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节 第45章 可笑的怜悯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href="/>

    “搞得那么正规干什么?叫我彭大姐好了,”彭大姐笑吟吟地,“小尤呀,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尤奇说。

    “哎,年轻人,要说老实话嘛!看你那心事重重的样子,思想负担很重哟!”彭大姐敏锐地指出。

    尤奇无言以对,只好缄默着。

    彭大姐翻起手腕看看表说:“这样吧,半个小时后,你到我办公室来。我们聊聊。”

    “您找我有事?”尤奇十分诧异,因为他和机关党委从未有过来往。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了?掌握你们年轻干部的思想状况,是我这个书记的职责所在哟!”彭大姐笑得脸上的肉往两边一挤,“不过,今天确实找你有点事。你别紧张,是好事,你先去吧,等会过来。”

    会有好事落到他头上来?尤奇难以置信。他到办公室抹了一遍桌子,泡了一杯茶,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去机关党委面见彭大姐。

    彭大姐很亲切,亲自给尤奇倒了一杯茶,然后离开老板桌,屈尊与他坐在同一条长沙发上,开始嘘寒问暖。尤奇很谦恭地一一回答她的提问。彭大姐不时满意地点头。聊了一会,彭大姐咳嗽一声,忽然就不吱声了,严肃地凝视着他。尤奇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毛,情不自禁地抻了抻衣襟,望着茶几上那杯茶。

    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彭大姐才开口:“小尤呀,交过入党申请书没有?”

    “五六年前就交了。”尤奇说。

    “以后没交过?”

    “没交过。”

    “嗯,跟我们掌握的情况没多大出入。我到你原来单位了解过。都说你这同志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求进步。”彭大姐语重心长,指点迷津,“你看,还是五六年前交过入党申请,那怎么行呢?人家谁不是一年交一份?有的半年就交一次呢!显得你态度不坚决,要求不迫切嘛!你应当积极向组织靠拢,难道要组织向你靠拢不成?组织上事多,五六年前交的,谁还记得?在机关工作,不入党怎行?不可能进步嘛。”

    “您说得对。”尤奇说。

    “你赶快新写一份吧,这事归我管,我们是会热心帮助每一个要求进步的同志的。”

    “好吧。”尤奇点头。

    “我看你还是蛮听话的一个同志嘛!我们有些同志还是不善于做认真细致的思想工作哇!”彭大姐的目光逗留在他脸上,少顷,轻言细语地道,“小尤呵,你和谭琴离婚也有多半年了吧?”

    尤奇点了点头。

    “离婚的原因,机关里也曾议论纷纷,大家心知肚明。在这件事上,你是有过错的,不过既然过去这么久了,就不去说它了。个人私事,组织上也不好过多干涉。也是你们的缘份已尽吧。”彭大姐娓娓谈来,兴致很浓,“经验教训是要总结的,但是,也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婚还是要结的。单身不好,对工作不利,对生活不利,对身体也不利。我是过来人,没什么不好说的。”

    尤奇脸红了红,不知说什么好。

    “组织上对犯错误的同志是很关心的。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你年轻,在如今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犯点作风错误,也没什么奇怪嘛!关键是在今后,”彭大姐拍拍尤奇的手背,盯着他的眼睛说:“小尤,你跟我说实话,从今往后,你能不能向我保证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尤奇涨红了脸,觉得有点滑稽,谁能担保感情上不出一点错,他又有什么必要作这样的保证?但彭大姐盯着他不放,其势咄咄逼人。他只好喃喃地道:“我……争取吧。”

    彭大姐兴奋地一击掌:“好!态度很好嘛!你记着,是在我办公室说这话的,让它成为你今后生活上的警示吧!有你这样的态度,我们就好进入下一步了!”

    “下一步?”尤奇湖涂了。

    “当然有下一步,不然我费这么多口舌干什么?现在我郑重地提出,我既想当你的入党介绍人,也想当你的红娘!”

    原来如此!尤奇咬了咬嘴唇。

    “机要科的梁红娟梁科长认识吧?地改市前老专员的女儿,各方面条件都相当优越的一个女孩子,所以对男朋友比较挑剔,挑来挑去,就把自己给耽误了。我探过她的口风,她对你还蛮感兴趣呢,说看过你的小说,很有才气,还说你不像个乱来的人。你要是和她交上朋友,组成家庭,是非常幸福的!你的进步也指日可待!怎么样──?”彭大姐殷切地期望着他的回答。

    “可是……”尤奇心里别扭,一时语塞。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就这么定了!我们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没别的长处,就一点,会关心人、理解人、尊重人。男女交往,是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要不还要红娘干什么?晚上我带你去她家,你买点礼物,身上收拾干净点。就这样吧,我马上要去开个会,你回去做准备吧!”彭大姐起身,手向门外一挥,接着抓起一个皮包夹在腋下,就往外走。

    尤奇只好悻悻地出门,回到自己办公室。

    尤奇在房子里转来转去,心情紊乱,愈想愈烦躁。

    那位梁红娟科长,他是认识的,经常在机关大院碰见。她衣着朴素,步履稳重,面色黯淡,眼角褶子很多,女性的丰润柔美是一点没有,整个给人一种枯萎了的感觉。他对红颜已逝青春不再的她并无反感,甚至,他还对她充满了怜悯与同情,但这并不意味他可以对她生出爱的情感。况且,他知道她的实际年龄,她比他大了整整十岁!

    难道他,就只能娶这样一个老大姐?难道因为她有一个权贵的家庭,他就要吃这嗟来之食,还要为此欢呼雀跃,受宠若惊?简直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忿忿之余,尤奇给莫大明打了电话:“大明,晚上咱们喝两杯去!”

    在名为塔客堡的音乐茶座的二楼,莫大明的脸若明若暗模糊不清,萨克斯吹奏的《回家》从隐秘处轻轻地飘绕而来。尤奇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说得口干了,才小小地啜一口啤酒。面前那一份煲仔饭他几乎没有动。尤奇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也不在乎莫大明是否在认真地倾听,只顾满足自己叙说的**。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仿佛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了。

    莫大明一直眯着眼觑着尤奇,很少回应他的话。偶尔问一两句,也像是伸出一把勾子,以便勾出他便多的话来。尤奇终于说完了,仰起头,以空洞迷茫的眼神望着头顶那些缠绕在天花板上的塑料藤蔓的时候,莫大明叹口气,冲他摇摇头,说:“吃好了吗?”

    尤奇咕哝了一句,意思不明。

    莫大明说:“吃好了我们就去放松放松,我请客。”

    尤奇懒懒地问:“唱歌,还是洗脚?”

    “唱歌太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