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砂洗厂开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十七章砂洗厂开业

    柳局长大名柳鑫,别看他一张麻花脸,但能说会道,脑子灵光,破案如神,公安内部年轻人特别服他。

    金泽滔让服务员收拾了桌面,泡了浓茶,直聊到饭店快要打烊了才各自散去。

    接下来的半个月,金泽滔忙得脚不沾地,在浜海和东源两地穿梭,东源砂洗厂在副厂长刘止惠的技术和经验支持下,试制了几回都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十月中旬也正式对外营业,厂房还比较简陋,但好在全封闭,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保密的作用。

    金泽滔特地在厂房隔了一间财务室,交代刘诗诗要做到收款和业务分离,先收款后加工,前世东源第一家砂洗厂就是因为财务混乱,管理无序,既无现金账,也无流水帐,收入不清,支出不明,还没外患先有内乱,再加上是露天作业,众目睽睽,如何让人不眼红,不久,就从里面分裂出一个股东另开办了一家砂洗厂,没多久,砂洗厂就遍地开花。

    开业前,金泽滔又把所有股东都召集一起开了个会,并切出5个百分点给了刘止惠和刘诗诗,并对他们作了具体分工,邵友来法人代表,全面负责企业的销售和对外交往;柳立海负责厂区安全;罗立茂负责企业的对外宣传和形象设计;林文铮负责部门协调和资金调度。刘止惠负责厂内生产和机器设备维修保养,刘诗诗自然是财务部经理,现金要日结日解,绝不过夜。待企业正常生产后,他们这些国家工作人员自然都要退隐幕后,由股东自己物色代理人各行其责。

    罗立茂的宣传手段十分简单但很有成效,他印刷了数千份砂洗厂开业宣传单,当作一项社会实践作业,要求每个学生必须分发十份。

    前两天,大家都在观望,只有部分量少也没实力跑大城市砂洗印染的小客户才咬着牙放在东源砂洗厂加工,但加工的质量不比大厂加工的差,而且价格还便宜,更是省了车船膳宿费用,不过一个星期,加工业务象井喷一样,几台机器日夜不停地连轴转还要排队等待,金泽滔让刘止惠赶紧上利民厂提机器。

    工人又招了十余人,当然这些工人都是需要重点培养的技术工人,自然需要忠诚度,能让农村里的四亲六眷进工厂上班,拿着不亚于国家干部的工资,这对于股东来说,简直是一项福利。

    这样连续运行了十多天,砂洗厂的业务收入日均达到三万左右渐渐地稳定下来。这样的收入超乎金泽滔的想象,这虽然是新安装了四组机器扩大了产能后的结果,但还是有些心惊肉跳。

    至于邵友来等人的震惊就更正常了,但同时,对砂洗厂的生产经营情况讳莫如深已成为所有核心人员的共识。

    邵友来和柳立海更是在西桥开始物色合适的厂房,准备在西桥区再开办一家砂洗印染厂,刘止惠在生产正常后悄悄地去了趟广州,联系以前熟悉的一家老牌国营印染设备厂,订购了五组设备。

    这期间,金泽滔又跟随张军书记跑了几个基层财税所,张书记虽然是个政工干部,说话和风细雨,从观点、立论到论证让人听得心服口服,其实不服也不行。但骨子里其实比较豪爽,他说话做事直截了当,不喜欢兜圈子,这也是军转干部的性格共性。

    他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也没别的嗜好,就是喜欢喝点绿茶。出差在外面,一旦坐下,一定会从包里抖抖索索地摸出用信封装的茶叶,捏出几朵,泡一杯,美美地饮上一口,细细地品味,似乎就是他人生最大的乐趣了。

    人教股长周金富是全局中层里年纪最大的一位,头发有些花白,喜欢穿一身浆洗得发白但熨得没一丝折皱的旧税服,站坐都很得体,就如他的制服一样,丝毫没有弯曲。

    金泽滔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和张书记周股长都比较熟悉了,心里也感叹,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二人,虽然都临近退休年龄,但无论是工作态度还是精神风貌,都有令年轻人汗颜的地方,从不摆资格也不端架子,平等相处,和气协商,有什么疑问总是相互探讨解决。

    回浜海的路上,金泽滔有些感慨:“说真的,这几天连续跑基层,在基层学到的东西,远没有在两位领导身上学到的东西多,真是处处皆学问,三人必有师,真是受教了,单是这为人处事就终身受益。”虽然有恭维的味道,但说的也真心。

    张军书记说:“年长有年长的特长,年轻有年轻的优势,你们有文化,有勇气,有活力,这是我们所不能比拟的。金泽滔,你比同龄人成熟,能动脑子,能动手,这是你的长处,要珍惜自己的天赋,大浪淘沙始见金。”

    随后的几天,就是全面整理体系材料,还要帮忙人教股和监察股准备试点现场会的会议材料,时间过得很快,临近月底时,金泽滔悄悄地告别了张军和汤军贤等局领导,离开了县城。

    一个多月的县局借用工作终于结束,他先回了趟家,这次再见父母,不再象上次那样心伤难平,现在也能平静面对家人。

    金泽海还是咋咋乎乎的,翻着金泽滔的包,当他翻出一双白色的翻头运动鞋,差点没蹦起来,这是他梦想已久的运动鞋,他不知道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金泽滔还分别给父母带了一件秋装,父亲的是灰色夹克,母亲的是一件双开羊毛衫。

    母亲泪眼婆娑地搂着金泽滔的头:“儿啊,还记得你爸为了给你买一件抗冬的羽绒衣,早饭都没吃乘早车跑永州,为了省钱,下午回来的时候饿得差点没晕过去,今天你给爸妈买衣服,我心里又欢喜又难受。”

    金泽滔还留着那件灰色的羽绒衣,这也是自己大学四年唯一的一件冬衣。父亲一个月就二百多工资,一半要供自己上大学用,家里的拮据可想而知。

    金泽滔抹干了母亲的泪,说:“妈,你别伤心了,现在日子好了,儿子是国家干部,衣食无忧,小洋也赚工资了,比爸还高呢,小海你不用担心,我总是要让他考大学的,你家里又要出个大学生了。”

    母亲转哭为笑:“小洋赚大钱了,听他说,跟刘厂长学技术,出师了工资还要翻倍,他书读得少字也认不太周全,能行吗?小滔你呀要多操心。”母亲又开始担心小洋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