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未来的首富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翻了翻总账和明细账,又随机抽了二本凭证,合计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对总帐和明细帐及报表,金泽滔不准备再核对了,径直走出办公室,物供站一共三间店面,里面堆积的全是些农副产品,大件的也就一些电风扇之类的,店面空荡荡的除了一二个村民买个灯泡称二斤白糖就没什么生意,老方则端着一张报纸在看。看起来这个王菊妹是一身兼数职,整个店面也只看到她一个人在守着。

    老方看到金泽滔出来,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金泽滔。金泽滔想了一下,说:“总帐明细帐都没错,报表也核对过,记帐凭证抽查了二个月,帐面上没有问题。”

    老方眉头有些舒展,却仍不动声色地说:“物资供应站是个老集体,是供销社下属的一个独立核算的单位,前几年还好,这二年营业收入一年不如一年,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金泽滔斟酌了一下说:“听说供销社下属很多独立核算的单位都承包了,这个供应站还没承包吗?”

    老方点了点头,但眼里明显有了笑意,金泽滔问道:“那他们直接进货还是由供销社统一配货?”

    老方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拾起桌上的还没打开过的档案袋,向正在找钱的王菊妹点了下头,就直接出了店门,金泽滔愣了一下,慌忙跟了上去,王菊妹在后面还大声说:“方指导金税务你们不再坐会儿?”

    老方一边走,一边用手向后挥了挥,又拐了个弯,来到一个副食品商店模样的门口,门眉上还隐约有一行东源区食品站的字样,金泽滔还在打量这间店面,老方已经和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金泽滔知道这人就是这个食品站的负责人金达,是这个集体商店的承包人,整个食品站也就他们夫妻二人。

    食品站原是县食品公司在东源区的报帐单位,这二年因经营不善一直处于亏本状态,今年年初刚承包给金达,除了店面,还给他留下存货和一些零星的应收款大约有30000元的经营本钱,年承包款3500元,也就相当于这30000元本钱的利息和门面的租金,承包款不高,但不承包还要负责他们夫妻二人的工资,这样算起来也就合算了。

    让座上茶一阵寒喧后,老方就从档案袋里摸出一张盖着财税所大印的税务检查通知书,按说税务检查应该是检查办的事情,其实这在财税局是通行的事情,检查办一般只负责一年一度的财税大检查或行业性的集中检查,各片组专管员的日常检查一般由各片组专管员自行负责。

    金达也没有流露出不满的神情,爽直地签了名字,然后就去里屋拿帐册了,老方不经意地说:“你说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怎样查?”

    其实对于这类商店经营规模不大且帐证不是很健全的企业通行的检查方法有成本推算法,存货核查法和表帐法。金泽滔想了一下,说:“还是从存货盘查着手比较妥当,毕竟商店刚承包,初始存货记录比较真实,然后再核查下进货单,应该能发现一些问题。”

    老方虽然是军转干部,但在部队里从事的就是后勤财务工作,再加上他本人没有什么爱好,基本上业余时间都用来钻研业务,是东源所的业务骨干。县局组织税务大检查也经常抽他去参加。所以金泽滔不敢多说,仅仅是说了一些自己的意见。

    老方也不多说,抽出几张检查底稿,吩咐金达带着他去盘点存货,自己则翻看起帐页。

    金达是个很健谈的人,听他自己说,他以前是在县食品公司的,后来因为父母的原因才回来,在县公司的时候还是个采购员,八十年代的采购员很吃得开的,长年在外面跑,见多识广,更难得的是,金达虽然是个话闸子,但言语平实,就象老朋友般娓娓道来,让人听着很长见识。不知不觉间,金泽滔也渐渐地话多了起来,基本上是问一些生意场上的事情,金达也是有问必答,出来的时候,二人就象老朋友一样。

    前世金泽滔也就知道金达这个人,但基本没有交集,命运就这么奇怪,今生在上班的第二天居然能和金达这个未来的浜海首富有了第一次交往。

    老方让金达在检查底稿上签字画押后不顾金达的留饭就领着金泽滔回到了所里。这时达所长居然已经回来了,一般从桃源出差到县城都要在县城住一晚,很少当天来回的。

    老方交给金泽滔一刀税务检查工作底稿让他整理检查资料,就被达所长叫进办公室关起门来。金泽滔不关心领导的事,而是一心一意按照检查资料整理数据,确定初始存货金额,再按照食品站提供的每月进货金额,比如现金日帐,再比对每月存货结余,很容易就发现问题,但由于食品站本来就是个比村店大不了多少的便民商店,推算出应税营业收入后,后面就好办了,营业税、企业所得税再加上附加的城市维护建设税、粮食补偿金和教育附加费后才283元。

    最后想了想又按照刚才的工作底稿重新誊写了一遍,看看没什么差错,就上了二楼敲了敲老方的门好象不在,正准备下楼达所长的门忽然开了,老方伸出头朝金泽滔点了点头,接过金泽滔的工作底稿简单浏览了一下,说:“等会儿你到我办公室领一份查补税通知书,明天上午你找个时间送过去,哦,你先别走,达所长有事找你。”

    达所长有点荒顶,正架着一副老花镜捏着一个文件,看到金泽滔微微点了点头,摘下眼镜揉揉眼睛,说:“对我们所有个大致的了解了吧。东源区是个传统的以种养植业为主的农业大区,工商经济比较落后,所以我们所工商收入任务在全县是倒数的,但管辖的地方可不小,而且社会矛盾比较突出,这对我们所干部队伍的要求更高,你应该注意到了吧,我们所虽然是个收入小所,但干部学历素养在全县都是高的,你还是我们浜海县财税局历史上第一个正牌财政专业本科生,不错不错。”

    金泽滔笑了笑,正想谦虚几句,达所长挥了挥手中的文件:“今年县局对我们桃源所非常重视,准备把我们所列入全县12个财税所岗位责任制试点3个所之一,压力很大啊,金泽滔啊,听县局人教科张科长说你的笔头很好啊,还在大学里就写过文章啊。”

    金泽滔连忙低下头,轻声说:“就几篇豆腐干文章,不敢当得上张科长和所长的夸奖。”

    其实这是金泽滔谦虚了,在大学里金泽滔在省城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80年代是朦胧诗相当盛行的年代,朦胧派诗人无疑是一群对光明世界有着强烈渴求的使者,他们善于通过一系列琐碎的意象来含蓄地表达出对社会阴暗面的不满与鄙弃,舒婷、顾城、北岛等朦胧诗派代表人物更是一大批大中学生的精神偶像,金泽滔对文学的喜好再加上刚上大学对未来的向往让他经常有写作的冲动和激情,在校园及省城的一些文学刊物上经常发表一些短诗,时常在一些文学沙龙中慷慨激昂。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