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所务会议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五章所务会议

    到了大二,金泽滔就基本上不写诗了,他把这种怨天尤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间都投入到教室和图书馆中,他更愿意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知识让他切切实实地从农门跳进了龙门,朦胧诗只应该是花前月下无聊时候的一个话资。

    到了大三,经过一年的积累,金泽滔就尝试写一些财经类论文,而且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有一篇甚至发表在中国财政研究资料,还有一篇被作为观点摘录在财政研究的最末一页,这对一个在校大学生来说都是个了不起的成绩。

    达所长和老方似乎比较满意金泽滔谦和的态度,都点了点头。达所长又说了些勉励的话,大约也算是组织上正式谈话。

    第二天一上班,金泽滔就拿着查补税通知书送到食品站交给金达,金达看了一眼,笑了笑没就这件事说什么,只是说过二天就去把税补交掉,接着就聊了一些题外话,见没有什么事金泽滔就直接回了所里,中午吃饭的时候看到一楼的公示黑板上出了个通知,下午二点全体干部职工召开所务会议。

    命运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对于第一天上班时出了跟老方检查这个小岔子,他经过仔细回忆比对,前生他接过明所长报表任务后是二天后才交给明所长的,而今生则是当天就完成了,也许就这个不经意的细节使明所长向老方推荐了自己,并且还接触了金达,这是对重生的自己一个小小的奖励。

    按照记忆,接下来尹小香会把会议纪录交给自己,这是个深刻的记忆,因为自此直至自己调离东源财税所,所务会议一直由自己纪录,理由很简单,谁让自己是所里第一个大学生,而且字也写得漂亮。

    与其如此,不如自己主动些,想到这里金泽滔就拐了个弯走进尹小香的办公室,她正收拾东西哼着轻快小调显得很开心,尹小香已经结婚二年多了,丈夫是个军人。

    金泽滔笑着问:“香姐这么开心,不会是姐夫回来了吧。”

    尹小香也不气恼:“都下班了,怎么不去吃饭。”

    “不知道所务会议都干些什么?第一次参加我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金泽滔笑嘻嘻地在她对面坐下,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前晚是你的接风酒,算是过了一关,下午的所务会议按惯例你和小林要说几句话,其他的就是各片组汇报一下工作情况,对了,下午我和达所长请过假了,会议记录你帮我记一下。”尹小香边说边拿出一本很厚的记录本。

    金泽滔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接过记录本,问了一句:“下午开会你也请假?不会真是姐夫回来了吧。”

    尹小香有些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就你话多,我走了,帮我关下门。”

    金泽滔有些傻傻地望着尹小香的背影,心里直怀疑尹小香是不是早等着他上门,前世的戏不是这样唱的。

    因为下午是全所所务会议,中午吃饭的人特别多,分散在各乡镇片组的专管员也都早早回来了,金泽滔自来熟地全打了声招呼,午饭后,他依旧谢绝了打牌邀请,小睡了一会,就起来翻了翻会议记录,大致了解了会议的流程,先是由各片组汇报情况,再由老方传达一些县局文件,学习一下公文通报的财税政策,最后就由达所长肯定一下成绩,强调一下阶段工作重点,明所长和老马基本很少在会议上发表意见。

    看看时间还早,从包里翻出一包压得皱巴巴的红塔山香烟揣进裤兜里,就转入隔壁的房间里,里面摆着两张桌子,一张打扑克,玩的是三吃一,还一张是麻将,金泽滔看不太明白,老马所长在打扑克,林文铮也在麻将桌上凑了一家,桌角上都放着五元十元的小钱,围观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达所长和明所长都在麻将桌后面观战。满屋子的烟雾腾腾,喧嚷声震耳欲聋,

    金泽滔特意往达所长边上挤了挤探了探头,达所长说:“金泽滔会不会打麻将?不会要学学,东源晚上没什么文娱节目,打打小麻将小扑克打发打发时间。”

    金泽滔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有这时间我还不如睡觉,但也装着兴致勃勃的样子看着牌起牌落。麻将和扑克在财税所是一项全民参与活动,不参与但不能排斥,如果连这门都不进牌都不看,迟早要被这些人排除在这圈外,上辈子就是因为太离群索居人缘一直不太好。

    又看了会儿,会议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也陆续收拾了牌局,人手一本笔记本走进西头的会议室。

    达所长和方指导员端坐在会议桌上方,明所长和马文化副所长各领头在两边分坐,金泽滔很自觉地在达所长他们对面的下方坐好,林文铮看了看周围也在金泽滔边上坐下。

    林文铮初中中专毕业,比金泽滔要少上二岁,今年才十九,他读的是财会专业,这是新成立的永州地区工业学校第一批统配生,当时为了扩大该校的招生知名度,才在工业学校第一批毕业生实行定向分配。

    达所长清清喉咙,慢条斯理地说:“这个月的所务会议现在开始,首先让我们用掌声欢迎金泽滔、林文铮两位新同志正式加入我们桃源财税所,这两位同志就不用再介绍谁是金泽滔谁是林文铮了吧,相信前晚上大家都已经认识了。”大家都会意地笑了。“不过,我们还是先由他们自己作个自我介绍下,这个权利我们不能剥夺。”大家又附和着笑了。

    金泽滔合上了记录本,看了看两边以明所长、马文化为首的各片组同事,然后目光注视着达所长,说:“我叫金泽滔,黄金的金,**的泽,浊浪滔天的滔,西桥人,今年二十一岁,刚从学校毕业,组织信任将我将我分配到东源财税所。东源财税所相比较其他财税所来说,条件或许差点,工作难度或许大些,社会环境或许复杂些。但我工作第一天的感觉就是,从达所长到下面每一个同事,十八人如一人,几十年如一日,我想说,我和林文铮,作为新人,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们的前辈和老师,是我们今后工作和生活学习的楷模。如果这是一列以达所长为排头兵的队伍,那么我们会向你们看齐,你们就是我和林文铮的为人处事的标尺。我们非常愿意融入这个大家庭中,成为光荣的东源财税人的一员,我们也相信,在达所长、方指导和明所长、马所长的带领下,我们一定会象各位前辈一样克服种种困难,成为一个合格的东源财税人,请你们相信我们。”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