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命运的一个小岔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财税所检查组主要职能就是税务稽查,打击偷抗税,目前就明所长一个人兼着。明所长是个快要到岗的老税务了,整天乐呵呵的,以前一直是干农业税的,对工商税务检查也纯属外行,所以这项工作除了每月报个没有进度的报表就啥事也没有了。

    东源区是个革命老区,建国以来就独立建区,但由于位于浜海县、海仓县和北山县之间的接壤区,行政区划一直纠缠不清,再加上东源区村民秉性桀骜不驯,剽悍好斗,时常有村民因界线不清发生暴力械斗事件。

    所以区政府的主要精力都用于社会稳定上,再兼之东源区主要以渔业和农业为主,工商业落后,乡镇企业发展极为缓慢,税务检查工作更是形同虚设。

    明所长把一堆发黄的材料塞给金泽滔以后就不知所终,金泽滔化了不多时间就已把报表和文字材料翻完并简单整理了一下,这都是自己上辈子干过的活,没有一点难度,对整个辖区的财税基本情况也重新有了大致的了解。离中午吃饭时间还早,不如先熟悉一下所内其他同事,虽然都挺熟悉的,但这场面上的规矩也得走。本来这应该是明所长带着介绍的,想想反正都挺熟悉,再加上以后也要碰到类似场面,面对熟悉的人还要装作初次见面,这算是考验自己的第一关。

    个体集贸税收专管员胡祖平个子很高,皮肤很白,头发还有点卷,一个人占着个办公室,正低头打着算盘,核对着一大堆的税票。

    金泽滔敲了门就直接进来了,随口说了句忙啊。胡祖平抬头一看连忙站了起来:“不忙不忙,正准备结解税款,还习惯这里吧。”

    “嗯,挺好,检查组也没什么事,就过来认个门。”二人说了会话,中间还有零星的人过来缴税,基本是一堆角钱和硬币,胡祖平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卷曲的纸币压直。

    金泽滔又转了另外几个办公室,基本也认了个全,看着年轻的老同事,心里不由感慨万分,除了个体集贸专管员胡祖平外,还走访了票证专管员尹小香、农税专管员王得灶、财政总会计李相德。这几人都是财校和税校毕业分配的。而四个所班子成员却一色地军转干部出身。令金泽滔意外的是全所十八号人除了达所长、尹小香、林文铮和自己外都是本地人,而且自己这四个外乡人居然都是老乡,都是西桥镇人,这在前世自己都不太了了。

    金泽滔搔了搔头也理解,除了本地人也只有离东源不远的西桥镇人才会愿意到桃源财税所,自己分配到桃源并不意外,经历了**后的统配生一律下了基层锻炼这是大政策,原本有可能留在省城的自己也就死了跑分配的心,安心地随波逐流。

    其实就金泽滔本意来说,他更愿意在自己家乡附近工作,分配到县局后他就直接向组织要求回家乡附近的财税所上班,父亲在镇里一家中学当老师,母亲在家务农,家里还有二亩田也要人照顾。大弟初中毕业就出来帮母亲干活,小弟还在读书,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不出意外,他将落榜并进入县城的一家企业上班,也算早早地为家里打拼了。

    东源离自己家不远,坐拖拉机一个多小时也能到了,家里有个什么事情也能关照得到。所以分配到东源财税所金泽滔并没有被发配的觉悟,相反他还有点感谢组织能考虑自己的实际困难。当然这一切都是上辈子的感受。

    现在他很明白这就是被发配,自己作为全县财税系统第一个本科大学生,不说一定要留在局机关,但留在城关财税所还是有名额的。现在交通条件差,进一趟城不容易,年轻人别的不说,留在城关至少解决个人问题要容易得多,上辈子就是呆在乡下太久,经人介绍才在城里找了个对象,但为了能尽快完婚,父亲为自己腆着老脸找老战友跑进城出了车祸,哪怕最后还是结了婚,但内心的煎熬和苦痛外人又怎会知道呢。

    转了一圈后回办公室明所长还是没有出现。按照惯例,这几天也差不多是向县局大检查办公室报报表的时候了,金泽滔抽出上个月的报表,再向尹小香拿了上月的税收结解报表,简单汇总了一下就把今月的报表填好了。

    又枯坐了会儿,差不多是下班的时间,大家也陆陆续续到食堂吃饭了,林文铮跟一个矮矮胖胖笑容可掬的文元旦坐着辆三轮摩托回来了,检查站需流动设卡检查,所里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基本上成了文元旦的坐骑。

    食堂里大家伙围着一块吃饭挺热闹,吃的是桌菜,月终根据就餐次数结帐,下午一点半上班,吃好饭基本上就是娱乐时间,从所长到临时代征人员,没人不喜欢打麻将的,三楼的招待还专门设了个麻将房,大家一哄而上,林文铮也下了一家。金泽滔有午休的习惯,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了。

    等下午上班的时候,明所长一身泥巴回来了,脸通红通红的,金泽滔知道明所长大概是去钓鱼了,钓鱼和喝酒是明所长的两大爱好。金泽滔也不奇怪,随手将上午填好的报表递给了明所长。

    明所长只是溜了一下眼,没仔细打量报表却盯着金泽滔看了一眼,点了点着头说:“嗯,不错,以后就由你负责报报表了,等达所长回来向他盖个章就寄上去吧。”

    金泽滔点了点头,明所长说完,也不等金泽滔说话就抬脚出去了。还没等他推门出去,明所长又风风火火地进来了,说:“下午你去跟老方,我跟他打过招呼。”随即又走了。

    金泽滔发了会呆,上辈子可没有这事,也不知道哪出了岔了。他摇了摇头关门出来,老方夹着一个档案袋正等在过道。还没等金泽滔说话,老方就说:“下午我们到物资供应站去查查账,明所长推荐你去。”

    金泽滔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老方又紧接着说:“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查帐?”边说边大步往外走。

    金泽滔愣愣地说:“我不知道要去查帐……”没等他说完,老方语气就不善了:“你是不知道去查帐那我刚才就告诉你了,怎样查帐你不会没学过吧。”

    金泽滔无语了,苦笑着说:“方指导,你要我怎样查帐总得告诉我这个什么物资供应站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吧。”

    老方突然止住脚步,打量着金泽滔,拉得老长的脸面无表情,良久才说了一句:“还是叫我老方吧。”说完又大步往前走,却再也没说一句话。

    东源区所在地叫岔口村,集贸市场很兴旺,也是邻近的沧海县和北山县几个边缘村镇的商品集散地,每逢古历三八集市,岔口村还集资建了个农贸市场。整个集镇就一条主街,走完这条主街就是车站,物资供应站就在车站前面的一座三层楼底层。

    他们还没走进屋里,就迎出一个又高又瘦的年轻妇女,老方指着她说:“这是物供站的站长王菊妹,这是我们所刚分配来的大学生金泽滔。”

    王菊妹笑着说:“听说了,早上还看到了老文领着个小后生从我门前经过,欢迎二位领导来我们站里检查工作。”

    老方说仍旧面无表情:“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核实一下你们的报表,看看有没有出入,把你们的总帐和凭证给我们看看就行,你就忙自己的吧。”

    王菊妹笑笑也没再言语,将他们让进店里后面的一个有些阴暗的办公室后,从店堂里拎出二大本帐本和一大堆装订好和没装订好的凭证,老方扫了一眼帐本,只要了今年一至八月的帐册,其余的全交还给王菊妹。

    金泽滔对这些不陌生,他学的是财政,但感兴趣的却是财务,财会类的功课他从来在班上是名列前茅的。

    老方指着这堆帐对金泽滔说:“王菊妹当站长前就是会计,你先看看,我去转转。”金泽滔点了点头,又转头问王菊妹要了报表,王菊妹就陪着老方出去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