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 节 第565章 尾声 (2)

文 / 少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href="/>

    “饶了我吧,我都起鸡皮疙瘩了,拍我的马屁有什么用呀!”尤奇嬉皮笑脸,“我又不是组织部的。”

    “严肃点好不好?本县长跟你说正事呢!”谭琴嗔道,瞪尤奇一眼,眼睛忽然有点发红。

    尤奇不由心里格登一下。

    “有一天深夜我从梦中醒来,突然有一个愿望:有了这个愿望之后,我好像再也摆脱不掉它了。”谭琴镇静下来,望着窗外。

    “什么愿望?”

    “它对你也许是无所谓的。”谭琴说。

    “你说说看。”尤奇说。

    “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谭琴不再看他,转身走了出去。

    尤奇懵懵的,望着前妻风采依然的背影,心头一颤一颤。

    春天来到了青龙峡。沟壑间云雾缭绕,湖面水气氲氤,竹笋毛茸茸的钻出了土层,杜鹃花这里那里地开,点缀着簇簇嫣红姹紫,刺莓花如悬挂在枝头的白星星,苍翠的杉林上空开始零星地掠过白鹭精灵般的影子,游人站在大枫树下向上仰望,眼里会撞进一大团爆炸开来的嫩绿。

    这天在温煦的春风中尤奇把一束红杜鹃****桌上的竹筒里。竹筒是桂花给他准备的,里面盛了半筒水。插好后,尤奇拽过一技嗅着,很富于小资情调。尤奇闻到了春天的气息。

    与此同时一条游船靠近了南岸。岸边岩缝里摇曳着火红的杜鹃花,船上的游客不须上岸,伸手即可采摘到。这条船上的游客身份特殊,都是县里请来的投资商。其中一个穿红色风衣的女子格外引人注目,她也像尤奇一样将杜鹃花凑在鼻光下吸嗅,很陶醉的样子,花朵将她的面庞都映红了。

    尤奇坐下来,开始给谭琴写信的时候,那条船调转船头,徐徐地向村子驶来。风撩起了那个年轻女子的红色风衣,犹如展开一面旗帜。尤奇的心情如同雨后的峡谷,清新,丰富,宁静。尤奇还是八年前给谭琴写过信,那是一些情书,可八年后拿起笔的感觉,似比写情书更为美妙。笔尖流利地移动,恍如一只蜘蛛,把他的心思一缕缕地吐在纸上。

    那条船问候似地叩击了一下湖岸,就泊稳了。客人们兴致勃勃地上了岸。他们指指点点,说说笑笑,喧哗声隐约传进尤奇的房间。尤奇没有在意,他完全沉浸在充满愉悦感的书写中去了。客人们掏出相机互相照相,以青龙湖或者大枫树为背景。有四个人牵起手丈量着大枫树的胸围。还有一个童心未泯者钻进树根部烂出的洞里作冬眠状,摄影留念,引发了一阵开心的笑声。有几只喜鹊从梢尖惊飞开去。此时尤奇稍作停顿,目光穿过窗户,落到湖边那丛苗条秀美的竹子上。而那位红衣女子对那条栓在篱笆上的公牛发生了兴趣,走拢去,用那束红杜鹃,轻轻地在公牛的眼前撩拨。尤奇在沉思,思绪飞得很远,一时还收不回来。红衣女子冲公牛笑得妩媚。可是突然,公牛打了了个猛烈的喷嚏,白沫四溅,蓦地昂起它硕大的头颅,恶狠狠地瞪着女子。女子顿时花容失色,公牛红红的眼神让她胆战心惊,那里头有太多似曾相识的东西:暴躁、阴鸷、贪婪、**、邪恶……红衣女子一声惊叫,扔下花束,转身就跑。

    尤奇的思索就被这声惊叫打断了,他站起来,凝神聆听。这时公牛头一甩,挣断了牛绳,迈动四蹄,颠颠地向红衣女子追去。它跑得并不快,可它目标明确,盯准那个红色身影紧追不舍。红衣女子面色煞白,惊恐地呼叫,四周的人先是目瞪口呆,接着也跟着叫喊起来。公牛闻声愈发愤怒,将两支锐利的角对准目标直撞过去。

    喊叫声震动了尤奇的耳膜,他跳出门外,一眼看见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在逃窜,眨眼,就跑进了禾场。她跑得踉踉跄跄,脸恐惧地左右晃动,所以尤奇一时认不出她来。公牛离她不到两尺远,那尖尖的牛角眼看就要戳到她了!她绕着禾场打圈,因为害怕脸已变了形。尤奇冲她喊,快把风衣脱掉!她边跑边抬起胳搏。可她疲于奔命,没有时间也没有气力脱衣。她只能任那一团红色招惹公牛的天性。情况危急,容不得多想了!尤奇抓起一根竹棍,冲过去,左手抓住那女子猛地往旁边一拉,右手挥起竹棍啪地抽碎在牛头上!

    公牛愣一下,马上改变攻击目标,将尖尖犄角对准尤奇,像一辆坦克一样猛冲过来。尤奇转身就往湖边跑,边跑边喊,前面的人快散开!人们很快散开了,可是都散在他易于躲避的地方了。尤奇只能沿着这条道路逃窜。他的心抽紧了,他的背感到了公牛喷出的气息。

    尤奇慌不择路,奔到了枫树下。一个趔趄,他被枫树凸起的根绊倒了!待他爬起,背靠着树干,公牛正好赶到。尤奇来不及躲闪,只感到一个尖锐的硬东西从他胸口戳了进去。接着,牛头猛地一甩,尤奇就感觉自己飞起来了。在空中他听见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尤──奇!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她是谁呢?北部湾畔的月夜在他脑子里一闪,就熄灭了。尤奇看见了蓝天白云,他想进入那无边的湛蓝里去,可是他开始下坠了。一大片翠绿的水面向他扑来,风声飒飒,无比清爽。眨眼之间,那片翠绿就在他头顶合拢了。他被深厚的温暖和柔软紧紧地搂抱着,尤奇想,这一次他是真正地溶化了……

    谭琴:

    你好!忽然想和你聊聊,就拿起了笔。春天来到了青龙峡,它现在就在我的桌上,向我吐露着芬芳。一片诗意的氛围环绕着我。我的内心是如安宁,我的心境是如此明净。我和青龙峡是如此的互相吸引,相处如此的和谐。过去,我经常感到自己多余,被排斥,与别人格格不入,而在这里,我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如此之美妙,它如若有若无的天籁,回旋在我心灵的峡谷。虽然我还是孤身一人,但坐在这里,如同坐在自己家中。

    在这样的境界中,我可以比较客观、平静地回望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应当说,我即苛求于你,也有负于你。存在决定意识,环境造就人,有很多事情,也许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我们之间的芥蒂,多半源于不同的价值选择。这种选择或许只是出于无奈,可是难说有是非之分和高下之分,但当时我并不这样想,所以才导致纠葛发生。我清高、敏感、脆弱,宁愿让自己的心负重,也不愿让它受辱。我不愿像别人那样生活,却又不能对自己的选择完全认同。在自我怀疑中,我像浮萍一样飘浮不定。值得庆幸的是,我找到了青龙峡,我毫不怀疑,这儿是我的归宿,是我的家园,我可以在这里扎下我的精神之根。

    哦,坐在这湖边的小木屋中,我是多么欣慰,我不仅享受着自然,也享受着自己的内心。在高高的青龙岭的另一边,完全可以想象,时代是如何轰轰烈烈的前进着,各种各样的人间奇迹正在被创造出来。任何人都可发挥自己的才能,使用自己的手段,去获得自己所认知的幸福。但由于个性等等的原因,也注定有一些不合时宜的人,很遗憾,我就是其中一个。这是个能人的时代,也是个小人的时代,这个时代不属于我,这是一个别人的时代。好在这个世界如此之大,我还可以在这个鲜为人知的角落里找到一种有价值的生活。能得到心灵的平静和自我的认同,我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

    与此同时,我也非常地理解你。也希望你得到心灵的满足和自我的肯定。你上次临走时的话令我震动,也令我感动。但我清楚,它与你的遭遇有关。我上面之所以说了这么多,是想让你充分了解现在的我,希望你能触摸到我的内心。我不企图改变你,你也不要指望改变我,只有在互谅共存的前提下,我们才有可能向着你的愿望前进。也许,你会奇怪我为何如此理智吧?是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我还不敢说,你的愿望也就是我的愿望,但我希望

    信写到这儿嘎然而止。他希望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匆匆走了。桌上竹筒里的杜鹃花开始凋谢了,落在桌面上的红色花瓣像斑斑的血迹。

    谭琴摸了摸桌前的木椅,似乎还有一些余温,好像他的背刚刚还靠在那里。谭琴收起信笺,抬起泪眼,望着峡谷深处——他长眠在她视线的尽头,他生前指定的地方。他的四周,树木葱

    () ( 溺水的鱼 /7/74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