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十一章回家

    李良才最后还是捏着鼻子认了,五万元钱,月息0.7分,时间半年,比银行高,比私人利息低,银行贷款不但麻烦,而且还有指标,个人借贷还不知道让不让办呢,金泽滔也懒得去打听。

    接下来几天,金泽滔跟着达所长去了趟三水镇,实地去农户看了绣衣家庭作坊,说是绣衣,其实跟传统的丝绸绣衣有所区别,绣衣也是真丝料,在胸前或衣领打上电脑绣花,经过砂洗,穿着很凉爽,但码子都偏大,国人穿着显大,出口东欧国家,在京城有专门的集散地,东欧商人集中下单提货,这是一个相当大的产业。

    在前世砂洗绣衣行业一年为浜海县提供上亿产值,可以分散到家家户户,特别沿海几个乡镇几乎是全民参与,由此而衍生的产业链甚至让缝纫培训班开遍每个村堂,其中最具集聚效应的就是就是砂洗印染行业,其他如电脑绣花、自动缝纫机、裁剪都可以分散作业,唯有砂洗印染一要资金,二要场地,三要技术,一般人对付不了。

    刚开始时,砂洗印染都要跑到东珠、三羊及省城等大城市找大厂加工,有钱也不行,得等,浜海县城也有一家印染厂,但不对外加工,他们有自己的业务。

    后来西桥镇办了一家小规模的砂洗厂,那盛况令人咂舌,来砂洗印染的农户彻夜排队,据闻收的钱款点清后是扔在缸里的,不管怎样夸张,砂洗厂日进斗金绝对不夸张,随后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的砂洗厂遍地开花也是事实,由此可见该行业的暴利程度。

    金泽滔瞄上的第一桶金就是办砂洗厂,后世他也见识过,大部分砂洗厂都很简陋,除了几台旧机器,没什么技术含量,印染配方还都是大路货,一般的印染师傅都会。

    下属几个乡镇转完,这星期就完了,在这两天里,他已口头向老方汇报了岗位责任制考核指标体系的基本思路,说是正在整理成文,待跑过几个乡镇情况掌握全面以后力争在下星期一拿出方案初稿。金泽滔的思路比老方达所长他们要开宽得多,甚至比他们想象的要完美,老方一张长脸这几天也和蔼了许多,达所长更是一路带着金泽滔走遍了所有乡镇,说是熟悉情况,但在乡镇驻片组干部的眼里,这后生不得了,领导马屁拍得牢,有前途。

    很快就周六了,周日就可以回家休息了,财税所大部分同志都吃住在所里,无所谓休息不休息,在区乡干部眼里,平时不太休息,春耕农忙季节家里有责任田的都会集中调休,再说,九十年代初一个月也就四个休息天,窝在家里也没事干,到九五年后才有大礼拜小礼拜的区分,每月可以增加到六个休息日,真正实行双休日的应该是世纪末了。

    金泽滔和林文铮向达所长告了假,当夜就乘三卡拖拉机回西桥镇。两人约好后天一早在西桥街口集中就各回各家。

    东源是个种养殖业大区,海产品丰富,金泽滔和林文铮两人托阿兰婆买了一蛇皮袋下午潮小船打的海鲜,有白虾白蟹带鱼小棉鱼等,这个季节正是鱼肥蟹壮的时候,价格也不贵,才三十来元钱,再过十年这一袋海鲜没二三百拿不下来。另外还有一个小包,装的是一些补药,有高丽参,人参口服液之类的,都是找人在中药房作治疗药开的,能报销。

    一家人住的还是老房子,旧四合院隔开的一个小院落,单门独院,推开吱嗯作响的木门,听得屋里有人说:“谁进屋了,小海看看,不会是你伯爷上门了。”说话的是父亲,小海是还在念高中的小弟,金泽海。

    弟弟看起来还稚嫩,看着金泽海年轻得不象话的脸,金泽滔扔了袋子,紧紧地抱住弟弟。

    金泽海给吓坏了,一边挣扎着,一边喊:“哥疯症了,爸爸快来。”

    金泽滔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爆栗,指了指地上的蛇皮袋,自己拎着小袋子。

    家人还没回过神来,又听得金泽海大叫:“哇,好多的鱼,还有虾,妈,晚上都煮了。”

    小院落里涌出三人,金泽滔深深吸了口气,抑制住内心的酸﹑甜﹑苦﹑辣﹑咸五味,趁着别过脑袋的功夫,用袖擦去眼角的泪花,他很想跪在地上叩上几个头。

    等他感觉可以平静面对家人时,父母和二个弟弟已经围着蛇皮袋点数着都有些什么海鲜。

    金泽滔忍不住笑了,这笑有点呛但很欣慰,是啊,子女总是感觉父母离自己已经很久远了,但在父母心中,他们一直就在身边从未远行!即使离得再远再久,父母的心总是离自己最近的。

    更何况,自己还真就在身边,前几天不是刚刚离家上班,哪来的那么多的离情别意。自嘲地笑了笑,就不作小儿状了,离也好聚也好,好在自己还能从头越。

    母亲麻利地把鱼虾分好类,分别挑出最肥的几条,煎、炸、炒、煮、蒸诸般手段齐下,父亲也在旁协助,两弟弟边上大呼小叫,金泽滔就静静地在一边看,此情此景,魂萦梦牵,想得深沉,忍不住鼻孔有点发酸,皇天厚土,我真要谢谢你赐还我父我母,此生此世,我不负苍天不负大地。

    金泽海又开始大惊小怪了:“妈,你快看,哥哭了!”

    金泽滔差点没呻吟出声,我现在是真没哭,只是鼻子流水了,鼻水能倒流吗?

    母亲瞟了一眼,瞪着金泽海:“这是辣椒呛的,你哥打小不哭,哪象你,笤帚还没上头,就哭得震天动地的,不知道还以为我是你后娘。”

    说起来金泽海也是个大小伙子了,但性子从不见长,大大咧咧浑不在乎。

    大弟金泽洋是个闷葫芦,家里的重活苦活都是他干的,上山砍柴下地种田,早早就辍学在家务农,比金泽滔还少二岁看起来要老相得多。

    晚饭的时候,父母都很开心,母亲只是念叨了几句要省着钱用,不要买东买西的,就重点问工作还好吧,同事还好吧,领导还好吧,父亲不问,但热切的眼神还是说明一家人都很在意这些。金泽滔一律说好,工作好,同事好,领导好,那是真的好,比前世好得太多了。

    金泽滔斟酌着说:“妈,我想这个季节后咱家得把那两亩田租别人种了,小洋不能再呆家里种田了,要不连媳妇也讨不到。”

    母亲神情有些沉重:“我知道,我知道,我和你爸也想过,让小洋跟你伯爷出去闯闯,呆家里刨田饿不死人却也发不了财。”

    金泽洋瓮声瓮气地说:“我还是呆家里种田,听说外面很乱的,小祖出去卖鞋还被骗了好几十元钱。”小祖是堂兄,金敏祖,跟他父亲在四川开了眼小鞋店。货是西桥镇进的,西桥的小作坊皮鞋厂很多,这时还没什么品牌意识,都是乱挂牌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