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向村支书借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十章向村支书借钱

    放倒了这三个踹着林文铮最起劲的三人,金泽滔从容得仿佛闲庭散步,李明堂另外几个同伙脸都白了,金泽滔环顾四周,咧着嘴笑:“谁有意见?”没人听他说些什么,只见他满嘴白牙闪烁的寒光,仿佛是一头史前巨兽的獠牙。

    金泽滔扔掉手中的铁架子,扶起林文铮,转身对还在发懵的刘凯旋说:“叫派出所吧。”

    刘凯旋傻傻地问:“他们要不要送医院。”

    “需要吗?”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金泽滔在李明堂及另外一人的后心各踹了一脚,二人如见鬼似地一骨碌爬起。

    “柳立海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柳立海是东源派出所副所长,所长马三炮是个老公安,快到点了,一向不太管事,再加上他也是东源人,人情关系太多,东源民风悍厉,村民械斗屡禁不止,这同马三炮的不作为是有关系的。

    柳立海在所里不太有人气,但在外面是唯一敢同岔口村一些二流子顶真的警察,在区政府大院年轻人中人缘颇好。

    柳立海背着手围着李明堂等人转了一圈,口里不断地啧啧着,也不知道是赞还是毁,还没等刘凯旋说话,手一挥:“带走!”

    这也是个有个性的人,金泽滔前世同他打交道不多,只是隐约记得罗才原书记出事后,马三炮黯然退休,柳立海上位所长,但好象没干多久就被调走了。

    金泽滔走到柳立海身边,轻声说了一句:“我是金泽滔,邵友来的同学。”

    柳立海看了金泽滔一眼,笑了:“身手不错啊,练过?”

    金泽滔不接这话茬:“过些天,友来过来,到时再聚。”柳立海是金泽滔发小邵友来的远亲,这还是前世听邵友来自己提起过。

    柳立海点点头,挥手让几个协警押着李明堂他们走了。

    这就是个普通的治安事件,连斗殴都算不上,金泽滔可以预料,李明堂他们估计笔录都不用做就被放了。马三炮不会让这麻烦在派出所里过夜的。

    舞会刚开始就草草结束了,刘凯旋有点担心:“要不我们向罗书记汇报一下,责成派出所对这事跟进一下。”

    本来今天来的目的是想认识一下罗才原,但出了这样的事去见罗才原非他本愿。

    金泽滔摆摆手,施施然出了区大门,东源区政府部门基本都拢在一起,区公所对面就是财税所,左边是派出所,右边是法庭。才七点不到,金泽滔想了想,问:“敢不敢跟我去李明堂家?”

    林文铮看起来有点狼狈,但实际没什么大碍,估摸连皮都不会青一块,李明堂他们还不敢太明目张胆殴打国家干部,这些二流子肚子也揣得明白,什么人该打,什么人不该揍。

    林文铮跟在金泽滔后面,一声不吭,几分钟前还搂着一个美女云里雾里的,一下子被打落云宵,云泥之别啊,这心情起落也太大了,一时间也接受不了,挨谁都不好受。

    岔口村是东源区所在地,区公所出去就是岔口街,号称长街,中心是个十字路,横着的街不长,但商业比较繁荣,称短街。长街赶市,短街开店,长街夜晚黑灯瞎火,短街灯火通明,有点夜市的味道,有录像店,服装店,杂货店,小吃店。

    李明堂家在十字路口靠短街转角处,开的是杂货店,岔口村最大的杂货店,卖的主要是电器小五金。

    李明堂父亲李良才,岔口村支部书记,是个干了差不多二十年的老支书了,人称棺材板,岔口村老少都怵他,算计也狠,能把人家的棺材本都算计出来,李明堂是李良才的小儿子。

    李良才不仅算计好,也会吃苦,以前干过农活,扛过木头,走过香烟,后来开了这眼杂货店,生意好得不得了,晚上不到十点不关门,天天自己坐店,笑眯眯地看着人来人往,更难得的是店里卖出去的电视机电风扇坏了,他自己就能开膛破肚,基本上能琢磨着修好。

    李良才还挂着一个职务,岔口村基金会理事长,这才是金泽滔来的目的。

    金泽滔穿过店堂,直奔李良才,李良才坐着不动,他看得出这二年轻人不是顾客。

    金泽滔穿过柜门,直接在李良才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我叫金泽滔,财税所刚分配来的,这是林文铮,被你儿子揍了,今晚讨个说法。”

    李良才有点疑惑:“明堂?他人呢?”

    金泽滔呲着牙笑了:“让柳立海带走了,胆子也太大了,都跑到区政府打人,李支书教子有方。”

    李良才怒骂:“这死儿子,作死啊,敢跑政府里打人,那还了得啊,得关他几天才会知道什么叫怕,哎哟,对不住了,林干部要不要到医院去瞅瞅。”李良才开店不怕天不怕地,就怕税务来检查,再说今年的税收、财务、物价大检查就快开始了,可别让财税所惦记上,那得伤筋动骨啊。这财税所的同志可得罪不得啊。

    “也没什么大事,估计会有点内伤,反正死不了人,李支书不要太上火,明堂他拎得清爽的,打死人的事是不干的。”金泽滔有点皮笑肉不笑。

    李良才坐不住了,这话有点碜人啊:“金干部,你说你说,该咋办就咋办,我老李不含糊。”李支书好歹也是个老党员,这个态度得有。

    林文铮象只快蔫掉的落毛公鸡,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听着金泽滔的问话,才大梦初醒般抬头:“咋办呢?咋办呢?滔哥你说咋办就咋办。”

    金泽滔诧异了:“不会伤着脑子吧,咋傻了呢,这孩子平时不这样啊,能说会道的。”

    这时店堂里多了几个人,看样子都是左邻右舍的村民,小声议论着,李良才用手托了托林文铮的额头,象个老中医:“没烧啊,伤着脑子咋不烧呢?”

    金泽滔气笑了:“开水也得煮个十分钟,一个大活人,才被你儿子打了没几分钟这脑水能沸腾啊。”

    李良才有点尴尬:“金干部说的是,是我急了,还是到医院去做个检查,我付钱,保准不赖。”

    金泽滔忽然打量起店堂:“李老板,生意挺不错的呀,一天能挣多少?”

    李良才就象被踩着尾巴一样急跳起来:“可不敢当,可不敢当,哪门子的老板,叫老李,老李。”

    李良才的杂货店店面有三间房,挺宽敞的,金泽滔在店堂转了一圈,喃喃道:“一天营业额可不低啊,哎,我说老李啊,你的售货单能让我看看吗?就是看看,不是查税啊,现在都下班了,我就想了解了解。”

    李良才一边收拾着柜台上的账单,一边说:“哪有什么售货单,我就一个体小店,记账给谁看呢,一天才卖得了几个钱,都记在脑子呢。”

    金泽滔静静地看,李良才干笑着不敢再放肆,这时一个牛高马大的青年噌噌地奔了过来,伸手就向金泽滔推搡着:“你谁啊,你谁啊,想干么呢。”

    金泽滔绕过那青年的手,人一矮,张开指扣在那青年的胸口,待接触到胸口,五指一缩,呯一声,那青年应声倒地。

    金泽滔知道这青年是李良才大儿子李明山,弯腰捏着李明山的胳膊拉着他起身,口中啧啧叹着:“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就摔了呢。”

    李良才砸巴着嘴,有些恼怒:“都走了,都走了,我跟金干部说着话呢。你吃药了,走路不看地呢。”众人一轰而散。

    林文铮有些吃惊地看着金泽滔,刚才在舞厅被李明堂一伙人揍那是懵了,现在他看得可清楚了,论块头那青年比金泽滔壮多了,可就这么五个手指一缩一放,大块头就变成石头。

    金泽滔待围观的人散了,说:“老李,刚才我说要看售货单,真不是诓你,小林的事扔一边先不论,今晚本来就要来找你商量个事,凑巧出了这档事,有点始料不及,李支书啊,你可不要认为我们这是挟私报复,我还真求到你头上,没有想查你税的意思,你也知道,我们刚上班,没这权力,是不是?”

    李良才嘴上说着“哪会呢。”心里却愈发坚定金泽滔就是挟私报复。

    金泽滔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李支书,日久见人心啊,我们还要长相处呢,我就直说了吧,小林家里想开个杂货店,缺少本钱,想向基金会借点本钱,你是理事长,这事得你开口,就这点小事。”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