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敬酒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十四章敬酒

    县招有两幢楼,一幢客房,一幢餐饮,前几年还不对外开放,这两年对外营业后,生意一直火爆。

    县招是县委县政府接待上级来人的主要定点酒店,吃饭包厢不多,但装饰得都很堂皇大气,在县城已经是最高档的饭店,一般人要订县招的包厢得提前几天预订。所以能在这里面宴请或被宴请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汤军贤带金泽滔去的是三号包厢,一号二号包厢惯例是留着给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一般不对外开放。

    包厢内已坐着几人,年纪和汤军贤相仿佛,四十左右,这几人见汤军贤进来,都纷纷站了起来:“汤组长来了,今晚你是主角,谢书记和方局长说了,汤军贤各方面都过硬,就是酒风不怎么样。作为党的领导干部,酒风就是作风,你的作风有问题啊。堂堂财税局的纪检组长,可不是一室主任了,要走在前列,可不能砸财税局的牌子。”

    汤军贤在单位里严肃沉稳,不拘言笑,但此刻却笑容可掬:“各位,好歹还有十几年的香火情,请嘴下留情,为了不砸财税的牌子,今晚请了个好手,届时敬请各位指教。罗石头,你可站直了,声音数你最响,溜得也数你最快,今晚谁都不许溜号。”边说边拍了拍金泽滔的肩膀。

    金泽滔估计这几位都是汤军贤的纪委的老同事了,一一鞠躬问好,汤军贤也在旁介绍,高个子,声音最洪亮的就是汤军贤所说的罗石头,大名罗石山,接任汤军贤的纪检监察一室主任;脸白微胖的叫蔡克东,党风室主任;略微有点秃顶的叫张明森,办公室主任;最后一位一直微笑不语也是在座唯一的女性,叫童子欣,二室主任。

    罗石山对金泽滔的酒量很好奇,旁敲侧击了一番,金泽滔总是微笑不应,其实金泽滔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能喝多少。不一会,服务员领着三人进来,汤军贤等人纷纷起来,不住地招呼:“谢书记,方局长。”

    金泽滔知道谢书记是县纪委副书记谢道明,方局长是副书记、监察局长方得兴。

    谢道明指着一起来的年轻女性说:“地区纪委新到任的二室主任,何悦,汤军贤应该认识。”

    汤军贤上前握手:“林主任是地区财税局监察室的老主任,曾有幸聆听过林主任几次讲话,独具一格,受益匪浅。”

    何悦五官英挺,身材欣长,声音却极是软糯好听:“汤书记是老纪检了,财税业务你向我学习,纪检监察我向你学习,以后有时间多交流。”

    方得兴在旁说:“何主任财税业务精通,现在经济领域犯罪手段层出不穷,地区纪委调何主任到纪委任职,也是借重何主任的专业知识和工作能力。”

    张明森作为办公室主任连忙招呼大家坐下,除了金泽滔,其余几人都有些吃惊,何悦刚任职二室主任,屁股还没坐暖就下到浜海,大家都是老纪检,很清楚二室负责的是下面县市地管干部的违法乱纪案件,二室主任亲自出马,查的都是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

    汤军贤心里有些忐忑,原本就是一般同事聚会,但何悦主任一来,使得今晚的聚餐变得正式严肃,觉得带着金泽滔贸然赴宴略显孟浪。

    金泽滔乘着大家都还没坐定,对汤军贤说:“汤书记,凑巧在县招碰到你,蒙你邀请,我也觍着脸进来见识下纪委的各位领导,现在我都认识全了,也该告辞了。”

    汤军贤连忙站了起来:“何主任、谢书记、方局长,金泽滔是我们财税局今年刚分配的西州大学学生,小伙子很会动脑筋,前段时间局里准备在全系统开展岗位责任考核试点工作,这也是我准备今晚要向谢书记和方局长汇报的。他负责财税系统岗位责任制考核评价体系的具体执笔,方案我看过了,有理论,有高度,操作性强,指标设置科学,是我们财税系统未来很长时间内干部队伍建设的重要载体。他分配在东源财税所工作,这段时间借用县局,就住在县招。”

    金泽滔有眼色,汤军贤也有担待。何悦刚坐下又站了起来:“金泽滔是吧,既来之,则安之,财税纪检是一家,不生份,坐下吧,我也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岗位责任制考核评价体系,我在地区局监察室时也曾主持过类似方案的实施,但都不了了之。”

    谢道明副书记也兴致勃勃地说:“不久前还听老丁在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汇报了,王书记很感兴趣,要你们在年底前拿出初步方案,想不到你们行动挺迅速,有没有整体方案?”

    汤军贤说:“谢书记,丁局长在常委扩大会议上汇报的是岗位责任制考核的意见,只是一个基本框架,局里在全局指定了三个基层财税所试点,目的是抛砖引玉,广泛征求意见,集思广益,以形成初步可行的方案,其中东源财税所就是一个有代表性的试点财税所。金泽滔具体执笔该所试点方案的编写和设定,仅仅一星期时间,该所就拿出了具体方案,有指标,有数据,可量化,可考核,局党组决定十一月份在东源财税所召开试点现场会。”

    方得兴局长说:“嗯,等你们试点成功后,一定要借鉴一下,这是我们干部队伍建设的富有开创性的尝试,如果可行,完全可以在全县推广。不过,我说,谢书记,今晚不是纪委办公会议,还是言归正传吧。”

    谢道明笑着对办公室主任张明森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上菜上酒。”作为主持纪委日常工作的副书记,对外一般代表纪委,大家自是以他为首。

    张明森早就吩咐下去了,待谢道明一声发令,三个服务员立时开酒的开酒,上菜的上菜。

    上的酒是本地产的浜海糟烧,55度,浜海人都喜欢称它为老烧,其特征是无色,清亮透明,清香纯正,入口醇甜柔和,落口干爽,微有苦味。在浜海,上至官员,下至百姓,甚少喝什么名酒,就是上级来人,招待的也是老糟烧。浜海人会喝酒的都喝老烧,不善白酒的就喝黄酒,也是浜海酒厂出的。

    在座的男同志每人立了瓶老烧,何悦和童子欣就喝黄酒,也是一瓶,都是一斤装的。

    谢道明建议先满饮一杯,这是浜海的规矩,众人自是无疑议,然后又提议再满饮一杯,为何主任接风,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还没吃下一口菜,每人就差不多喝了二两酒了。

    金泽滔抿了抿嘴,这酒口感极软,回味也香,也没有丝毫的不适,想了想,满了酒,站了起来:“何主任,你是财税前辈,向你致敬。”言罢一饮而尽。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