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要入党啦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三人就乘早班车回到了东源财税所,邵友来直接中途下车转车去了三水镇。

    一上午金泽滔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他今天要做的事很多,岗位责任制考核方案早就草拟好,他今天主要是给省城西州大学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苏子厚教授写封信。

    苏教授现任校党委委员、教务处长,曾担任过财政系主任,但没有给金泽滔他们这一届财政班授过课。在撰写毕业论文时,金泽滔选择了乡镇财政这一课题,九十年代前,自上而下对乡镇财政理论和实践研究都比较薄弱,在西州大学唯一对乡镇财政有过专题研究的就是前系主任苏子厚教授,这也是该系当年毕业论文导师为非本系老师的唯一特例,在苏教授的指导下,金泽滔的关于乡镇财政论文获得了优秀论文奖,并且还在校刊上发表。

    离校前,苏教授还特地交待了一个任务,就是尽快在实践中再完善一下,写出一篇既有理论高度又有实践意义的有分量的关于乡镇财政研究的论文。

    为了尽快完成这个课题,上个星期他还特地向财政总会计李相德要了一份全县乡镇财政总体数据。在家里休息的空暇时间,结合前世的记忆,已大致理出课题提纲。

    他先是表达了对老师的思念之情,然后把自己工作的一个星期的基本情况简单做了个回顾,并把自己参与的岗位责任制情况简要作了介绍,他知道苏教授会对这份方案感兴趣,如果不出意外,苏教授很快出任副校长,明年就转任财政厅副厅长。

    苏教授做官比做学问厉害,他一直做到省长,在省长任上退了。前世他和苏教授虽有一段师生缘,但一来自己也没有很好地完成老师交付的课题任务,二来老师当副校长后自己主动远离。几年后,他对苏教授只能远观,不能近交了,这是他上一辈最为遗憾的事。

    写完了给苏教授的信,连同论文提纲和岗位责任制考核方案初稿封进大信封,金泽滔吁了口长气,就象过了一门必修课一样心里就踏实了大半。

    接下写给省税务局的学长章进辉的信就轻松多了,他和章进辉也算相识已久,刚进大学那会儿,他是校诗社负责人,金泽滔跟在他后面写了一年多的朦胧诗,一年后,二人几乎同时离开诗社,但走得反而更近了,经常就一些社会弊端和财经理论争得面红耳赤,后来两人还合作在校刊发表过一篇财经短论文,这些都是善缘。章进辉比他早两年毕业,毕业后留在省税务局办公室,现在都已是副主任科员了。

    金泽滔就税法宣传谈了自己一些看法,并说自己已在着手搞一个宣传平台,届时还请学兄指导云云。金泽滔知道,国家税务总局正在策划推出全国税法宣传月活动方案,自己的提法一定会引起章进辉的极大关注。

    快到下班时,邵友来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东源路况不好,这一路也够呛,但看他的神情却极是兴奋,兴冲冲地说了一句:“这事得干,还要快干,我马上回家,辞了工程队的工作,下午就回来,你得催着点把钱贷到手,落袋为安。”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邵友来一阵风似地飘得无影无踪。

    乘着还有点时间,金泽滔把方案初稿送到老方办公室,老方匆匆翻看了一遍,拉着金泽滔直奔隔壁达所长办公室,二人凑着头一字一句地推敲着方案全文,金泽滔看一时间结束不了,在办公室阳台让阿兰婆给他们三人留饭。

    老方点了点方案说:“达所长,我看这方案行,直接可以操作,有理论,有数据,自成体系啊,岗位都可以直接考核到你所长了,全所的工作也有总体的评价体系,这事不能缓了,明天就送县城,我们所一个星期吧就拿出完整方案,估摸着其他二个试点所连个头绪都没理出来,早送早有利,把方案敲定,以后全县的基层考核就要用我们这个方案作蓝本了。”

    达所长沉吟了一会:“行,就明早,我们三个一起去。”

    老方摇了摇头说:“方案是泽滔作的,你是所长,你们去就行了,我虽然挂了个牵头的名,但之前的调研也是你领着泽滔去的,我去算什么。”

    达所长不理会,挥了挥手:“同去同去,这是大事,你是指导员,队伍建设归你管,这几年不论我们工作做得怎么样,但队伍总归没有走错方向,这是你的功劳,方案涉及的就是人事的考核,你说你该去不该去?”

    金泽滔有些开心,在这样的领导下面工作,心里踏实:“两位领导一个管全面,一个管队伍,都该去,最不该去的是我。”

    达所长瞪了他一眼:“你要不要去我不管,但你的思想好象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本来这是件美事,领导一转眼就怎么变了脸呢?金泽滔有些惊疑,瞅瞅老方那张微微漾着笑意的扑克脸,不用想这是达所长对他上星期在区公所小会堂舞会打架的事的敲打。

    他只好老老实实地低头:“虽然这是李明堂那伙小流氓主动挑衅的,并且还先动手打了林文铮,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众目睽睽之下对我们财税干部大打出手,严重践踏了我们财税干部的尊严,严重践踏了我们财税部门的威严,不打不足以平民愤,不打不足以树威信……”边说边注意到达所长的脸越来越黑,连忙打住。“但打人总是不对的,我愿意深刻检讨。”

    达所长这才脸色稍霁,微微点头:“有这个态度才好,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特别是作为一个财税干部,不能用拳头和人民群众说话,要以理服人,要是所有的干部都象你一样收税的时候拳打脚踢,那还不乱套了。”想想李明堂那帮二流子确实代表不了人民群众,达所长就一语带过,不再在这事上纠缠。“我说你的思想有大问题,这是其一。”

    金泽滔脸都绿了,这还是其一?难道我还做过别的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达所长、方指导看着金泽滔的脸色都乐了,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达所长扮起脸:“中午好好用心写一份心得,还大学生呢,上班都一个星期了,怎么不见你向老方或者我汇报过思想,这是你应该有的态度吗,向组织靠拢,不能在脑子里想想,还要体现在行动中,明白吗?”

    金泽滔的心情就象坐过山车,一个词:悲欣交集。这是领导对他这些天来辛勤工作最大的奖赏,虽然对自己来说一点也不辛苦,但落在领导眼中,那都是苦劳,现在得到了领导肯定就变成功劳了。

    他几乎下意识地双腿并拢,挺起胸膛,“啪”地严肃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大声喝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这个军礼是他们这些经过动乱的学生集中三个月军训的产物,自此后,军训成了大学生入学的惯例,后来还扩大到中学,始作甬者就是八十年代末的那场动乱。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