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招了个副厂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不理周连正的自怨自艾,上前一步,问:“诗诗,你看我还不知道你都做什么的?”

    刘诗诗很奇怪:“周连正没跟你说吗,我在百货公司上班啊。”

    “百货公司现在不上班吗?你请假的?”

    “我是财务部会计,现在没我事,跟财务部领导打过招呼的。”

    金泽滔有点感兴趣了:“你是合同工还是临时工?多少工资?”

    刘诗诗咯咯地笑了:“你好象警察啊,周连正都没问过我这些呢。我现在还是临时工,转合同工要关系呢,哪那么容易啊,工资二百多点,还算好啦,很多国营商店正式工都二百还不到呢。”

    “如果给你五百元工资让你离开百货公司,你干不干?”

    刘诗诗吓了一跳:“浜海县城有这么高工资的临时工吗?我们经理也没这么高。”

    周连正也说:“给这么高的工资我连医生也不干了。”三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到了刘诗诗叔叔家。

    刘诗诗的叔叔叫刘止惠,听这名字象个女人,刘止惠很好客,把三人让进了屋里。

    刘止惠的家看起来很简陋,他笑眯眯地打量着刘诗诗边上的周连止,看样子认识,周连止平时看着有些大咧咧的,此刻也有点拘谨,这还是周连正第一次接触女方的家长。

    刘止惠点了点头:“小周医生比照片有精神,工作都还好吧。”

    周连正点头,连声说:“还好还好。”又指了指金泽滔说:“这是我同学,他有事找你。”这种场面还是让他挺放不开。

    金泽滔站了起来,伸出手:“刘厂长,我是金泽滔,之前也没打过招呼,冒昧上门请教,打扰了。”

    刘止惠也站了起来,伸手握了握手,说:“你是小周医生的同学,就是自己人,说什么打扰呢。”

    金泽滔说:“刘厂长,我现在在东源财税所工作,我有几个朋友想办一家砂洗印染厂,技术上的事我们是外行,你是创汇大户利民制衣厂的生产副厂长,是专家,们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

    刘止惠呵呵笑了:“谈不上专家,我现在已经正式退休了,我挂副厂长是外贸局的工作安排,我的工资可不归利民发,我的编制在外贸局。”

    金泽滔看着周连正,周连正摊摊手,低声说:“是你不让我说的,我以为你自己知道。”

    金泽滔咬牙说:“刘厂长,你看我朋友他们前期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我们缺少技术人员和设备,你有什么办法?”

    刘止惠低头沉吟了一会,说:“就砂洗和印染?你们想办多大规模的厂,有多少业务?”

    金泽滔头疼了,这些他不在行:“规模越大越好,业务很稳定,量很大。”

    刘止惠说:“砂洗不复杂,叫几个师傅带几天就会,机器不急,利民厂正有一批新设备要上,淘汰替换一批砂洗和印染设备。”

    金泽滔大喜,握着刘止惠的手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刘厂长,你可解决我们大问题了。印染师傅我们自己再想办法。”

    刘诗诗卟地笑出声:“还想什么办法,我叔本来就是外贸系统的老印染了,到利民厂就是借重他的技术,利民厂也太不是东西了,我叔带出了一批徒弟就把我叔蹬了,厂里还有很多外贸系统退休返聘的干部,就叔你退休回家的。”

    刘止惠神情有点尴尬,摆摆手说:“诗诗别这么说,利民厂也有难处,我们不能给企业增加负担,我不能带这个头。返聘的这些都是技术骨干,厂里离不开他们。”

    周连正低声解释:“她叔还挂着外贸局副局长的职务呢。”

    金泽滔无语了,这真是个好同志,不过这个年代的干部大多还比较纯洁,就象达所长他们,从来没有要沾国家和集体便宜的念头,从刘止惠家的摆设就可以看出,换作后世,一个大企业副厂长,那家装潢得还不象皇宫啊。

    金泽滔正色道:“刘厂长,你现在都退休了,国家也管不到你了,我代表我朋友,东源砂洗印染厂法人代表邵友来同志正式邀请你加盟,继续担任生产副厂长,月薪二千元,其他另议,明天上午邵友来厂长会亲自来和你签订协议,你看行不行?”

    二千元?在九十年代初,这是个不可思议的月薪,刘止惠也被惊到了:“这合适吗?”

    金泽滔继续加火:“刘厂长,我们东源很穷,老百姓生活还很苦,你也知道,现在东源的砂洗绣衣行业正逐步兴起,下一步区里还将出台政策保障该产业的进一步做大做强,这是东源10万多群众脱贫致富的好机会,现在他们都跑上海广州等地加工,既不方便也加大了成本。我们开办砂洗厂也是是解决群众实际困难,既能为群众服务,也能创造财富,更能为当地政府提供税收,增加财政收入,一举所得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刘厂长,你这样有技术能管理的厂长都是我们国家经济建设的宝贵财富,作为一个国家干部,退而不休,继续为国家建设发光发热你义不容辞啊。”

    金泽滔说得义正辞严,但刘止惠莫名得心里就踏实不少,他们这辈人做事求的是心安理得。

    搞定了刘止惠,金泽滔的县城之行基本已经圆满,他看着刘诗诗羡慕的眼神说:“刚才我问过你,现在仍旧有效,你愿意来东源吗?”

    刘诗诗有点难为情:“真有五百元?”

    金泽滔笑了:“晚上你跟家里商量一下,明天让周连正领你去县招,邵友来他认识。”又约好了明天签协议的时间,三人就告别刘止惠。

    一出房门,早就按捺不住的周连正攥着金泽滔的衣襟低声喝道:“真是老瘦?他哪有什么本钱办厂,这可不能开玩笑。”

    金泽滔不理他,转头对刘诗诗说:“邵友来也是我们同学,他只是挂个法人代表,企业有五个人参股,执照正在申办,很快就能办妥,厂房也在谈,现成的,只要机器进门就能用,诗诗,如果你决定去东源,你就是企业的财务总监,我建议你买几套漂亮衣服,做个发型,和百货公司不一样,你还要和客户直接打交道,代表企业形象。连正,你得空陪诗诗买衣服,你看你怎么当的男朋友,一点主动性都没有。”

    周连正脸色一阵红一阵青,这哪是我不主动,不给我机会啊,心里也明白金泽滔这是为创造机会。

    刘诗诗乐得哈哈笑,小姑娘哪有金泽滔那七孔八窍的心思,也早忘了一直都是自己不给周连正买衣服献殷勤的机会。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第二天邵友来和罗立茂一起来了,还不得不佩服罗立茂的效率,一天时间,区里该办的手续都办好了,只要送进工商局就等时间取照了。刘止惠和刘诗诗都签了协议,利民厂的设备由刘止惠带着罗立茂他们谈。这些都不用金泽滔到处奔波,自己可以一门心思应付局里的工作。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