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 第43章 再遇叶曼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href="/>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尤奇不知道娄秘书长动错了哪根筋,把他想起来了。但是没说上三句话,娄秘书长就给了他好好的一顿批评:“尤奇你是吃错了药吧?想风流就风流一下算了,怎么把谭琴给休了呢?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哇,谭琴这么优秀的女人你哪里找去?!”

    尤奇默默地听着,不想作任何的解释。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娄卫东这些话纯属多余,多少有点补课的味道。接下来娄卫东邀请他出席一个小范围的宴会,说老同学很久不见了,喝两盅,顺便替他陪陪客。

    尤奇说:“免了吧,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不喝酒。”

    娄卫东就说:“你就那么高贵,连我都请不动了?”

    这话就有点重了,尤奇只好应承下来。

    傍晚六点半,尤奇来到莲城大酒店绿柳厅。进去一看,酒宴已经开始,美酒佳肴,觥筹晃错,叙谈甚欢。一眼望去,除了娄卫东外,桌上还有两个面熟之人,一是常在屏幕上露脸的饶副市长,另一个是金鑫。尤奇心里格登了一下,还以为走错了地方,金鑫怎么会在这里呢?这时娄卫东发现了他,招呼他入座,并说:“啊呀你怎么姗姗来迟?也难怪,灵魂工程师是有资格来迟的。”

    尤奇和饶副市长只隔着一个位子,便伸出手去与饶副市长握了握,问了声好。尤奇觉得自己不卑不亢,表现还不错。娄卫东向他逐一介绍桌上的客人,轮到金鑫时,金鑫饶有意味地向尤奇笑着。

    “这位是莲池集团老总、市政协常委金鑫,金常委。”

    金鑫欠欠身,笑道:“老朋友,老朋友,我们打过交道。”

    尤奇也说:“是的,我们早就认识了。”

    娄卫东接着向客人介绍尤奇:“这位是我们莲城有名的尤作家,我的同学,浮山县谭副县长的老公。”

    尤奇脸一热,马上更正道:“是前夫,前夫。”

    金鑫惊讶不已:“尤奇,你怎么跟谭琴……离了?”

    娄卫东开起了玩笑:“别人一倒霉是炒股炒成了股东,嫖娼嫖成了老公,他呢,是外遇遇成了单身!”

    众人都笑了起来。

    尤奇心中不快,也只能听之任之。

    饶副市长笑道:“单身也是一种时尚嘛,单身自由洒脱,生活也更浪漫一些。来,小姐,给我们的作家斟上。”

    尤奇忙说:“饶市长我不会喝酒,前不久在县里喝了两小盅,呕得一塌糊涂,让我喝饮料吧!”

    娄卫东说:“尤奇说的是实话,如果饶市长批准,我们就网开一面吧。作家嘛,讲究主体意识,要保持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的。”

    小姐就给尤奇倒了一杯椰汁,尤奇便以椰汁代酒,先向饶副市长敬了一下。喝了口椰汁,尤奇这才有空闲向桌上扫瞄一遍。居然有不少的海鲜,三文鱼、鲍鱼、鲈鱼、龙虾,档次比他在南珠和珠海吃过的酒席都高,便暗自喟叹,时代发展真快呵!

    酒过三巡,娄卫东笑眯眯地:“饶市长,是不是要来点黄的荤的开开胃、佐佐餐呀?”

    饶副市长说:“今天都交给你安排了,我们都听你秘书长的。”

    娄卫东就拿指头朝金鑫点了点:“金常委,你先来一段吧,把大家逗开心了,就不用你买单,我来买算了。”

    “那我还是买单算了,我肚里这点东西你还不知道?可不敢班门弄斧!”金鑫谦虚地摆手。

    但桌上的人都不允,都催着金鑫说。金鑫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那我就抛块砖头引你们的玉吧。说两个黄字迷给你们猜。第一个是,嗯,飞机上**──打一个成语”。

    马上有人说:“不新鲜,一日千里嘛!”

    金鑫又说了一个:“妓女游行──打一历史名词。”

    又有人接道:“抗日嘛!”

    娄卫东直摇头:“不行不行,太老套,早就落后于形势了,看来这单还得由金常委买。”

    饶副市长忽然发话了:“这些流行的小段子呵,都有点小机智,不过大多品位不高,没什么文化底蕴,我看还是让尤作家来个档次高一点的吧!”

    尤奇急忙解释道:“饶市长,我不擅长这个,听是听过许多,可我对这方面不敏感,记不住,一个都想不起来。”

    金鑫说:“尤奇呵,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呢!”

    尤奇不悦地乜他一眼。

    娄卫东说:“尤奇呵,就不要作深沉状了,饶市长可是管文化这条线的哟!市长交给的任务,你敢不完成?”

    尤奇觑觑饶副市长,只见他正冲自已微笑,眼神含意丰富。尤奇十分作难,只好皱起眉头搜索枯肠。倏地他想起了安德向汽车修理店老板显摆级别的事,只好拿出搪塞了。他清清喉咙说:“那我就说一段吧,我表达能力不强,不一定让大家笑……”

    尤奇就简洁地将这件事说了,只是隐去了安德的名字。话音刚落,大家都笑了,这让尤奇放了心。但他马上发现这笑质量不高,有一点不以为然。

    娄卫东连连摇头:“不新,抄袭、抄袭!”

    尤奇说:“怎么是抄袭?这可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还从来没向人发表过呢!”

    饶副市长嗬嗬笑:“还没发表过?全莲城都晓得这个级别问题呢!”

    尤奇大惑不解:“不可能吧?”

    娄卫东笑道:“怎不可能?只有你有眼睛耳朵?你们方志办的司机早向社会各界发布新闻了!主人公是安德对不?嘿嘿,安德安德,‘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倒好,安德笑话一小篇,解决级别尽开颜!昨天我还在酒桌上揭安德局长的底,他还嚷嚷,说我侵犯了他的著作权呢!”

    原来如此!尤奇端起饮料碰了一下饶副市长的酒杯:“饶市长,我这可是原版段子,算完成任务了吧?”

    “行呵尤作家,这段子不错,常说常新,”饶副市长趁机诙谐了一回,“有什么办法呢,你是这个级别呀!”

    众人大笑,纷纷拿级别问题作文章。娄卫东又鼓捣大家向饶副市长敬酒,说没办法,这也是个级别问题。席间的气氛非常之热烈。接下来就不需要点名了,各种荤段子争相出笼,笑得人仰马翻,连在一旁的小姐都捂着嘴跑出去了。尤奇也不例外,眼泪都笑了出来,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几句民谣:讲真话领导不高兴,讲假话群众不高兴,讲痞话大家都高兴。真是精辟呵,跟真理一样!民间蕴含着多少智慧,群众才是真正的智者,而我们自己才往往是幼稚可笑的啊!

    笑也笑过了,吃也吃饱了,大家都还兴致勃勃,尤奇却恍惚了起来,并感到十分困倦。见宴席还没有散的意思,就站起来说:“各位领导慢点用,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