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利益均沾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十九章

    利益均沾

    金泽滔感慨了一番,打开公文包,掏出厚厚的一叠誊写得整整齐齐的文稿恭敬地放在苏教授面前,说:“请老师斧正。”

    这叠文稿包括乡镇财政运行初析、分税制改革初探和财税岗位责任制指标体系,一律把苏子厚署名在前,要老师斧正自然是希望借老师的学术造诣和学术地位能公开发表,这也是当然学术研究的通用做法,苏教授也没疑议。

    关于乡镇财政论文从标题到内容都与金泽滔的毕业论文已没有多大关联,他充实了大量新观点,新数据,新结论。苏教授先看这篇文章,看得很慢,很仔细。金泽滔也不急,他随意从办公桌抽了一本关于财政体制改革历史沿革方面的书籍,看得很仔细。

    这段时间来,他有空就阅读,渐渐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虽然还做不到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境界,但博闻强记还是做得到,认真阅读过的文章和书,只要多读二遍,一般能记得周全。很多时候他根本不需要阅读,只要静静地回忆前世读过的书,慢慢地都能记起,这是奇怪的体验。

    渐渐地他沉浸在书中忘了周围的人和事,直到感觉有人触碰自己,才猛地惊醒,却见苏教授已经站了起来,才发觉自己手中二百多页的书已翻得差不多了。

    苏教授感叹:“现在能象你这样看书看到超然物外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要好好珍惜,多读,对你的成长有利。”

    “谢谢老师教诲。”金泽滔放下手中的书。“老师都看完了,还真是失礼。”

    看看手表已临近中午,金泽滔抓紧时间把自己对这三个文稿的有关看法跟苏教授交流了一下。乡镇财政运行初析基本成文,但他仍留有余地,既然署名了苏子厚,总应该让老师有阐述自己观点的余地,通过交流,又修改增补了一些理论观点和论据。

    分税制改革初探一文中,他提出了税务机关分设的设想,但也仅是提出几条原则性的框架,在交流中,当苏教授有灵感绽放时,金泽滔总能抽丝剥茧般地理出头绪,适时地提醒一下,渐渐地,苏教授对分税制改革的一些准则、方法、步骤有了更清晰的轮廓。

    之后工作都不用金泽滔操心,他选择这三个课题目的性很明确,乡镇财政是苏教授的研究专长,分税制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财税岗位考核评价体系是抓队伍建设,这也为苏教授晋身体制内打好理论基础,而自己只要附骥尾就可致千里。

    师生二人都感觉各有所得,心里畅快,在午饭时,苏教授还破例饮了一大杯黄酒,饭后,金泽滔就提出告辞,苏子厚嘱咐了几句,也不留客,倒是师母有点依依不舍。

    章进辉工作以来一直住在省局招待所,金泽滔来的时候,章进辉刚刚用吃过饭,金泽滔告了个歉,今天是国庆,如果不是自己到来,章进辉计划是回家过节,他家就在西州下属市,离市区不远。

    他俩一起把一箱海鲜四筐桔子搬进房间,也不急着谈事,本来就相熟,也没有太多客套的话,重温了大学的生活,说了以前诗社的一些趣事,说到兴头,章进辉就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章进辉是个激情飞扬的人,说话写文章都极富幽默感和鼓动性,在校园里就有一大批拥趸,兼之相貌俊雅,身材魁梧,很是吸引了一批女性文学爱好者。和他说话,你只要洗耳恭听,总能有所收获。

    金泽滔感觉到,在机关二年多时间,章进辉虽有沉敛,但激情依旧,没有丧失个性。

    天南海北胡聊了一会,金泽滔把自己税法宣传的策划方案递给了他:“师兄过目一下,提点建议。”

    章进辉看得很快,扶了扶眼镜说:“你这方案操作性很强,关键是经费和人员,如果在你那里搞,有什么问题?”

    金泽滔说:“在现阶段,比较切合我们基层实际的宣传活动就这几个,启动仪式,这是必须要开展的,要造声势;上街咨询是具体落实宣传的重要载体,到时到公安那里报批走下程序,人员以财税干部为主,可以要求县局支援一下,这些都没有大的问题;开展一些征文活动,联系好学校也没问题”

    金泽滔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开展这些活动,不需要太多的准备工作,关键是有钱有人,但对我来说,还要有资料,启动仪式也好,上街摆咨询台也好,最好要有全省统一的宣传资料,这你可以向省局领导建议,宣传手段可以千变万化,但宣传内容要一个口子出,制作一批印刷精良,文字通俗的宣传资料也可以增强省税务局在社会的知名度,一举两得嘛。”

    “如果经费许可,可以开展一些常规宣传手段,广播、有线电视、报纸都行。我们基层所工作经费有限,毕竟大规模地开展税法宣传活动,这在我们税务部门还是第一次,浜海县局不可能拿出太多的经费来支持一个基层所的宣传活动。”金泽滔对经费的事情也只是点到为止,没有提太多的要求,毕竟现在还在酝酿阶段。

    章进辉思考了一下,说:“总局已经就大规模开展税法宣传活动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总局办公厅最近还要召集有关省市开个座谈会,你说的这几个问题,我们办公室也有考虑,关于工作经费的事情要等总局调子定下来后会专门研究,可能会专门切出一块宣传专项经费,资料的事我们正在组织有关业务处室研究。”

    金泽滔想了想又从公文包里摸出一份资料,说:“师兄,我建议,把我们东源财税所列入全省启动宣传活动的试验或示范单位,我们的少年税校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起的,在这方面我们有详细的规划和活动安排。我相信,这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相当高的示范价值,纳税意识从娃娃抓起嘛。当然,前提是师兄不能当间谍。”

    章进辉笑骂了一句,心里明白,金泽滔这是明白告诉自己,他只要少年税校的创意,之前的那份策划方案的创意直接让给了自己,对自己来说,总体策划方案更具普遍意义,非常契合全省的实际情况。

    章进辉接过资料,有些感动地说:“其实你的宣传策划总体方案不但在全省,甚至在全国都有很大的普遍借鉴意义,师兄就愧领了。你的关于设立宣传示范基地的提议很好,我们会认真考虑,我会第一时间向主任和局长汇报。”

    金泽滔一向信奉利益均沾原则,吃独食会噎死人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孟子这句话大家都知道,但知易行难,这世间能有几人能在名和利面前能从容应对,敛放自如。金泽滔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高尚的人,但他自认为至少不是个庸俗的人。

    从开办砂洗印染厂拉了五人入伙,甚至对罗立茂更是临时起意拉他入伙,他难道不知道砂洗厂能日进斗金。和苏教授联合署名这三篇文章,他难道就不知道独立署名发表能博得更大的声望。到如今他毫不犹豫地把宣传策划方案直接交给了章进辉,他的目的是希望对自己有帮助的人都能享受到利益均沾的好处。而且更重要的这样做能使利益最大化。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