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致爱丽丝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十章致爱丽丝

    正事说完,章进辉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票,说:“你小子义气,做师兄的也不小气,收拾收拾,哥带你去个好地方,本来还留着过两天准备自己消受。”

    金泽滔得意地笑了,利益均沾就是好啊,这就是利益最大化。

    章进辉打了个电话,带着金泽滔打了个出租车七拐八弯地到了一个地方。

    西州是历史名城,以湖光山色著称,素有小天堂之称。西州的钱湖更天下闻名,名重迹密,群塔入云,藤葛如髯,一山一水一亭一舍,都有历史遗痕,古往今来,临湖凭吊,留下的诗词歌赋,墨迹遗宝,不知凡几。

    他们所在的位置隔着钱湖一条街,钱湖边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而这里却罕有人迹,静谧无声,连树上的蝉都仿佛失音了,仅有几幢别墅式三层楼房组成的建筑群安静地矗立着,松柏围绕四周,鲜少有红花绿草,真是极有个性的环境。

    章进辉和金泽滔站在门前的松柏下,此时日头已西斜,过了一会,从路口袅娜娉婷地过来两个学生打扮的女孩。

    金泽滔看着那顶着西下太阳余光的两女孩,忽然想起就在离这里不远处安家的一代名妓所写的《同心歌》。

    金泽滔嘿嘿一声,轻声念道:“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师兄果然是风流不减当年啊。”

    章进辉仰头望着头顶松柏,笑说:“倒是应景,可惜,哥不在此处结同心,你小子可不要心怀叵测,那两学妹可是雅人,别做焚琴煮鹤的煞风景俗事。”话说得有点风轻云淡的高人味道。

    金泽滔怒骂:“你是高人,高级俗人。不想结同心,就别站这里插蜡烛,现在大白天的,不用你来照明。”

    说话间,两女孩已飘到眼前,她们身材相若,容貌各异,一穿粉红长裙一穿白色短恤,经过介绍,知道红裙女孩叫赵文清,白短袖牛仔短裤的叫王雁冰,都是西大的小师妹。赵文清长发披肩,明眸皓齿,清纯可人;王雁冰则一头短发,五官精致,俏皮可爱。

    赵文清自然地站到章进辉的身边,王雁冰抿着嘴笑,章进辉对着金泽滔很无辜地笑笑,金泽滔无言,你就装继续装。

    建筑群临街的门脸不显眼,是一个青砖砌成的拱形门,拱形门下锁着两扇对开木门,木门呈暗红色,漆色有点驳落,看起来有些年代,金泽滔打着门上的铁环,咣铛两声木门应声而开。

    门里走出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侍者打扮的女孩,那女孩很礼貌地问:“先生找谁?”

    章进辉看来起来也是第一次来,有点傻眼,金泽滔摊开手,说:“给票。”

    章进辉手忙脚乱地掏出四张票,这应该是优惠券或者临时入场券之类的入门凭证,这是一个私人会所性质的场所,金泽滔也有些诧异,现在国内应该还没有私人会所,最早出现私人会所的是北京,那还是二年以后的事,这个主人可不简单。

    那女孩带着他们四人七弯八拐地穿廊过门,一路柳暗花明,或曲折,或豁亮,或幽暗,或通明,花草树林俱美,假山亭台皆佳,布局构造和墙外的青松苍柏恍如两个天地。

    四人都不言语,西州美景虽多,但这方寸之间自有天地的景观还是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女孩把四人带到一精舍前,精舍前立着的一个仍然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孩把他们迎进门,却是一个餐厅。

    厅里用餐的人不多,三三两两走坐在沙发隔成的卡座用餐,小声地低语着,衣着打扮都很考究,餐厅中央立着一架白色钢琴,琴盖还未打开。

    那女孩把他们迎到一卡座坐下,转身离开。金泽滔盯着那架钢琴,心里却涌上一股悲伤,前尘往事如烟如梦,他觉得已经远离,但此刻却明白,这种刻骨的爱和恨从未离自己而去。

    他恍若回到了过去,省衣缩食为儿子买钢琴,当儿子奏响第一个琴音时神采飞扬的喜悦让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他陪着儿子到老师家上钢琴课,回来自己笨拙地和儿子一起练琴。他和儿子一起参加钢琴考级,当他们一起取得十级证书时一起欢呼。

    “先生,你不能碰这架钢琴。”金泽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钢琴边上,右手还轻轻地抚摸着金色的铭牌,这是一架和前世买给儿子一模一样的钢琴。旁边一个握着琴谱的白色连衣裙少女有些焦急地劝说。

    “对不起,想起一些往事,有些失神,我这就离开。”金泽滔最后抚摸了一下钢琴铭牌,转身准备离开。

    白裙女孩看着这个穿着白衬衣黑裤有些土但气质举止不俗的男孩,令她对自己的刚才的劝阻有些不安,他抚摸着钢琴眼里涌起的那种深情和忧郁使她心颤。

    “先生,如果你会弹琴,你可以使用这架钢琴。”白裙女孩发出邀请。

    金泽滔迟疑了一下,很坚定地转身走了:“谢谢,我不会,如果不冒昧,我希望你替我弹一曲《致爱丽丝》。”

    金泽滔回到卡座的时候,章进辉正在点菜,王雁冰地看了金泽滔一眼,还真个奇怪的学长,刚才进门的时候还见他一脸平静,仿佛他出入这样的场所是很理所当然的事,但一见到那架白色的钢琴却失魂落魄一样,现在回来了却又看不出半丝异常。

    章进辉此时点好了菜,问金泽滔:“怎么了刚才?”

    金泽滔笑笑,说:“没什么,只是想看看这架钢琴。”

    章进辉也不纠缠这事,谁心里没有点往事。章进辉点的是牛排,不一会,服务员送来餐具。此时,餐厅里弥漫开了致爱丽丝钢琴曲欢乐明快的琴音,金泽滔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每次听这首曲,仿佛就置身于春日的草地上,阳光穿过树叶斑驳地打在身上,温暖得让灵魂都要颤抖。

    他还仿佛还看到儿子张开臂膀向自己奔来,耳边响起他脆铃一样的笑声,然后扑到自己怀里暖暖地叫一声爸爸。在儿子的眼中,爸爸是最伟大的,是最可依靠的港湾。他一直都不愿意去想象,当他一个人放学的路上被车撞的时候,弥留之际,嘴里喃喃细语的一定是爸爸。儿子!他的心瓣慢慢碎裂成粒成粉。

    儿子是上辈子上天唯一赐予的厚礼,为了儿子,他今生还是愿意娶那女人为妻,尽管上辈子他对妻子感情平平,甚至一度还心怀怨恨,妻子是浜海城关人,他进县城的当夜就去寻找过,但那熟悉的家却被陌生人占据着,此后还陆续在旁边打听过,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妻子这个人,甚至连她的家人都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人间出现过。

    上天给予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但也剥夺了他的儿子,多么公平的交易,尽管自己没有同意。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