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组织一台身心健康的联谊晚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三十九章组织一台身心健康的联谊晚会

    金泽滔呵呵笑了:“还应该通知派出所做好安全保卫工作,这行百里不能在最后十里出漏子。”

    “不错,让派出所的同志辛苦一下,除了与会代表,不能让闲杂人员进联谊会会场。”

    “行,那我通知柳立海所长布置警力了。”金泽滔当下示意林文铮去找柳立海。

    林文铮对金泽滔今天一天的表现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对金泽滔的吩咐更是不打折扣地完成。

    柳立海其实下午就在会议室外值勤,马三炮所长虽然平日只望太平度日,但县委副书记来东源参加会议,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所以他早早就部署了警力警卫,连他自己都正儿八经地穿上平日不太爱穿的警服,在区公所大院内外巡回察看,生怕出了岔子。

    柳立海见到金泽滔对着他当胸就是一拳,一张黧黑的脸泛着红晕,柳立海平时还算沉稳,此刻有些激动,这让金泽滔心里略微感动。

    他笑笑拍着柳立海的肩头:“这段时间兄弟们辛苦了,接下来我应该会空闲一点,到时我们一起聚聚。”

    柳立海咧着嘴说:“辛苦什么啊,厂里都有友来和老刘他们在奔忙,我也没做什么。”

    林文铮怒道:“李明堂那流氓最近天天到厂里纠缠着刘诗诗,若不是柳哥教训了一顿,还不知会出什么事呢。”

    金泽滔皱了皱眉:“这李明堂也太不识好歹了,我会处理的你们不用管了。对了,最近连正有没有来看过刘诗诗。”周连正来过东源几次,林文铮他们都认识。

    “没呢,听友来说,他好几个星期没来过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林文铮也疑惑,刘诗诗刚来东源的时候,周连正几乎隔三差五就来东源报到,和林文铮他们混得很熟。

    金泽滔摇摇头说:“不管了,对了,立海,晚上要在小会堂搞个联谊会,县委领导也参加,你亲自把关,别出什么漏子,社会闲杂人员一律不得入内。还有,你最近多注意下岔口村和田坑村,多事之秋啊。”想到何悦在浜海都快一个月了,这事可小不了,不过毕竟离自己还远。自己要关注的还是几个月后就要点燃的两村械斗战火。

    刘凯旋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嚣张模样,刁着金泽滔的二根手指算是握手,这还是他有限度的表示对金泽滔被推荐上财税先进标兵的祝贺,换作他人,他的双手一向是缩在袖筒里背在屁股上爱理不理。

    金泽滔摇摇头,才一个月不见,你还指望他能让人刮目相看,再过二十年他还是这副模样。

    金泽滔直截了当地说:“罗书记有令,晚上着你小子组织一台有益身心健康的联谊晚会,钦此!”

    林文铮在一旁听着嗤嗤闷笑,每次看到刘凯旋都恨不得在他朝天的鼻孔上砸两拳。刘凯旋眨巴着一对不大的眼睛:“真是罗书记吩咐的?”

    金泽滔鼻孔朝天,哼了一声:“爱信不信,不信拉到,还立这里干啥,瞧你这眼力劲,还怎么发挥团委的战斗模范作用,你们的战斗力很值得怀疑啊。”

    刘凯旋愣愣地盯着金泽滔看了好一会儿,才骂道:“你这素质怎么被推荐上财税先进标兵,我很怀疑财税所的整体素质,草!”边说边骂骂咧咧地去操办他的晚会去了。

    金泽滔和柳立海他们面面相觑,突然一起放声大笑。会骂人才证明还有点人味,老鼻孔朝天都快成妖怪了。

    晚餐快结束的时候,邵友来和罗立茂校长一起寻了过来,两人都对金泽滔表示了祝贺,邵友来早就从金泽滔他们的宿舍搬到厂区居住,他来是告诉金泽滔广州的机器明天会运到,厂房也已经整修完毕,等到机器安装好就能开工。

    金泽滔说:“你看着办吧,砂洗厂最近就不要再扩张了,最多添几组机器,友来,砂洗厂边上有家食品站,你有空和食品站的承包人金达多走走,这是个有想法的人,对生意很有一套,还有我想大家现在都不怎么缺钱花吧,砂洗厂的利润全存起来,我们要保证原始积累的壮大。”

    生意谈完,金泽滔开始调侃罗立茂:“罗校长,今天你辛苦了,晚上我得好好犒劳犒劳你。”

    自从成了东源砂洗厂的一大股东,他从心底里感激金泽滔,但另一方面,他对金泽滔有种本能的畏惧,倒不是恐惧和害怕,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敬畏,对,就是敬畏。

    金泽滔年纪轻轻,刚参加工作没两月,唇上冒出的胡茬分明还稚嫩,但那双眼睛却总蕴含着令人颤抖的沧桑和深沉,他总能调节起你的情绪,但你仔细观察,又能发现在他的眼底下,其实并没有你所想象的欢乐或者是热烈之类的情绪。

    他就象在千丈岩底挖掘出来的一块寒铁,厚重,平实,但当你用手掂量起来,又会让人心颤,他自诩玲珑多智,但在金泽滔面前,总有被透视的感觉。

    金泽滔见罗立茂急剧地眨巴着一对小眼睛,心里不觉暗叹,这是个多思多智的人,尽管他的相貌容易让人轻视甚至鄙视,但一直自强不息,既不狂妄自大,也不枉自菲薄,是个能坚持本性的人。或许让他换个环境,会有不错的发展。

    想到这里,他收起笑脸,低声说:“有没有想跳出教育系统的想法?”

    罗立茂还是眨巴着小眼睛,只是那频率比刚才少多了,或许对于他来说,涉及到自身的问题总比面对金泽滔的发难要容易应对的多。

    金泽滔低骂了声:“你别老以为别人整天没事都在算计着你,你难道不知道当你犹豫或者恐惧的时候,你那双小眼睛总是忽闪忽闪的就两只飞蛾一样的散发出有毒的银粉。”

    罗立茂眼睛突然不眨了:“我这不是习惯吗,被人轻忽久了,都快成病了。”

    “你要学会用心去思想,而不是用你那小眼球去思考问题,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金泽滔谆谆诱导,人总要看到光明的一面,不能总深陷在阴暗的一面不能自拔。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