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 节 第5 2章 青龙峡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好,我代表青龙峡一百三十六户村民向你表示衷心感谢了!”尤奇拱了拱手。

    谭琴笑了起来:“看来离婚是离对了,你好像开朗了好多。过去是我压抑了你的性情。”

    尤奇忙说:“不能这么说,可能我对你更苛刻一些。”

    谭琴话题一转:“哎,听说彭大姐和梁红娟小姐被你晾了一回,怎么回事?要不得哟!”

    尤奇摸摸脑袋,笑道:“不能怪我晾她们,是彭大姐要把她的意志强加于我。你晓得的,与官员有关的人和事我总避之唯恐不及的。”

    “算了吧,假清高,嫌人家年纪大!是不是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年轻漂亮的?”谭琴说。

    “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单身生活我还没有享受够。你为什么还不找一个?是不是高处不胜寒?”尤奇问。

    “说高也只有那么高,不过如今要找个优秀正派的男士,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谭琴看看表,“噢,快中午了,我请你吃顿饭?”

    “不用不用,别人见了又有说道,会影响你的仕途,告辞了!”

    尤奇出了县政府,心里想,谭琴好像变得善解人意了。

    尤奇回到他感到陌生了的莲城。

    他和这座城市已经互相疏离了,不是有事,他不会回来。他想请牟队长出面与市水利工程公司联系,请他们派人去青龙岭勘查测量一下,做一份简单的施工方案。牟队长的点村是五牛冲,几次电话联系他都不在,说是到市里跑资金来了。尤奇只好追到莲城来。

    尤奇买了几斤苹果,找到水利局宿舍牟队长的家。

    牟队长好生奇怪:“尤奇,你不呆在青龙峡,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想请您帮个忙呢!”尤奇把来意说了。

    牟队长的脸就板结起来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向我汇报?”

    “这不是向您汇报吗?”尤奇陪着笑脸说。

    “你这是汇报?你这是先斩后奏,马后炮嘛!”牟队长很生气,太阳穴上的青筋像蚯蚓一样蠕动,“你要用我了,才向我说嘛!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队长?自由主义嘛!个人英雄主义嘛!目无组织目无领导嘛!你有本事,就自己做到底呀,又来找我帮什么忙?”

    “还不是想借您的面子,想在费用上优惠一点。青龙峡很穷,应该帮他们一把,尽一点扶贫济困的责任。”尤奇轻声解释道。

    “就只有你尽责任,我就不尽责任了?水利工程公司归我们局管,给你优惠了,是要占我的扶贫资金指标的,以后我的点村怎么办?”牟队长言厉色疾,眼球一转,似觉态度过头,立即把声调放低,“当然啦,你是我的队员,你的成绩也是我的成绩,工作队是一个整体,帮助青龙峡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既然分了工,还是有所区别的。你搞得我很被动呢你。”

    一股气从尤奇心里鼓起来了:“如果牟队长感到为难,那就算了。”

    谁知牟队长脸又黑了:“我为什么难?为了党的事业,我从来不怕难!你什么时候见我难倒过?你回去跟尹支书说,把钱准备好,水利工程公司过几天就派人来。”

    “那好吧。”尤奇转身欲走。

    “慢点,”牟队长把他叫住,“有事没事,你都要在青龙峡呆着,不能随便离开点村到处乱跑,你要给自己打考勤。”

    “一个人,还要打考勤?”尤奇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工作队不能因为分散住就疏于管理,一年后要考核的。组织部说了,各项考核不能达标的,工作队员不能撤回,不能重用,犯有错误的,三年内不予提拔!”牟队长说。

    尤奇忍不住嘟哝一句:“形式主义。”

    牟队长说:“不能这么说,必要的形式还是要的。还有,尤奇你要特别注意呢,你是有前科的。”

    尤奇问:“什么意思?”

    牟队长说:“什么意思你应该心里清楚。犯作风错误是有瘾的,有了一次往往有两次三次。听说你有个女同学在青龙峡是吧?过去还有过什么风波是吧?”

    尤奇恼红了脸:“无聊的猜测!”

    牟队长说:“给你敲敲警钟总是有好处的。我是队长,有责任给你提个醒。”

    尤奇觑觑牟队长的脸,发觉不仅他的言语,他的神态,连他五官的形状,连他的发式都显得十分可笑。这一来,尤奇心中的恼怒就消退了,心态也平和多了。如果跟一个可笑之人计较,那么自己也就可笑了。他微微翘起嘴角,给了牟队长一个真诚的微笑,说一声谢谢队长的关心,就从容不迫地走出门来。

    尤奇欣慰地察觉,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有了质的变化。他心里回旋出那首流行歌曲《再回首》中的一句: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回到自己久违的家,只见桌上、椅子上、地上,到处都是灰尘。客厅窗户上还织了一个蜘蛛网。空气燠闷令人窒息。尤奇感觉很空洞,不知该做什么,想起很多天没看报纸了,就进了机关大院,往自己办公室而去。

    到了那丛夹竹桃前,又碰见了彭大姐。彭大姐看见了他,表情很严肃。显然,彭大姐对他是很有想法也很有看法的。尤奇以为她要说什么,但她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尤奇想,这样很好。

    进了办公楼,见单位的人都在伏案工作或学习,尤奇不忍惊动他们,便轻轻轻轻地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悄悄悄悄地走了进去。地上有一些信件和一大摊《莲城日报》,都是从门下边塞进来的。他将它们划拉拢来,捡到办公桌上。他挑拣信件时,《莲城日报》上一个黑体标题映入了他的眼帘:莲池集团老总金鑫昨日被捕。他马上拿起那份报纸仔细阅读。本报讯原市政协常委、莲池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金鑫昨日下午被司法机关逮捕。据悉,自1993年以来,金鑫以各种名义大肆进行诈骗、行贿、非法集资等犯罪活动,仅诈骗银行贷款一项就达8000万元……

    尤奇没有把报道看完,就将报低丢下了。瞟一眼窗外,阳光很亮,白得耀眼。他匆匆出了办公楼,出了机关大院,上了一辆的士。

    很快他就到了金霞小区,到了那扇防盗门前。门上贴着一张封条,上面盖着检察院的红印章。尤奇只好退下楼来。

    他在小区门前的棋摊上坐了一会,他茫然地盯着进出农贸市场的人群,只觉四肢发软。他无法知道,叶曼去了哪儿。他只知道,这一次,他也许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

    等了十几天,也不见水利工程公司派人来青龙峡。问牟队长,牟队长说联系过了,再等等吧。尤奇就一电话直接打到水利工程公司总经理家,总经理却说,他们最近工程很忙,人手紧,抽不出人来。尤奇一听就知他们根本没有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