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 第34章 曾经丁小颖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href="/>

    “你想去珠海,让我给谭晶打个招呼?”冰雪聪明的谭琴一下就听出了他的本意。

    “我想,先要有个落脚的地方。我不会麻烦她很久的,我……”

    谭琴打断他:“你也别要那个面子了,姐夫请小姨子帮帮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的电视片写完了?拿到报酬没有?”

    “刘媚给了一半,另一半开拍时再给。”

    “拿到一半就好。你也别天真了,会不会开拍,很难说呢。你对刘媚还不了解?”谭琴说。

    尤奇对谭琴的判断将信将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刘媚总不会半途而废吧?

    直到后来,尤奇才晓得谭琴的眼光是何等敏锐和准确,才晓得刘媚要的就是半途而废。

    刘媚飞回深圳的第二天,尤奇搭上了去珠海的长途班车。

    班车驶出南珠城区时,尤奇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逃亡又开始了。

    谭晶比谭琴小两岁,也是从莲城师院中文系毕业的。谭晶人小心野,从来就没有当老师的打算,毕业后分配到市一中,都没有去报到,就跑到珠海一个同学那里玩去了。玩来玩去觉得珠海很不错,就找了个临时的事做,留了下来。经过一年时间的不断跳槽之后,她终于调进市审计局当了公务员,稳定了下来,并且还有了一套两居室的住房。

    谭晶个头比谭琴矮,容貌也不如姐姐,但性格开朗,大大咧咧的,心里不像谭琴那样复杂,所以,尤奇和小姨子一直相处得很好。前年,谭晶把姐姐姐夫邀来珠海过春节,三个人又是爬石景山,又是去珍珠公园坐过山车,又是到澳门作一日游,玩了个痛快。

    四年前尤奇还被广州一家杂志请来珠海开过一次笔会,所以,这是他第三度来珠海。应当说,他对珠海是比较熟悉的了。

    在汽车总站下了车,尤奇在路旁电话亭给谭晶打了电话,然后打的去靠近板樟山隧道的住宅小区。下车一看,谭晶已经在楼下候着他了。

    谭晶一把接过尤奇手中的旅行袋,圆圆的眼睛快活地闪着:“姐夫,你怎么也开了窍,也想到要下海了?”

    尤奇笑笑:“怎么,不欢迎吗?”

    “欢迎欢迎,下海不分先后,”谭晶领着尤奇往三楼爬,“姐姐来过电话后,我就把你的铺开好了呢!”

    “住你这儿?”尤奇脚步迟疑了,“方便吗?”

    谭晶说:“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是我姐夫啊!”

    尤奇不知说什么好,他有一种冒牌的感觉。实质上,你已经不是人家的姐夫了,还要顶着姐夫的名来打扰人家,还让人家帮你找工作,是不是有点无耻无羞呵?尤奇惴惴不安。

    进门之后,尤奇敏锐地发现鞋架上有一双男式皮鞋,就说:“谭晶,你不是一个人住吧?”

    “真是一个人住,我也不敢让你来住呢,总要避避嫌呀,”谭晶胖乎乎的脸上浮起一团红晕,“我和秦大川住在一起,我的男朋友,他是公安局的侦察员。”

    “这样更不合适了,我插在你们中间像什么话?”尤奇站在客厅里,畏畏缩缩的。

    “怎么不像话?我们住一间,你住一间,刚好呀!姐夫,你怎么变得生分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你自己把东西收拾收拾,先休息一会吧!”

    谭晶将旅行袋放进给他准备的房间,就到厨房忙去了。上次来过春节,他和谭琴就是住的这间房,这一回,却是他孤身一人了。尤奇坐到床沿上,摸一把床单,暗自唏嘘了一声。

    “姐夫,你自己倒茶哟!”谭晶在厨房里叫道。

    尤奇噢了一声,走到客厅,把电视打开。这时门铃响了,尤奇开门一看,一张典型的广东脸浮在面前。黝黑的皮肤,微陷的鼻梁,厚厚的嘴唇,憨憨的微笑。

    “是姐夫吧?”

    尤奇忙让他进来:“是小秦吧?”

    “是啊!”秦大川紧紧地握了握尤奇的手,忙不迭给他敬烟,尤奇说不会,便又沏了一杯茶。俩人寒暄着,很有些见面熟的味道。这在尤奇来说,是很少见的。外出几个月,他真的是有了进步。

    谭晶闻声出了厨房,手在围裙上擦擦说:“不用介绍了吧?大川你先陪姐夫说说话,晚饭一会就好。哦,我们立个规矩吧,以后每天我来买菜,做饭呢,我们三个人谁先回家谁先动手,行不行?”

    尤奇和秦大川异口同声:“行啊!”

    “姐夫可是个有名的模范丈夫,大川你要好好学着点!”谭晶用指头点着秦大川说。

    “我好好学,好好学!”秦大川连连点头。

    “还有,我姐夫是个作家,写过不少小说,你要不好好表现,当心他把你当原型,写进小说里去哟!”谭晶一笑,闪进厨房去了。

    秦大川一身便装,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侦察员的神秘意味,其朴实的言行令尤奇很有好感。两人很随意地聊着天。秦大川说,他老家在粤北山区,来珠海当了几年武警,后来才转业到公安局刑侦队干了侦察员。他说来珠海打工的莲城人特别多,其中一些遭遇不好的就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黑道上还有了莲城帮的说法。闻听此言,尤奇心里有些不舒服。秦大川马上解释说:“不是我对莲城人有成见,我只是在说一个现象。林子大,什么鸟都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我还是挺喜欢莲城人的,要不怎么会和谭晶交朋友呢?”

    尤奇忙笑笑,朝秦大川摆摆手,说他并不在意。尤奇晓得秦大川是无心的,他是个率直的人。

    “我家也是农村的,我对乡下人出来打工非常理解,”秦大川望着尤奇说,“可是像姐夫您,有份很好的工作,又是业余作家,在当地小有名气,为什么还要跑到珠海来呢?这几年,这里经济也不太景气,什么都不好做呢。”

    “我并不是来淘金的,”尤奇想想说,“我是对自己的处境不满意,想换一种活法。就像人在一间屋子里呆久了,憋闷得很,就要出去透透气一样。”

    秦大川点点头:“这我理解。珠海风景优美,空气新鲜,倒是个透气的好地方。”

    尤奇闻言一怔,觉得自己的比方很不恰当,难道自己只是出来透透气就回去的吗?

    谭晶做好了饭菜,招呼两个男人一齐动手,摆好桌子和碗筷。谭晶先给尤奇盛了一碗胡萝卜排骨汤。广东人对饮食很讲究,每天都要煲汤喝,是传统的养生法之一。在南珠熏陶了几个月后,尤奇的口味也广东化了。

    吃饭间,谭晶说,找工作的事有眉目了。

    尤奇颇感意外:“这么快?”

    “我打了一上午的电话呢!姐交给的任务敢不完成?”谭晶轻快地说,“开始也不顺利,那些关系户,打招呼时客客气气,热情得不得了,一接触实际问题,就吞吞吐吐,王顾左右而言他。后来我想起了富丽集团的严总,是去年从纺织局调过去的,搞离任审计时,我帮过他一些小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