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节 第48章 下乡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尤奇说:“他这是宣传党的政策呀。”

    “党的政策用得着他来宣传?这么多国家干部哪个不比他懂?”尤刚鼻子里哼了一声,又说,“这上面的政策呢也不知怎么回事,又不准加重农民负担,乡里又要养那么一大堆干部,他们要吃要用,还不只有在农民身上刮?也怪不得农民有意见。弄得我们村干部两头受气!”

    尤奇想了想说:“尤二爹说你收了承包款自己用的事,是真的?”

    尤刚坦率地道:“不假,又不是我一个!不多吃点多用点,我当这个村长干什么,癫了?我多吃多用了,也是为大家做事嘛。”

    尤奇对哥哥的态度感到吃惊,说:“怎么能这样呢?陈毅说过,手莫伸……”

    “晓得,伸手必被捉,”尤刚接过话头说,“可是你看看你们城里那些官,有几个手没伸,又有几个被捉?”

    尤奇噎住,舔舔嘴唇,规劝道:“哥,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尤刚生气了,手在桌上拍着:“你在外头这么多年,连个像样的职务都没混上,我这盘泥巴的还混了个村长呢,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尤奇说:“我不是教训你,是为你好,做人不能贪……”

    “我这就是贪?!”尤刚起了高腔,“退一万步,我即使是贪,又是为哪个?还不是为这个家?!还跟我讲良心,你摸摸你的良心,你为这个家做了什么?我和娘辛辛苦苦在乡下做工,送你上了大学,当了国家干部,你呢,只晓得在外面玩女人,把那么好的堂客都玩丢了!”

    尤奇脑子一热,霍地站了走来,高叫道:“我没玩女人!”

    “玩没玩你自己心里清楚!”尤刚脖子一梗。

    母亲赶紧过来,将尤奇按到椅子上,压低嗓门说:“吵什么呀,亲兄弟有话好好说嘛,让别人听见丑死了!”

    还是母亲有权威,两人立即不吱声了。

    尤刚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吸,尤奇则用蒲扇不停地扑打自己的腿杆。他心里憋闷极了,有只狗在别人屋场里吠叫起来,恍然中尤奇觉得自已就是那只狗,汪汪地试图叫出胸臆间的郁闷之气。

    星移斗转,一弯明月坠向西山,远处传来夜游鸟凄厉的啼号,夜愈发地深了。

    “我要歇去了,”尤刚起身往新居而去,走了两步,又回头说,“你们工作组分点村,你莫到我们村来,关系不好处理。”

    尤奇不软不硬地回道:“你放心,你用轿子抬我也不会来的。”

    两兄弟就这样不欢而散。

    尤奇又在夜色里坐了很久,直到夜气发凉,要下露水了,才去老屋里睡觉。

    第二天一早,尤奇被嫂子尖厉的喊叫惊醒。出门一看,嫂子在新楼房的阶基上,对着整个村子跳起脚咒骂不已。尤奇赶紧过去,只见新屋崭新的门上和墙上,不知被谁抹了很多牛屎,特别的肮脏,分外刺眼。

    坐在乡政府的大会议室里,夹在那一大群乡干部和村支书中间,尤奇稍稍一观察,就发现从装束上来说,城乡差别已经消灭得差不多了。特别是乡干部,大多是皮凉鞋,丝光袜,西式长裤或短裤裤线笔挺,短袖衬衫整洁如新,年轻一点的还着t恤衫和牛仔裤,似乎比城里人更讲究。更令尤奇惊讶的是,好几个人从包里摸出一部手机来,神态庄重地摁键,有模有样地喂喂不止。

    据尤奇所知,购置一部手机要一两千元,每月的手机费也要大几百,他们怎么开销得起?带着这样的疑问,尤奇虚心地向坐在一旁的杨会计请教。杨会计便向市里来的尤干部汇报说,到目前为止,乡干部共拥有手机七台,除书记和乡长的手机费用由乡政府报销外,其余五台都是由它们的所有者找各自分管的站所解决的。由于樟树铺地处山区,手机信号不好,只有乡政府这一块能勉强使用,也是经常话说到一半就断了,大大地影响了手机的普及率。所以樟树铺的手机作用不大,基本上属于聋子的耳朵那种配相性质。

    尤奇愈发不解:“既然如此,还花那么多冤枉钱干啥?”

    杨会计笑笑说:“反正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不心疼。如今不就是讲究个身份,耍一耍派头么?”

    尤奇茅塞顿开,长了见识,可是冥冥中又想:身份和派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真的那么重要吗?

    会议正式开始,先由乡党委书记逐个介绍工作队成员,然后是工作队队长讲话。队长姓牟,是市水利局纪检组长,副处级领导,讲的话自然也是副处级水平。他从改革开放的大趋势,讲到工作队下乡的重大意义,又从每个工作队员应有的态度,讲到工作队应该达到的目标。牟队长特别指出,他所在单位是他坚强的后盾,将拿出一部分资金,扶持他下去的点村。牟队长说,要在落后的地方播下文明的种子,要用工作队的汗水浇开致富的鲜花;牟队长还说,一年之后,工作队不仅要留下成绩,留下希望,还要留下一支不走的工作队。

    牟队长的话赢得一片掌声后,就是队员们表态了。不愧是市里来的干部,发言是以级别和年龄为序,谁先谁后,不言而喻,身份再一次显出它的必要性。这样正合尤奇心意,他历来不喜欢发言,排到最后最好,那样人们听疲了,可能不那么引人注目。可是,听了两个人发言后,尤奇头上就冒汗了。他发觉他们的发言和牟队长一个模式,一个意思,只是语言稍有不同。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本单位将资助一些钱来帮助点村脱贫。虽然都没说具体数目,但那些村支书都感到很鼓舞,鼓掌时眼睛发亮。可是尤奇是无权表这个态的,下乡前,主任还特意对他说,方志办是个清水衙门,只能以智力扶贫,交待他不要乱开口,如果让扶贫点缠上了,单位又拿不出钱,是很麻烦的。尤奇不知,该如何面对村支书们渴望的眼睛。

    很快,只剩下尤奇没发言了。他从人群中站起来,由于不能作出那个承诺,心里就发虚,讲话敢有些结巴:

    “我,我的态度跟上面的同志一样,一定履行一个工作队员的职责,尽自己的一切能力帮助点村脱贫……我的单位虽然能力有限,没有什么资金,但我们会搞好智力扶贫,想办法出主意。‘输血’虽然重要,但我想更重要的是要有‘造血’功能……我是樟树铺人,对家乡是有感情的,也是比较了解的。从全县范围来说,樟树铺不算最差的,自然条件不错,村级经济也有一定基础。我觉得,要从生产关系上进行某些调整。比如,农民的减负问题,要引起我们的重视。省里定的脱贫标准并不高,有些地方,只要负担减下去,也就脱贫了。还有,有没有一个廉洁的群众信赖的领导班子,也是一个村能不能脱贫的关键因素。据我所知,有些村多年财务不清,一本糊涂账,干部乱收乱支,群众意见大得很……整顿基层组织也是工作队的任务之一,我觉得不能忽视,更不能偏废,否则,脱贫致富也只怕是空谈。”

    尤奇越说越顺畅,多年看书读报积累下来的语汇派上了用场,而且忽然间就体会到了一种言说的快感。但尤奇止住了话语,他不仅察觉自己说的话有超越身份之嫌,而且不合时宜。因为会场忽然安静下来了,所有的面孔,都觑着他,都是些负面表情。

    莫非他犯了众怒?

    短暂的沉默令尤奇颜面潮红,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尤干部讲得是蛮漂亮,又是‘输血’又是‘造血’的,可惜我们听不太懂,”一个村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