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热血沸腾的林文铮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七章热血沸腾的林文铮

    李相德把财政总会计的基本工作简单介绍了一下,金泽滔一一记录,又问了些问题,李相得都很友好地给予补充,金泽滔想了想又问:“你们天天跟数据打交道,那县局或乡镇有没有对你们量化的要求,比如报表差错率之类的。”

    “当然有了,我们对乡镇总会计都有指标考核的,县局同工种互审也有量化指标比对啊,不然怎么知道谁优谁劣。”李相德一别理所当然的样子。

    量化指标才是他最关心的,这也是岗位责任制方案有没有生命力的最主要的东西。听李相得说,好象类似的比对指标基本上财税各个岗位都有,比如财政总会计的报表准期率、差错率、拨款准确率等,税收票证的差错率控制,税款结解的双限三带,个体税收申报率等等,农税的年终无尾欠等。只要设计一个客观的或用时间或用数量来计量的标准,甚至综合岗位都能用量化标准来衡量,比如信息可以以月投稿量和录用量来比对,文书的收文办结率等。

    一个岗位并不需要太复杂专业性太强的量化比对指标,一般组织这些综合性干部岗位责任制考核验收的以县局人教股为主,这些量化标准的设置以不懂业务的人也能一目了然为基准,那么这样的标准设置就具有生命力和可操作性。

    从二楼开始这么一圈转下来,会议记录本居然记满了大半本,稍微一整理,不但对岗位职责有了全面细致的了解,更重要的是掌握了第一手对各岗位可操作性相当强的定量描述,这对下一下完善考核指标体系极为关键。

    他在笔记本中更正了几个记忆中因时间前移有些提法上的细微差错,基本上和记忆中的指标一致。

    他理了一下头绪,决定向向达所长汇报一下他的基本思路。关好门就直奔二楼达所长办公室,正要敲门,忽听里面有人说话,听声音是老方:“金泽滔这小伙子是不错,沉稳机敏,适应能力也很强,上班第一天基本上能独立完成纳税检查业务,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小伙子基本功扎实,而且更重要的是动手能力很强,不是那种眼高手低的学生娃子。”

    金泽滔没想到老方会对自己评价这么高,老方是个面黑心善的人,过了年,老方就要调离东源财税所到一个大所当所长了,在金泽滔的记忆中,前世和老方相处半年多时间里他没给自己穿过小鞋,但也从没有什么特别的照顾,更没有听到过他正面积极地评价过自己。

    这是个巨大的进步,至少在今生他迈出了前世所没有的扎实的一步。这巨大的进步却是第一天与前世迥然不同的接人待物的细节有关,任何细小的改变都能导致巨大的裂变。

    也许是心境的不同,使别人更易接受今生的自己,至少自己不再唯唯诺诺,进退失据,前世他在所务会议上就没有今生出彩。无论如何,他都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他不苛求今生活得多么精彩,但求今生不再留有遗憾。

    这一瞬间,他感觉腰板都直了无数,挺直了胸膛,他噌噌地下了楼。老方对他的评价很重要。

    所班子四个军转干部性格迥然不同,达所长是个和气但不失威严的长者,明所长则纯粹是个老顽童,与人无争,老马一天到晚笑嘻嘻,对谁都一样态度,老好人一个。就是这老方却是个异类,好象每个人都欠他钱似的。

    想想老方对自己沉稳机敏的风评,自己却急于向达所长汇报,这不是明显的邀功吗?老方作为牵头负责实施的领导,是自己需要第一时间汇报的对象,政治上还是不成熟啊!

    过两天吧,等整理出初步的实施方案,再视情况汇报,也不能一次性到位,自己是先知先觉,你一下子拿出完善的方案,难道你比领导还能啊。

    林文铮在今天所务会议作为和金泽滔一样的新人在会上狠狠的秀了一把,一整个下午都处于十分亢奋的状态,看到每一个人向他点头微笑都让他有热血沸腾的冲动,恨不得干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

    一下班就来找金泽滔,见金泽滔还没吃饭,就嚷着要请金泽滔吃饭,和食堂的阿兰婆打过招呼,两人到街上找饭馆,走了一会,眼尖的林文铮看到街中有一家排档就拉着金泽滔走了进去。

    看着灶台边的桌子上摆着的几样小海鲜还很新鲜,林文铮随手点了几个,叫了二瓶冰镇啤酒,由于灶台就摆在门口,门外的倒灌风让店里弥漫着油烟、大蒜和辣椒混合的辛辣味,让金泽滔二人呛得直流泪。林文铮骂骂咧咧搬了张桌子就在室外露天摆了个位置。

    排档主人是个胖大嫂,一面说着抱歉的话,一面给他们摆上了二副碗盏,倒上二小碟米醋,林文铮倒满二碗酒,也不多话,碰了下金泽滔酒碗,一口气喝了先干为敬。

    林文铮的酒量不是太好,就一小碗的啤酒倒下去没一会儿就满脸通红,金泽滔笑着说:“不会喝酒以后就少喝点,自己兄弟就不要碰来碰去了。”

    林文铮摸出支云烟递给金泽滔,金泽滔虚推了一下,林文铮就径直自己点上,长长地吸了口气,说:“滔哥,没说的,你上午说的话可都说到小弟我的心坎上了,大学生就是不一样,不是我这小中专能比的,这话说的,啧啧,简直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金泽滔摇了摇头道:“东源财税所所风纯朴,也许是县局最偏僻的财税所,大家反而少了分浮燥,多了分沉稳。在这里工作,玩虚的不行,要做些实事。”

    林文铮直点头:“嗯,我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我打小喜欢财税工作,我们家的对面就是财税所,每天上学放学都能看到这些戴大盖帽的税务干部在大街上收税,我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名税务干部。”

    林文铮说着说着又倒了碗酒直接一饮而尽,有点豪气冲天:“这是我的梦想,今天我终于美梦成真了,我要和你一起融入这个大家庭中,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做一个合格的财税干部,以后你一定要帮助我,我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批评我,我有不懂的地方你指点我。”

    金泽滔听着林文铮的豪言壮语,忍不住心里发笑,待看着林文铮那热切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竟有点被感动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两辈子加起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林文铮这般热情澎湃的豪言壮语,他和林文铮同一天报到,住同一个寝室,一起同事了五年,五年后他进了城,林文铮下了海,从感情上说,他真把他当作弟弟。是他前世不多的几个好友之一,前世家里出事,林文铮听闻后还特地从外地赶回来一起给儿子和母亲料理后事,这令今生对林文铮的友情倍感珍贵。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