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 第37章 心乱了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如此尤奇就有了相对宽松的环境,但他还是觉得累——闲得累,一天到晚打不起精神。因为即使所有编辑任务都交给他,也是没有什么工作量的。三个月才出一本薄薄的杂志,太闲了,闲得日子似有以往的两倍长。老聊天,也没那么多聊的呵,上厕所嘛一天也只要那么几回。就只好看书,要不就发呆,或者伏在桌上打个盹。尤奇做梦也想不到,在特区也有这种清闲得让骨头生锈的工作。发呆和打盹之余,他常懵懵懂懂不知身在何处,又有了那种上不着天下不落地的悬空之感。

    但是时间还是那么匀速前进着,不知不觉就快过春节了。酒店、商场、窗台、街头,到处摆满了硕果累累的盆栽金桔,因桔在广东话里谐音吉字,所以它成了赠送亲友的最好礼物,亦是最常见的人工景致。

    日益浓厚的节日气氛令尤奇内心愈觉孤独。深更半夜,望着窗外那块陌生的天空,想着乡下的亲人,回顾自己不长不短的漂泊经历,禁不住就会湿了眼角。

    这日尤奇到邮局给母亲寄了800元钱,回到家中──准确地说是别人的家中。忽然想,不知刘媚把摄制组拉起来了没有,电视脚本还需不需要他修改,就拨了刘媚家的电话号码。但电话里说:“对不起,你所呼叫的号码已改号。”尤奇心里一动,该不是刘媚故意躲着他才改的号吧?从九洲港坐飞艇去深圳蛇口,一个小时就到,很方便的,也许该去一趟刘媚家。可是假若她真的想躲你,找上门去又有什么意思呢?何况,他也不想再看到她那张冷艳的脸,尤其不想再享受她的鼻音。

    可是尤奇还是关心着《北部湾大潮》的命运,因为它还和他的经济利益相关。于是他又拨了南珠冯总的手机:“冯总,你好呵!”

    “是尤作家呀,在哪呢?”

    “我在珠海呢,”尤奇说,“您知道,《北部湾大潮》开拍了吗?”

    “刘媚没跟你说?”

    “她……我跟她联系不上呢。”尤奇说。

    “联系不上?哎呀……还没见开拍呢,情况到底怎样,我也说不清楚。我说过,你这个同学,厉害呢。”

    “她还欠着我一部分稿酬呢。”尤奇说。

    “签合同没有?”

    “没。”

    “没签就不存在她欠你。”

    “那60万不开拍是不是要退回公司?”

    “哎呀,她的事我们还是少说为佳。尤作家,什么时候再来南珠呀?我陪你去银滩洗海水澡!”

    尤奇怔怔地,没有回答。

    银滩,月夜,梦幻般的舞蹈。灼热的液体突然淹没了他的眼睛。

    他呻吟般念出了那个深埋在心底的名字。

    无所事事的日子令尤奇身心俱疲,一天到晚昏昏沉沉,像没睡够。这天下午杨卫卫不在,尤奇就借口身体不适,跟巫兵说了一声,提前两个小时下了班。回到谭晶家,进了自己住的房间,随手将门一掩,倒头便睡。

    真的睡起来,又睡不着了。一片肥大的龟背竹叶子在窗口摇曳,搅得光线荡漾不止。床好像浮起来了,令尤奇有些微的眩晕。他干脆半躺在床头,拿过一本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百无聊赖地随意翻阅着。目光迷离中,尤奇看见无数的黑蚂蚁在书页上蠕动。

    客厅的防盗门响了一下,有人开门进来了。听那高跟鞋的响声就知是谭晶。还有一个男人,低声说了句什么,谭晶嘻嘻笑。无疑是秦大川。

    尤奇没在意,埋头看自己的书。

    但是,客厅里的声响变得暧昧起来了。尤奇立即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心悬了起来,脸上一阵发烧。他屈起了双膝,背对着门蜷成一团,试图关闭自己的听觉。但他的努力是徒劳的,门没有掩紧,他越是排斥,那些声响越是清晰。

    后来总算安静下来了。门响了一声,秦大川走了。他听见谭晶窸窸窣窣地收拾房间,还轻轻地哼着一支流行歌。

    尤奇蹑手蹑脚地爬起床,轻轻一推,将门关死。

    谁知弄巧成拙,谭晶察觉了,叫道:“姐夫?”

    尤奇默不作声。

    谭晶砰砰地敲门:“姐夫,你在家呀?!”

    尤奇只好把门打开。

    谭晶满面酡红,嗫嚅着:“对不起姐夫,我们不晓得你在屋里。”

    尤奇窘迫极了,摆着手:“没关系、没关系。”

    “对不起,让你难堪了,”谭晶垂着眼帘,“你别在意。”

    尤奇拿起旅行袋,往里头装自己的衣服:“我没在意,我是过来人,能理解。”

    谭晶立即夺过旅行袋:“你这是干什么呀?”

    尤奇想想说:“谭晶,谢谢你收留了我这么久。我想我不该打扰你们的幸福生活了。插在你们的二人世界中,我算什么呀?”

    “哎呀姐夫,你别跟我计较了!又不是有意伤你的自尊!”谭晶嘟起嘴道,“你别那么认真,我们什么都没做,就亲热了一下!”

    尤奇说:“不是,我住到集团公司集体宿舍去,我们都方便一些。我不能老当电灯泡吧?”

    “方便什么?集体宿舍七八个人一间,你能住?”

    “别人住得,我也住得。”尤奇说。

    “你不是别人,你是作家,你要看书、写作,你需要安静!”谭晶说。

    “谢谢你还记得我是个作家,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尤奇叹口气,继续往袋子里装东西,“出来这么久,除了那个电视本子,正儿巴经的文字没写一个,没那个心境,还写什么狗屁作!”

    “你要走了,我怎么跟姐交待?”谭晶忧愁地说。

    “别扯你姐,我跟你姐没关系了!”尤奇说。

    “我知道你们没关系了,可她还这么关心你,那就是还有关系,关系还挺大!”谭晶说。

    “你,知道我们……?”尤奇讶然。

    “她是我亲姐,我能不知道?”谭晶说。

    “那你更应该明白,我没脸面在你这儿住了,你应该理解我。”尤奇说。

    &nbsp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