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 第47章 下乡 (1)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天下午,尤奇抽空回了一趟尤家湾。乡政府要用桑塔纳送他,他谢绝了。他说他要用脚板好好丈量一下家乡的土地,好好欣赏一下久违了的田园风光。

    从乡政府到尤家湾并不远,才六里多地。他沿着一条简易公路慢慢地走着。天阴着,远处的山脉迤逦着一脉灰蓝;早稻快要成熟了,田野里铺着一块一块的浅黄。凉爽的风迎面吹来,尤奇呼吸着饱含泥土和稻谷的清香的新鲜空气,只觉心旷神怡,脑子轻松而纯净。从城里带来的许多杂念,仿佛都被这乡下的风过滤掉了。

    快到村口时,望见了山坳里的凉亭。过去,他是沿着村道穿过凉亭去上中学、上大学、从而走进城市的。凉亭里有供人歇脚的搁板,还有免费供应的一桶凉茶为南来北往的行人解渴。自从有了这条绕山脚而行的公路之后,过去的村道和凉亭就被人们撇到了一边,只有上山打柴和种地的人才偶尔路过那里。

    尤奇起了怀旧之心,沿着一条荒芜的小路向凉亭爬去。守凉亭的是孤老倌尤二爹,尤奇吃过他不少的煨红薯和生花生,一晃六七年不见,七十多岁的人,不知还认得他么?

    远远地见到亭子里晃动着几个人影。等他走近一看,却只有一个人坐在一侧的搁板上,用草帽扇着风。这个人尤奇认识,是光屁股时就在一起玩泥巴打水仗的黄四毛。尤奇快步走进亭内,兴奋地叫道:“是你呀四毛!”

    黄四毛瞟瞟他,显得很冷漠,站起身来,挑起一担毛柴就往坳下走。

    “四毛,我是尤奇呀,你的眼睛不管事么?”

    尤奇冲着他喊,还跟他走了几步。

    但是黄四毛不理睬他,脚步越来越快。

    望着那个摇摇晃晃的背影,尤奇纳闷不已:他难道认不出他来了么?

    这时尤二爹从屋里出来,晃着一头白发,两只褐色眼珠在一堆深深的皱纹里闪烁着。尤奇忙迎上去,握了握他柴棍一样瘦硬的手:“尤二爹,您还认得我吗?”

    “烧成灰都认得呢,奇伢子,莫看我老了,眼睛还是雪亮的呢!”尤二爹咧嘴一笑,露出几颗稀疏的牙。

    “您是越活越年轻呀,黄四毛的眼睛都不如你!”尤奇赞叹道。

    “他不是眼睛不如我,是心里有气。”尤二爹说。

    “有气?”尤奇莫名其妙,“我可没有得罪他呀!”

    “你没得罪他,你哥得罪了他。”尤二爹说。

    “怎么回事?”尤奇皱眉询问。

    尤二爹拿一只木碗给他舀了一碗茶,说:“你要我说直话?”

    “当然。”尤奇说,咕嘟咕嘟喝了那碗凉茶,坐到那块刀痕累累的橡木搁板上。

    “那好,我这人心里存不住话,也只会说直话,爱不爱听,那是你的事了。”尤二爹说。

    “尤二爹,您别吓着我哟!”尤奇说。

    “你是国家干部,谁敢吓你呀?只有平头百姓才常被你们吓着呢!”尤二爹说着瘦削的脸就显得严峻起来,胡须颤动着,“要我说,也怪不得四毛有气,你哥有些事也做得太过份了。比如那块宅基地,本来是四毛家先申请的,你哥跟乡国土站一打招呼,就霸占过去了。你哥是村长,黄四毛当然搞不赢他喽!”

    “有这种事?!”尤奇脸不觉就红了。

    “不信,你回去问尤刚喽。这还不算什么,风水好的宅基地,让给当村长的,也还说得过去。哪样好事不是当官的先沾?四毛家最怄气的,是承包石煤场的事。四毛家已经承包三年了,你哥硬要把它转包给一个外村人,承包费是一样的,却硬让肥水流了外人田!四毛家的合同还差半年才到期呢!你哥就等不得了!”尤二爹说,乜着尤奇。

    “这这这,这没道理嘛!”尤奇面红耳赤。

    “他有他的道理,只是这道理摆不到台面上来的。”尤二爹说。

    “您给摆出来看看。”尤奇说。

    “也只有我这蠢老倌跟你说,我人一个卵一条,也不怕什么,敢当你面讲你哥的长短。”尤二爹的唾沫星子飞出来,点缀在胡子上,“那个外村人私下里塞给了你哥多少,我没看到,所以不敢断定。但是我晓得的是,每个季度的承包款,都是交到你哥手里的,你哥不把它变成一把条子,是不会到会计那里交账的。好多还是白条子,什么招待费出差费,天晓得花在哪里!会计那里呢,也是一笔糊涂账,多少年都没理清过!”

    “这怎么行,这是违反财务纪律嘛!”尤奇坐不住了,从搁板上跳了起来。

    “不违反违反,那么漂亮的小洋房怎么修得起来?”尤二爹瞥他一眼,目光十分犀利。

    尤奇感到自己被剌了一下:“你是说,我家的新屋是用公家的钱修的?”

    “我可没有这么说。”尤二爹道。

    尤奇感到难堪,不敢正视尤二爹的眼睛,气鼓鼓地道:“如果真有这种事,我一定要我哥把钱退出来!”

    尤二爹嘴角一扯,似笑非笑的模样,往远处望了一眼,说:“其实这些事,村里谁人不晓,何人不知?你哥也不是格外一条筋,村支书也一样,石灰窑的承包款就是他收的。煤场加灰窑,村里一年近十万的收入,就被他们村干部承包了。唉,说也是白说,别的村也差不多,都一样。要不怎都争着当干部呢!”

    尤奇说:“如果属实,就该查处,撤他们的职!”

    尤二爹笑笑说:“千万别撤,要换个新支书新村长,他们要是还没起新屋的话,说不定还贪些!没听说过么?饿老虎比饱老虎恶!”

    “怎么会成这样呢?”尤奇喃喃自语,默默地想想,郑重其事地说,“尤二爹,我这次是下乡来搞工作队的,你反映的事我一定认真对待。我哥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一定要他改正。”

    尤二爹嘿嘿一笑:“那当然好喽,不过……嘿嘿,我也就是说说,过过嘴巴瘾,你用不着太当真。”

    尤奇转眼看见了多年前的那只茶桶,它还以那种熟悉的姿态坐在桶架上。尤奇揭开盖子一看,里面有半桶茶,就说:“尤二爹,没什么过路人吧,您还烧茶?”

    “天天还是有那么几个上山做事的。反正我自己也要喝的,也费不了几片茶叶。知道这里有茶,总有人转过来坐坐,润润喉咙,跟我聊聊天。我七老八十了,跟人说不了几句话了呢。再说这凉亭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总不能到我手里,就破了祖上的规矩吧?我怕归土后,见了老祖宗挨骂呢!”尤二爹说。

    “是啊……”

    尤奇点点头,内心很是感慨,同时有一丝欣慰。在这呈现破败之相的凉亭里,他感受到了淳扑的民情乡风的浸润。

    又和尤二爹聊了一会,看看天色不早了,尤奇便起身告辞。走出凉亭时,尤二爹在他身后说:“奇伢子,出去这么多年,我看你还像个学生呢!”

    <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