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插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十一章小插曲

    一曲琴毕,金泽滔睁开了眼,在这瞬间,王雁冰分明看到正低头仿佛沉浸在琴音中的金泽滔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打在他身前餐盘里的餐巾上,然后晕开消失。

    金泽滔看着王雁冰有些关心地注视着自己,自嘲地笑笑,帮忙王雁冰把刀叉左右摆开,又展开餐巾对折起来示意王雁冰放在膝上,王雁冰笑着谢过。章进辉则和赵文清咬着耳朵不知道说些什么有趣的事,赵文清不时地发出会心的低笑。

    金泽滔排好自己的餐具,对着王雁冰说:“认识你很高兴。”

    王雁冰回应了一下,说:“师兄哪一年毕业的?”

    “呵呵,刚刚毕业,参加工作还没一月,你应该是刚入学的吧,税务专业?”

    “是啊,是啊,师兄猜得真准,西州真漂亮,以前来过,但总觉得看不够。”王雁冰看起来挺天真的。

    金泽滔笑说:“钱湖美景,百看不厌,四时景皆不同,四年时间还长,慢慢体味。不要说我们这些外地人,就是西州人,也有看不尽西州景,道不完钱湖美的说法。自古以来,文人墨客说西州钱湖的诗词篇章很多,但又有哪朝哪代哪个文人敢说,我已经把西州钱湖的美景道尽了,大家要想了解钱湖,看我的文章就够了,没有嘛。”

    金泽滔说得风趣,王雁冰咯咯地笑了,金泽滔又继续卖弄:“苏轼说过,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难传,眼睛看到的可以丹青传世,诗词传诵,用心用情看到的那就冷暖自知,美丑自明了。所以对我这样的俗客来说,画不了丹青,作不了诗词,只能用心看景,用情赏景,心知口难传,所以对于西州对于钱湖,我给不了你太好的建议。”

    王雁冰边听边不住点头:“心知口难传,这话太对了,我妈打电话问我钱湖美不美,我说美,但还真说不出美哪里了,看起来我们都是俗人。”说罢又忍不住咯咯笑了,王雁冰眼睛不大,但眼形细长,黑白分明,看起来极是妩媚,笑起来特别可爱。

    赵文清在旁打趣:“平时挺机灵的小姑娘,今天处处都附和别人,可不要让某大灰狼给逮了。”

    王雁冰脸红红的,斜了金泽滔一眼,嘴里却不甘落后:“这里有一头大灰狼,可惜我不是那小白兔。”

    赵文清打了王雁冰一下,作嗔:“作死啊,死丫头,早知道不带你出来,麻袋针里戳出。”

    金泽滔笑说:“章进辉同学以前可是个风流人物,是很多后进末学小师妹的白马郎君,我记得,有一个叫小芳的姑娘写了一封信,开头是这样写的,章郎,昨天一见你,我一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你那高大英俊的形象就象浮云一样在我眼前飘过去,又飘过来,又飘过去,又飘过来……”金泽滔还没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章进辉佯怒,用西州话骂:“你个盝儿,真当个脑西搭牢。你才是章郎,你全家都是章郎。”

    赵文清掩嘴直笑:“原来你就是章郎,那小芳现在在哪了?”

    金泽滔暗笑,小芳现在还没有,二年后随着“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这首小芳传遍大江南北,小芳的芳名也红遍全国,家喻户晓。

    王雁冰指着章进辉,笑得直喘气,此时有服务员上菜,金泽滔乘机说:“小芳是没有的,小青是有的,开玩笑,不当真。”

    众人当然知道是开玩笑,不过从此后,章郎的标签也和章进辉一辈子没断过。

    王雁冰又搞怪:“小青来了,白娘子呢。”

    金泽滔奇怪地看了王雁冰一眼,真是个傻姑娘。章进辉和赵文清异口同声指着王雁冰说:“你就是白娘子。”

    王雁冰张口结舌,冰不就是白吗。

    四人经过这一阵子玩笑,互相亲近了许多,再没有刚开始的矜持和隔阂。吃吃喝喝了一个多小时,金泽滔注意到弹琴女孩也结束了工作,收拾琴谱准备下班。章进辉正在询问服务员这里还有什么休闲娱乐活动。

    此时,门口进来二个青年,迎宾的小姐拦着问了几句,就被其中一个穿黄色短恤的青年推搡了一下,两青年径直往一卡座走去,卡座的是一对对面而坐的男女情侣,疑惑地打量着这两年轻人。

    那黄衣男子盯着那女孩问:“你叫郑蓉。”

    叫郑蓉的女孩迟疑地点了点头,两青年对视了一眼,另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穿黑短袖衬衣的青年,突然拎起桌上的酒瓶往坐郑蓉女孩对面的那年轻人砸去,顿时鲜血迸溅,年轻人倒还坐着,但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受伤了的缘故。叫郑蓉的女孩尖叫着跳起,大声喊救命。

    餐厅顿时乱作一团,几个服务人员有的喊住手,有的跑门外叫人。

    黄衣青年盯着鲜血披面的年轻人,低声说了几句,那年轻人以手覆面跌跌撞撞往门口奔去,叫郑蓉的女孩在后面叫着年轻人的名字,年轻人头也不敢回夺门而出,叫郑蓉的女孩失望地低头嘤嘤痛哭。

    两青年一语不发,转身就走,等金泽滔等人回过神来,事情已差不多结束了,王雁冰看着那两青年,愤愤地说:“打完人就走了?”

    金泽滔笑说:“苦主都跑了,你还抱什么不平?”

    王雁冰恨恨地瞪了金泽滔一眼:“你没正义感,毫无同情心,你不是个男人。”

    金泽滔苦笑,真是欲加之罪啊,但还是解释:“这种场所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有严密的安保措施,会有人专门处理这种事情,根本不用你白娘子出手。”

    章进辉刚刚也给吓了一跳,有些忐忑不安,听金泽滔这么解释也心安不少,为缓和有点僵硬的气氛,笑说:“白娘子不出手,许仙得出山了。”

    赵文清白了章进辉一眼:“你带的都什么地方,好好地吃着饭也会有酒瓶从天而降,还让人活不活。”

    此时,两青年经过金泽滔他们的卡座快走到门口,收拾完琴谱的正站在门口等候下班的弹琴女孩此时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拦住两青年:“请两位先生留步。”

    那两人有些愕然,看着单薄的女孩义愤填膺地拦路,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黄衣青年习惯性地伸手推搡,弹琴女孩也很机灵,往后一退,毫无惧色地说:“这是文明场所,请两位先生自重。”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