。”

    丁小颖自然大方地挽起他的左臂,将他带到榕树下的一个露天咖啡茶座。她的这个小小的亲昵动作,使他的怨气不知不觉消散了。

    他们呷着咖啡,很久没有说话。尤奇相信他们在酝酿情绪和话题。他的目光不时贪恋地掠过她精致秀美的面颊,感到那叫作审美愉悦的东西羽毛一样轻轻撩拨着他的心。

    但是他的脸,却保持着一份适度的矜持。

    “我们应当好好谈一谈了。”他说。

    “谈什么呢?”她的语调似乎迷惘,眼神的清亮却显示她心明如镜。

    “谈对我们都很重要的事情。”尤奇说。

    “我们?”

    “对,我们。”他加重语气。

    “我们之间有很重要的事吗?”

    “当然有,譬如说未来。”

    “未来?”她故作惊奇地瞪着他,“你是不是说,未来你有可能要娶我?”

    “如果能走到一起的话,那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发生!”他大声说。

    “瞧你那一脸豁出去了的样子!”她指着他,笑了,但笑得勉强,眼里有薄薄的泪光,“就凭跳了一次舞,亲了几回嘴,就动了娶人的心?你别为难自己了,难道你没有想过,我跟别人也会这样?”

    尤奇心中一悸,回避了这个话题:“可我是一片真情可对天。”

    “你也太容易动真情了,也许跟你是个文人有关吧。其实,你对我一点也不了解,”她眯起眼,似乎在眺望迷茫的远方,摇摇头说,“你别满脑子浪漫幻想,我们之间不会有未来的。”

    “你不要匆忙下结论,我也不需要你马上作答,我只是不想失去那种可能。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尤奇凝视着她的眼眸,“可你要对自己的未来有个基本的打算,你和王志……”

    她打断他的话:“请不要侵犯我的**!”

    尤奇缄默了,她的话像是不打自招,这令他心里不是滋味。

    过了片刻,尤奇轻声道:“我是为你好,我知道王志这个人,很随便的……”

    她说:“我比你更了解他,作为老板,他不比别的人更好,也不比别的人更坏。”

    尤奇说:“难道你甘心永远扮演你现在的角色?”

    她忽然瞪着他:“你过去诗写得那么好,为什么放弃了?你在莲城有铁饭碗,还可以搞业余创作,为什么也要到沿海城市来搞电视片,写这种赚钱的‘广告文学’,是你心甘情愿的吗?”

    尤奇摇摇头,同时诧异得很,过去他是写过诗,不过那是大学时代的事,后来就改写小说了。他问:“你怎么晓得我过去写诗?”

    她两眼急剧地眨了眨,才说:“听王总说的。”

    他还是难以释疑,王志不大可能晓得他的过去的。但他懒得管它了,喝了一口甜中带苦的咖啡,目光闪闪地看着她,真诚地说:

    “其实我跟你说这些,都是为你好。当然,从本质上来说,也有我自私的目的,想为我的情感之鸟,找一棵可以栖息的树……老实讲,这一段我仿佛灵魂出窍了,我飘在空中,上不巴天,下不着地。找不到你,我好像被人遗弃了一样……”

    她用细密的白齿轻轻咬着嘴唇,双眸灼灼,很满足地微笑道:“看来,你真把我当作你的叶曼了呢!”

    尤奇沉默少顷,说:“想听我说说叶曼吗?”

    “只要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她说。

    “我一直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今天总算找到你了。”

    尤奇冲她笑笑,稍稍回忆了一下,就用低沉的语调,缓慢地叙述起来。从如何与叶曼结识开始,讲到他们如何交往,如何分手,直到最后,他如何再也找不见她。讲着讲着尤奇就动了情,一粒泪珠不知不觉从眼角滑了出来。他赶快以一个抓痒的动作为掩饰,把它揩掉了。

    丁小颖看来也受了感动,眼睛有一点发红,半晌才说:“这样的结局,真令人遗憾……这么说来,你和妻子实际上已经分手了?”

    尤奇一愣,这才发觉,附带把自己和妻子的关系也说出来了,违反了对谭琴的承诺。他内心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